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

news from nowhere

Month: December, 2006

遲來的2006回顧

原本想像去年一樣,以月份為單位寫一篇英文的回顧;但最近太多的2006十大,甚至連王貽興和少爺占的交換日記也寫各自的2006十大,結果令我改變初衷。

 

雖然我的2006是犯太歲的一年,理論上應是諸事不順,但來到2006年末,當我終於可以承台灣地震引致的互聯網失靈而靜下來思考時,我才發現2006對我來說,是二十四年人生中最精彩的一年。我不敢想像在未來的人生裡,可會有像2006,甚至比2006更精彩的一年。對於2006,我是心懷感恩的。



 

我的2006十大事件:

第一位-《91a:我是何東人》出版

這是無可致疑的第一吧!為了寫這十多萬字,我跟整個世界作對;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吃不喝、半年不找工作……寫作的過程令我更加了解自己,甚至透過重建回憶達至自我救贖及成長。而同時因為製作《91a》結識了很多良師益友,那也是我始料不及的,無可替代的得着。自己的經歷感受甚至文筆得到認同,也很令人感動。雖然出版的過程一波三折,但結果還是得以在2006年底推出市場了。這將是我一生引以為榮的一個大事件。

 

第二位-何東55週年、Glory與何東壘球隊Champion

因為這也和《91a》息息相關,所以給她第二位。有看《91a》的人會知道,我們在何東搏盡三年就是為了一首Glory(在領取Olma Challenge Rose Bowl – Interhall Overall Champion時唱的歌)。三年過後,我們Glory夢碎,而就在2006年,何東的55週年,何東終於再次奪得玫瑰碗,Glory得以在Flora Ho Sports Centre上空迴響。Glory回來了,而何東壘球隊都終於圓夢了。2006年,為《91a》和我的何東劃上一個完美的句號。

 

第三位-加入新何東壘球隊

順着第二位,不得不提的一定是新的何東壘球隊。我一直都以為離開何東後,我跟壘球的緣份就完了。但始終我們都熱愛壘球,懷念何東壘球隊那在別處找不到的團結親切,所以組了一隊新的大仙隊,再由當年的Once-Always魔鬼教練協助,參與下年度的聯賽。能再次跟大家一起練習,像回到昔日在P2的快樂時光。真的很感謝各位的熱心,畢竟大家都是在社會工作的人了,要抽時間出來練習着實不容易。也許就是因為我們的關係是由無數年月的汗和淚所連結的,所以才這般堅固吧。

 

第四位-since 1951

Bell搞的這個Music Show。真的搞到頭都大埋!一連三場的表演,搞了大半年,總算有驚無險的完成了。這一年我總是擔任編夢者的角色呢。

 

第五位-找到理想工作

其實想來,我這個人的運氣也算不賴吧……一生總算風平浪靜,雖然沒有抽獎運,但總算一直順風順水。例如要出書,立刻便會有一個出版社出現(都有下點功夫的,但其實都可以說是在需要時便立刻出現啦……)。又例如,書在書展出街了,之後的八月做了一點後期工作和休養生息後,九月再開始找工作不久便遇着這個可遇不可求的工作機會。工作性質全是自己喜歡的東西,工作具挑戰性之餘也算輕鬆,接觸的都是些有意思的人,待遇也不差。因此2007會是為自己事業發奮的一年吧!

 

第六位-人生第一份全職工作

任何的人生第一次都是重大的事吧!不過今年實在有太多的第一次和太多的大事了,所以理論上應該排得更高的人生第一份全職工作就落在第六位了。很幸運的,我的人生第一份全職工作並不是太難過的經驗,甚至也有一點樂趣的。幸得老板的愛惜,同事的照顧和好感;雖然只做了兩個月,走的時候還是有點不捨的。看來我也是會選擇開心而不要事業發展的人哪。

 

第七位-何東舊生會

放到這麼後,是因為去到後尾所有熱血壯志甚麼都消失得一乾二淨了。但事實上我們真的為了維繫歷屆何東人而費盡思量,真的盡力了。我不會後悔為何東做過的的任何一件事。

 

第八位-柬甫寨x泰國之旅

從英國回港之後,一直沒有去過旅行。這一趟去看柬甫寨吳哥窟這個世界遺跡,真的震憾心靈。另外,在泰國的意外收獲是Vivienne Westwood的世界巡迴展!我現在的夢想,除了寫作和事業,還有每年去一趟長旅行!很懷念當年拿backpack住青年旅館的遊歐洲的日子。期望去看更多更多世界各地的歷史文化,征服更多美術博物館。

 

第九位-友情

2006跟朋友有不少不和與誤會,令我的心情一度跌至谷底。但同時,又認識了不少友善的新朋友。所以都扯平啦。

 

第十位-Soler Let’s Go Crazy演唱會

別忘記我是Solerfans啦!但最近他們都沒有在香港露面,我的熱情都冷卻了。不過那個時候,真的是靠他們的音樂來支撐我長期不穩的精神狀態的。



 

就這樣數完2006十大事件了;但當然我的2006是不能只以十件事概括。還有很多例如剪Bob頭、父親染上頑疾又慢慢康復、重遇很久不見的故人、第一次做gym但很快便放棄、爺爺再度回港、上報紙雜誌、第一次Goggle到自己名字、一位大學同學離世、第一次生日收花、妹妹回港過聖誕、戀上失戀再戀上又失戀、在家搞除夕派對……總之2006就是精彩多事的一年!謝謝各位!

Advertisements

等待

終於再上到網。
地震真是可怕。
人家沒有互聯網生存不了的嘛。
其實平日百無聊賴時也有想過,
如果連接的線路被破壞,
這個全能的系統是不是也會失靈。
結果事實驗証了是會的。
甫開始上不了網,
我就想這幾天會不會很難熬;
上不了網之餘家裡又沒人,
會不會孤獨得要死。
但原來孤獨的感覺跟有沒有接觸到人,
都沒有必然關係。
孤獨就是手電裡有很多聯絡,
但在自己失落時,
卻找不了一個可以打的號碼。
因為自己不屬於任何人,
而任何人也不屬於自已。
一旦了解這個事實,
便可以省卻追求關心的力氣和避免失望的發生,
但代價就是要承受孤獨吧。
隨之而來的,是等侍。
不再作無結果的追求。
只要默默的等待。
等待網絡再次運作。
等待孤獨完結。

吞下去

不快。
但沒有人可以訴苦。
想找的人又找不得。
逐點逐點把不快隨午飯一口一口,
吞下去。

Bad mood

都說搞活動是吃力不討好的了;獨自做所有策劃聯絡都仍會有人不滿。而往往不滿的人都是不曾當搞手角色的人。為甚麼只會考慮到自己的方便而從不考慮搞者的犧牲和難處呢?我都沒有興緻搞下去了。

派對也罷了,現在連寫作的心情也沒了。他娘的。

假期第一天

聖誕假期第一天,很忙碌。

早上十時左右起來,梳洗發呆開電腦一會,十一時補習學生便到了。因為忽然說要温習英語文法,我又沒有合用的練習,只好讓她看書,立刻跑到商務找。那些初中的英語文法練習,又爛又貴,怪不得香港學生的英語水平越來越差,而教科書和補習社則越做越發。我記得當年買了一本不錯的新加波出版的練習給Monique,但現在連那種的都沒有在賣了。我還是覺得,要學好英文一定是要看書,而不是做語法練習的。

學生走後,出發到石硤尾練波。經過上星期一役,今次做足防曬措施了。石硤尾「裝修」過後,原本的爛地是沒有了,但就變了沙灘……結果原本的Magic Bounce更加Magic了-因為球落地後是會埋了在沙裡的!又或者隨着任何方向亂彈……於是,連最不可能受傷的Joyce也腫了右眼!慘……我就在右腳小腿的位置吃了一記Joyce的快波,現在還有點痛……一路打到太陽也下山了,才發現已是五時多,離開石硤尾都六時了。一下子練了三個多小時的波,像回到何東時;只是體力就大不如前了。好累啊……

練完波,立即回家換衣服,又再出發往銅鑼灣打邊爐。隔壁一班日本女人成為了我們整晚的焦點(她們真的很有娛樂性的-有人每次拍照都要拿起她的名牌手袋;又有人吃到半路中途拿出粉盒來補了十多分鐘的粧等等……)。

回到家裡來,整個人都散了。想快快整理好明天要用的何東的資料,寫一寫xanga然後便去睡;但Jiff在MSN傳來一個message說她的照片被盜用了!立刻去看個究竟-其實我也有過類似經驗,自己寫的東西被人拿了當自己寫的東西用。如果你未試過的話,我可以告訴你那是十分非常極之令人反感的!因為是身同感受,所以答應了Jiff在這兒post出來:


Dont steal my photos!

DONT STEAL MY PHOTOS!!!

a guy(his name is Kirk), I don’t know him, but he stolen my photos and put my photos on his blog and friendster album, i feel uncomfortable!

that guy’s blog: http://www.xanga.com/dr_kirkshit    

that guy’s fdster: http://www.friendster.com/user.php?uid=32776662

昨天收到一位陌生人的電郵,他說他自行用了我的照片作為他xanga 的插圖,他說若我不高興他便會刪去(但至今沒有都刪掉)。

他不但將我的照片放在他的blog,還放在friendster的photo album裏,當作是自己的照片一樣,這一點,我很反感。

聯絡上他之後,他說是他的朋友send 我的照片給他,不是他偷的,

不過,就算不是你自己偷,但你既然知道我有這網,不是你的東西,為甚麼你還要用?

放在自己的blog和fdster album上,又沒有寫明出處,那不就當作自己的東西嗎?

我已叫他刪去我的照片,但他說今晚很忙沒空。

有時間upload我的照片,但又沒時間del?什麼道理?

大家請不要隨便save我的照片,我覺得十分討厭。

偷相人的blog: http://www.xanga.com/dr_kirkshit  

偷相人的friendster id:  http://www.friendster.com/user.php?uid=32776662

有人認識他嗎?他叫Kirk,髮型師。認識他的話, 請叫他立刻刪去,不要做令人反感的事。
 

我也很喜歡Jiff的照片,也喜歡她的文字,所以我有時也會上她的網頁去欣賞她的作品。如果是喜歡的話,那也應該尊重原創者吧。我是得到Jiff的同意post出以上的東西的,而她也讓我在這兒連結她的網頁。這才是一個好的互相尊重的關係吧!話說回來,Jiff的作品真的不錯,有興趣也看一看吧。也可以看到那人偷了甚麼:http://www.jiffchung.com/

明天一早家人便出發旅遊去了,Home Alone正式開始。最無奈的是,今天收到一個SMS,以為是誰人send SMS給我那麼好,誰知是Smartone-vodafone send來叫我下載Eason的Lonely Christmas……也不用那麼應景吧!

結果,四天假期的第一天,我一個字也沒寫。

工作時遊戲,放假時工作

最近真的太懶……尤其是今天公司有小型派對,我更是甚麼也沒做好……真是懶散得連我自己都接受不了。其實我很討厭撻皮的感覺,但又拿不出心機做任何事。決定明天補習練波打邊爐之後閉關寫作三天;再修心養性努力上班工作。聖誕對大部份人來說也許是玩樂;但對我來說那是一個很好的獨處內省的機會。休息一下,再把熱情找回來。

A Happy Introvert

I think I can say today is a great day for me. Today I spent my time improving on the website in a rather relaxed pace (but still the body ached from sitting before the computer the whole day), and by the end of the day, the IT technician, a very nice and decent Indian guy, taught me how to make php pages in 3 minutes. So excited to have advanced my website building knowledge! But then if he had taught me earlier, I would have saved a lot of time……

I was a bit depressed at the fact that every attempt at organizing a gathering during the holiday was smashed, when this morning Candy reminded me of the possibility of a New Year’s Eve party at my house. I was not particularly hopeful but still I sent out some SMS to ask, and it turned out not bad! Guess we are really having a party now. My father will have to go over his recipes again. Anyone who wishes to come let me know! My father’s roast chicken is just marvelous, those who came to my birthday party last year would know.

At lunch I met up with Jenny. I was telling her about the disastrous primary schoolmates gathering and we somehow decided that we will be calling for a secondary schoolmates gathering instead. Hope is rekindled. How nice it would be to see the Arts Class mates again! So yesterday I lost the prospects of two gatherings, and now I have two new ones. Is that not wonderful? Please stay true, I beg.

Because of the appointment with Andy and Tommy, I had a stroll in Causeway Bay after work. It had been some time since I bought any clothes and I got myself two sweaters. And I got a couple of VCDs to watch in case I get bored being home alone. Buying things always makes one happy.

After two years, I finally met Tommy again! This witty and fabulous guy of the Comparative Literature Department, it is strange that we can talk to each other so comfortably like we are old friends – for though we knew each other quite some time now, we didn’t interact much really. He was engrossed with his gender studies and I with LHT. But somehow we know we recognize and admire each other. I really look forward to doing something with him soon.

As for Andy, I am happy to see him again too. It is since his operation I guess. I had doubts and yet sometimes I feel I can trust him. And everytime I see him again my doubts become less. It is clear he is devoting more and more into the book thing, and that is a good sign. I sincerely hope that our relationship will be a stable and long one (please do not get me wrong – by relationship I mean publisher and editor/writer).

Among all the lightheartedness I felt today, there was still a moment my heart was seized by a surge of pain. Then I realized the scars are still sensitive, they have stopped bleeding but if one touches them they still hurt. Perhaps this holiday is a good opportunity for me to tend to them. And so I am prepared to enjoy a solitary Christmas, looking after my inner problems. Please do not be offended if I decline your invitations to go out. Christmas is not meant for fun anyway. Because I am an introvert. A relatively happy introvert.

Merry Lonely Christmas

Today I realize that the two gatherings I have been planning may have to be cancelled altogether. Although I was not particularly excited about them, still I cannot help feeling a bit depressed. This is going to be a very quiet and lonely Christmas for me. I think it is destined that I shall spend my holiday writing.

我是xx人……

上星期六晚上十一時至十二時,有線電視財經資訊台首播一齣名為「我是浸大人」的電視特輯,是浸會大學為慶祝金禧校慶而製作的。據聞該電視特輯的名稱是參考《91a:我是何東人》的……我不確定是不是真有這麼一回事,但我一直都覺得《我是何東人》聽上去有點土土的……既然現在又有一個「我是浸大人」,那說明我那書名還能為人所接受吧!

中學時我跟着全校同學說我是聖心人;大學時滿身汗水升仙宣誓說我是何東人;再來的歲月裡,不知我又會成為幾個xx人……人總是要有一點身份意識來確認自己的存在的吧。

天星鐘樓有感

 又一次,我認為理所當然的東西,在某些事情的發生時,才讓我發現並不是所有人都抱持同一種想法;而我認為是最合邏輯最合情理最道德所以最理所當然的想法,竟然連是多數人的意見也談不上。

 

說的是最近保衛天星碼頭鐘樓的事。對我來說,天星碼頭和她的鐘聲是我無憂無慮的童年的回憶。對於我們的長輩,天星碼頭又代表了殖民香港的集體回憶。我為失去鐘樓感到婉惜、為特區政府美其名實踐偉大填海工程消除一個重要殖民時期標記藉以毁滅那段殖民歷史和香港人對殖民政府的情懷感到憤怒、為後知後覺落實拆卸後才來反抗的人們感到無奈、為遇着反抗聲音才來急急補鑊提出一些超爛的保護文物方案的特區政府感到可笑。

 

我以為這是所有人的想法;最起碼,也會是大部份人的想法吧!但是我忘記了為甚麼香港人會被人冠為政治冷感──對於拆卸鐘樓這等事,其實都不太切身;甚麼政治正確呀歷史意義呀社會良知呀道德呀原則呀,總之沒有影響日常生活沒有影響吃喝玩樂,香港人都不太關心。為甚麼要吵吵鬧鬧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這樣在眾目暌暌之下吵鬧,多難看呀!反正也是徒然的反抗,就不要再為我們增添麻煩吧!集體回憶甚麼的,如果都注定要消失的話,那也沒辦法呀,就讓回憶留在心中好了!甚麼政治陰謀甚麼違反民意,對不起我聽不明白也不關心,我根本沒有意見,別把我納入為民意之一吧!現在我們還好好的活着,不就足夠了嗎?政府決定了的就由他們去吧!不要有事沒事都跑出來示威遊行擾亂社會秩序好不好?誰知我們的政府就是了解我們香港人的這種軟弱,所以才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漠視民意;反正這班人都不會反抗的嘛!現在有一點反對聲音嗎?等一下就靜下來的了。就是因為我們都沒有意見沒有所謂,所以彭定康才把香港歸類為「有自由但沒有民主」的地區吧!因為我們都不認為有需要表示自己的意見,甚至認為我們都不需要有一個意見,所以香港實行民主政制的道路才這麼難走。那其實是一個很傳統的中國封建的很奴隸性的思想:政治不是平民的東西,由官爺們去煩惱吧!香港很先進,同時也很落後。

 

為甚麼要害怕擁有一個意見,尤其是擁有一個與權力相違背的意見呢?留意自己身邊的事情,作出思考並決定自己對於事情的態度,是一個人在其身處的社團最起碼的責任;而作為一個擁有自由思想的人,也應該擁有各種看法和態度並作出表示。很多時候政府的立場並不能代表所有人的利益,那我們是不是起碼要說「我的想法不是這樣」,把事情的多個看法拿出來討論?如果不作聲的話,便等於默默認同了。一個健康的民主社會需要一個健康的輿論氣氛。記得還在何東的時候,一直堅持要舉行ForumForum的作用不只是讓宿生會聽取堂友的意見,更重要的是讓堂友參與舍堂的事務,所有的事不是宿生會決定了就算,弄糟了才到ForumAGM狂插追究。如果堂友抱着「都是由宿生會和某幾個大仙去處理吧」的態度出席Forum,那Forum舉辦來都沒有意思。                                                                                                                                                                                                                                                                                                     

 

其實,作出反抗的意義就不在於要將結果改變;對不認同的事不公義的事作出反抗這個動作本身就是其意義了。不要只做能夠達成的事,而要做自己認同的事,為自己認同的事作出努力,不管結果如何,都能撫心自問已經為自己的態度堅持到最後了,問心無愧無悔當初,那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對於被認為是阻差辨公擾亂秩序的反對鐘樓拆卸行動的人們,我是欣賞的。最起碼他們是為了自己的信念,不畏強權的作出了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