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

news from nowhere

Month: July, 2005

又出門了

這次,會否是一年遊學最後一次到訪歐洲大陸呢




下星期見

唔知今晚寫唔寫得完第一部份呢。

發夢啦。

應該係,我唔發夢o既話就可以。

俾心機啦,做完就可以安心(少少)咁去法國o架啦!搏盡呀!




爭D 唔記得o左,今日係挽衡生日。生日快樂呀,大個女啦,要醒D o架啦,唔好連我講o既無聊o野都信先得o架。

Your Hidden Talent
You have the natural talent of rocking the boat, thwarting the system. And while this may not seem big, it can be. It’s people like you who serve as the catalysts to major cultural changes. You’re just a bit behind the scenes, so no one really notices.


今天仍然存活着。

今次又見返上次送貨o個個靚仔啦!咁樣,我可能真係會再上Amazon 訂書o架喎,哈哈。

做o野。

停了留字一陣子;不過今天和歐陽堂友通電,她說我應不時在這兒留個字報平安,所以我想即使花不起寫日記的時間,也每天留兩隻字表示自己仍存在吧。

今早起來看BBC 新聞,說之前被警察開鎗擊斃的那個人根本和爆炸事件全無關係-天啊… 倫敦真的瘋了…

Vivian 選這時來玩,真的不夠運。昨天和她去Portobello Road, Harrods, Harvey Nicoles, 晚上看Mary Poppins 。乘地鐵要查行李,看Mary Poppins 入場也要查。今晚在Shakespeare’s Globe 看The Winter’s Tale 台上也提醒觀眾不要遺下包包不理-不是怕小偷,是怕炸彈。

沒時間再寫,但也提一下:
Mary Poppins ,超級好看!個人覺得比Phantom of the Opera 更好!
The Winter’s Tale @ Shakespeare’s Globe ,好看-起碼沒之前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 的那麼悶。

哭呀哭的,整場電影沒停過;完場後要等其他人都離去方敢衝進洗手間整理儀容…

 「美麗緣未了」-這次,不再是港式無厘頭譯名;又的確和「天使愛美麗」有點關係。同一位導演,放下「天使愛美麗」愛情喜劇的輕快,轉向嚴肅的戰爭片;然而前者的影子尤存。最有趣是看到之前咖啡店有被害妄想症的客人成了愛美麗的叔叔,苛刻的蔬果店老板成了神父,其他班底不時露一露面,又增添了一點趣味。Jodie Foster 和「大魚奇緣」中的太太的出現也令人驚訝。雖然早已見識過「天使愛美麗」的顏色美學,「美麗緣未了」中那好像有過之而無不及;是法國人天生藝術嗎?法國電影鏡頭下的法國總是那樣迷人:不管是「天使愛美麗」大紅大綠的巴黎,或是「美麗緣未了」一抺茶色的法國鄉郊,都那樣自成一格,那樣「法國」。

今天原本很順利:訂了Mary Poppins 的票,搞定了電話卡,銳換了剩餘的Czech Crown ,看了場很好的電影;誰知由電影院走出來時,街上又佈滿人,好一些路給封了-原來地鐵又給炸了!簡直難以置信。封了路,等不到巴士,走了好幾條街,由Tottenham Court Road 走到Chancery Lane 才找到巴士回宿舍。一邊走,一邊感到自己把電影中的戰爭場面和現實渾淆了… 戰爭,向來也不只是歷史。

在China Town 附近遇到一大學同學(鄰Hall 同年仙似乎更貼切),沒有停下打招呼;唯一的解釋,是我比以前美太多,他一時認不出來了,哈哈…

有無人可以停止我再hea 落去…



如果可以好似舊年,由開頭連Lacan 都未知係乜到後尾由Tambling 手中攞到個A- ;如果宜家有當時個種衝勁就好啦。



Prague 11-13 July 2005

“Anyone who keeps the ability to see beauty never grows old.”
—- Franz Kafka






Carlisle*Lake District 15-17 July 2005

“And then my heart with pleasure fills,
And dances with the daffodils.”
—- William Wordsworth



To be continued

先感謝各方友好的問候;抱歉未能一一回覆。

明天本人將出發往布拉格(連意大利的遊記都未完成… 哎哎),遲些再見。

唯一是希望明天的交通沒大礙吧。

因為又外遊,這兩天忙着做論文,都未能寫點甚麼;其實也有些有趣事情想記下的。

再一次,感謝各位的關心;真的感動了。

通告一則

今晨發生在倫敦各主要交通線路的連環爆炸事件,至今死亡人數已逹三十七人,受傷人數俞三百人。除了市內交通陷入癱瘓,電訊服務亦未能完全應付爭相致電親友的市民的需求。至於本人我,事發時乃在家熟睡中;因此,大家無需擔心。


Notice

The London Blasts happened this morning along all the major transport routes, by now has reported 37 deaths, over 300 injuries. Despite the suspension of transport services, telecommunication services are facing difficulty meeting the demands of Londoners’ enquiring calls to friends and relatives. As of me, when the incident happened I was fast asleep in my bed; therefore you may as well spare your worries.

外出購物。今天的主角是-內衣  另外也買了很多零碎的東西,尤其是那懷舊花紙燈籠,剛好可用來放在裝修後的睡房,很貴但也買下了。如此這般的便破財了。不過幸好Simon 請吃飯:泰式青咖喱飯,蕉葉雞,炸蝦,芒果汁都很美味,謝謝  說下次帶我吃日本菜,我就盺目以待了(最好下次也有人請客吧  )。


意大利藝術之旅2005

第七日(六月二十四日)羅馬



今天去梵蒂岡。在青年旅舍遇到一法國女孩,相約一起去。睡了一覺,感冒好了一點。去到梵蒂岡城牆,赫然發現一條人龍已伸延到城牆的另一邊!比在Uffizi 還誇張。幸好等了不過一小時便到逹售票處。這時,不幸的事又發生了:因為那兒不接受信用卡付款,於是我替法國人付了入場費;可是,進場不久,我們便失散了!

沒辦法,只好順着人流走。以為可以好好看這世上聞名的Vatican Museums 的收藏,但人那麼多,基本上只可以一直向前走;穿過一個又一個長廊,由古典雕塑到油畫到紡織到地圖,都未搞清楚自己看了甚麼,便已到逹Raphael Rooms ,文藝復興的代表作The School of Athens 毫不保留,鋒芒畢露於眾目之上。原先以為會是高高在上的壁畫,誰知原來是在一間很細小的房間中,只需微微抬頭,便已盡入眼簾。其實那間名叫Room of the Segnatura 的房間,四面牆組成一個完整的主題;The School of Athens 是關於The Triumph of Philosophy ,而房間的主角是在其正對面的關於The Triumph of Religion ;可是最引人入勝,最著名的卻是前者。作畫時,Raphael 也不忘開玩笑,把自己的肖像加上去古代哲學家群中;還面帶笑容地看着我們這些遊人,心想你們只看到在正中忙着辯論的Plato 和Aristotle ,倒忽略了在他們腳下忙着作這皇宮最重要的Sistine Chapel 的草圖的Michelangelo 了。

再走下去,忽然頭上響起各國語言的聲帶廣播:前面便是Vatican Museums 的重點-Sistine Chapel 了。平時想起Michelangelo ,先是他的David ,已在佛羅倫斯看過(彷製品)了;再來便是Sistine Chapel 的壁畫,其中以Last Judgment 和Creation of Adam 最為人熟識;之後便是Pieta ,將在St Peter’s 看到。穿過一條狹窄的通道,跨過門檻-漫天神祉;轉頭一看,我拍拍Fi 的肩-Last Judgment 中受生平罪孽折磨芸芸眾生,一張張扭曲的面容,對人類的罪,和基督最後清算的恐懼,就聳立在我們眼前。

(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