傳頌下去的歌

by suu4leaf

回憶像幪上了一層薄紗,曾經堅硬粗糙的日子變得輕柔起來。酒店華廳裡坐著幾百不同年代的女人,從十多歲的少女到八十多歲的老太太,還有百年如一的灰袍修女們,這個一百五十周年校慶晚宴喧鬧得很,擔任司儀的學姐陳淑莊穿著高雅的紅色晚裝對著台下大聲叫嚷了整個晚上,向來只有人請她說話的陳方安生也得請她的學妹們靜一靜聽她說話,修女帶領飯前禱文也要唸到一半才得到全場安靜下來,女人還是女人,儘管我們都出自名門女子學校受了嚴格的淑女教育。這個場面太混亂,加上是星期五的傍晚,這餐飯沒有激起太多愛校情懷,反而有點疲勞轟炸。直至一首耳熟能詳的聖詩在場中響起,昔日的畫面和氣味才真正浮現,把我帶回那七年玫瑰色的時光。

那首名叫”Pass It On”的歌,所有新入學的中一學生第一首學的聖詩。是認識上主的喜悅,和把這喜悅傳頌開去的渴望。是進入這所學校的福份,和把優良傳統傳承下去的使命。音樂室的窗外綠意盎然,我們唱著聖詩,彷彿在一同歌頌那一隅美麗的大自然。學校沿山而建,背對著一片長滿草木的斜坡,課室窗外和走廊外就是一片叢林,走在紅色地磚上,感覺很高雅,像書裡讀到的外國的貴族學校。但當然我知道那一點及不上那一百五十年前意大利修女來建成的華麗校舍,如果不是被地產商拆了來起樓,現在已是受保護的一級文物。開學彌撒的時候,一千四百多個女生一同唱”Pass It On”,坐在樓上看台的低年級女生總是帶著艷羨的目光看著穿著不同校服的預科學姐,想自己若干年後也能如此優雅地坐在禮堂的台上吧。少年總是很多憂愁。從身穿不稱身的校服裙的尷尬年紀到成長為亭亭玉立的少女,中間得先經歷多少不為人知的愁緒。放長午飯的時候,下課的時候,週末和暑假的校園,總是很慵懶,時間變得漫無止境。淡黃的陽光洒進課室,啡紅色的窗簾隨風飄起,陰涼的綠意溜進了科學室和那些意義不明的實驗,為了學會活動而逗留至黃昏的那些日子,獨自爬上斜坡上那荒涼的巴士站,看著夕陽在遠處海面上慢慢下沉。那些時候,我都會感到莫名的難過。總是恨不得一覺醒來,已是長大成人。說起中學年代,那時總覺得沒甚麼值得憶起,千絲萬縷的斷片殘象卻彷彿早已給植入回憶深處,成了青春的調子。

一百五十年,學校經歷了校舍、人事、文化的銳變,每人記得的母校都不一樣。只有那些歌一直沒變,把幾萬段回憶再次呼喚並串連起來。喜悅也好悲傷也罷,從第一天學會唱那首歌起,我們已經傳承了某種回憶。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