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

news from nowhere

Month: June, 2005

結果今天母親大人打來問我為何不打電話回家


意大利藝術之旅2005

第三天(六月二十日)威尼斯



今天繼續漫遊水城。在火車站放下行李,出發找Titian。Venetian school 好像就只有那麼一個Titian 比較觸目。文藝復興兩大勢力的威尼斯和佛羅倫斯,不知為何威尼斯就是一個Titian,最多再加上Bellini,Tintoretto 和Giorgione,但都不如佛羅倫斯,由街頭走到街尾都有各行的大師。或許商人都是無暇欣賞藝術品的吧?否則,李嘉誠那十億就會是捐給文學院了。

說到Titian ,year 3 的時候我在707 牆上貼了一張我在馬德里Museo del Prado 買的Venus of Urbino 的海報,引來堂友們一點反應。記得甚至有人說我「咸濕」。啞掉。Titian 的Venus of Urbino ,可是當時公認的美的標準呀…

今次看的,是Titian 另一幅名作,Assumption of the Virgin,位於Santa Maria Gloriosa dei Frari。教堂門外有人在彈一種古代樂器,就是在十七八世紀油畫中見到的那種。但相比起之前在西班牙遇過的,又沒那麼好;而且那人雖然刻意作古典打扮了,樂曲郤是較為人熟識的較近代的樂章,反而有點不倫不類了。所以,雖然那人很友善的介紹自已錄的CD 和樂器,還是沒幫襯。不過,走得累了,在寧靜廣場一角傳來陣陣曲聲,為旅人的我們來說也不失為賞心樂事呢。也只有歐洲人,才會坐在街頭彈一天的琴而又樂此不疲吧。

再走,見到一間放了很多masquarde 服飾的店子,比之前見過的華麗好幾倍!立即跳了進去,雙眼發亮-鑲羽毛假寶石的面具,很多蝴蝶結厘士的宮庭服!一位姐姐在做面具,見我們看着店子看傻了眼,便笑說那些服裝是租出的;他們有另一間店子是專售手製面具的,就在隔壁。過去走了一轉,看上了一個大約售千多港元的蝴蝶型面具。太貴了,買不起。結果在一書攤子買了一本Carnival 的攝影集,實行書中自有黃金屋。

就這樣,我們跟威尼斯道別,乘火車往文藝復興的搖籃-佛羅倫斯。

(續)

工作工作工作。

電話卡出毛病,打不了回家。希望母親不會掛心。

外出看UCL Architecture Department 的exhibition 。不太看得懂。不過看得出大家都下了苦功。

晚上去了ROKA 。不便宜,但食物還不賴。

還是不太認得倫敦。


意大利藝術之旅2005

第二天(六月十九日)威尼斯



住的青年旅舍在Piazza San Marco 對面的小島上。早上吃過早餐便乘船過去。浦上岸,便看見一對香港情侶。轉頭再望,原來是中學時代童軍認識加大學時代友Hall 的彭先生。二人由瑞士下來,睡火車臥鋪,之後晚一點會到佛羅倫斯。很緊密的行程。很香港的旅行。其實香港人真的很重效率,連去個旅行也要營營役役。歐洲人也懶理,你要趕餐飽便悉隨尊便,總之我們閉門休息的時間是這麼多便這麼多,給我錢我也不要賺。

離開Piazza San Marco ,穿過橫街小巷,沿途經過各樣小店,其中賣Carnival 的面具服飾的店子最誘人。想起Merchant of Venice 有那麼一幕masquarade ,戴着面具的Lorenzo 在夜幕中把男裝打扮,手持火把的Jessica 帶走。

In such a night
Did Jessica steal from the wealthy Jew,
And with an unthrift love did run from Venice,
As far as Belmont.
(5.1.14-7)

跨過後街水道上的小橋,不時有一兩隻gondola 載着遊人徐徐飄過。大美國主義入侵歐洲古城,兩所麥記新開張,遊人爭相購買一歐羅的漢堡充饑。逃離這後現代光景,跳進迷宮般的水城深處人家。樓上住家在晾衣服,間中有人探頭出來,奇怪怎麼有兩個亞洲女孩闖進這遊人罕至的地域。

走着走着,來到了Rialto。市集不減昔日繁囂;你以為意大利粉有spaghetti penne fusilli lasgna macoroni,意大利人冷笑一聲,要更多不同形狀味道也有呢。 在這叫囂聲中,沒禮節可言;不難想像Antonio 在這兒也拋下富貴人家的自慢,忘記沉浸在不知名的傷感中,加入大伙排除異已的遊戲。

Signior Antonio, many a time and oft
In the Rialto you have rated me
About my moneys and my usances:
(1.3.101-2)

猶太人Shylock ,還有來自摩洛哥的Othello 。威尼斯的繁榮來自其水貿;除了傳說中Marco Polo 從中國帶回麵條成了現在的意大利麵,還有帶摩洛哥味道的建築,說明The Prince of Morocco 和Othello 在當時的Venetians 眼中也不再是甚麼奇異光景。在Grand Canal 河畔的The House of Gold 亦道出了當時北非人的財力,說明The Prince of Morocco 會選擇金的箱子也不是沒原因的。只是昔日那對黑色的恐懼,到現今這世代,好像還未完全消失。於是,究竟Othello 是悲劇還是喜劇人物,大概將維持一個迷吧。

胡亂走胡亂闖,走進一間細小的古董店,在一面古鏡前照一個。魔鏡魔鏡,我會怎麼樣呢?那邊廂,Fi 被一座古董pianoforte 吸引住了。如果有錢的話。不是要住五星酒店吃高級餐廳。只是,如果有錢的話。

我也是一個很有物欲的人。雖然引起我的欲望的不是甚麼名牌衣飾玩意。藝術這玩意,有時也不是窮人付擔得起的東西。

(續)

特別嗚謝歐陽堂友從日本給我找來初回限定盤,還托Fi 拿來意大利給我;希望妳喜歡我買的手信  


從意大利放逐回來了
重返往日秩序
si, si, ciao


意大利藝術之旅2005

第一天(六月十八日)米蘭



天氣很好。果然氣候會決定民族性格的;英國陰暗的天氣和其保守深沉的性格,相對意大利的温暖明亮,清楚道明了何以文藝復興會選擇這兒作自已的誕生地。如果用當時的西方醫學來說,就是Humour 的分別吧:南方的意大利,理論上較西北的英國Choleric,也就是較為熱血的意思吧。

在機場與Fi 會合,出發往米蘭市中心。
很不幸,米蘭主教堂(Duomo)在進行大型維修,整個正門被布幕蓋住。其實也不是第一次遇着這種事,這一年遊歐洲以來,都發現四週都進行各樣大小規模的歷史文物復修工程。我想這大概和有關學術研究突破和對歷史文物保存意識普遍上揚不無關係吧。

看着Pinacoteca de Brera 中的技術人員全神貫注地復修一件件零碎的藝術品,我跟Fi 說:「其實我真的很想做這種工作的」
Fi 說:「這看來也很像是妳會做的事」
我笑:「不知要唸多少年相關的專門人家才讓我做呢」

沒預約,看不成Leonardo da Vinci 的Last Supper。帶着遺憾,我們再下一城,去到威尼斯。途中路經Romeo and Juliet (和會祖Magdalene Canossa)的Verona ,沒時間停留。不過,在威尼斯,有Merchant of Venice 和Othello。沒多久,便可看到Antonio 和Bassanio 等人嘲弄Shylock 的Rialto,Venetians 的masquarade,Lorenzo 和Jessica 出走乘坐的gondola,和Iago 和Roderigo 半夜吵醒Brabantio 的大宅了。 

(續)

要走了
意大利在向我招手

十一日後見

痴線o架
只不過係throw o左幾下波(石仔)
上半身痛左一日
真係太耐無郁啦

****

無啦啦早o左一日見Warren
乜都未prep., 不修遍幅咁就過o左去
攞返上個sem. 個條essay,高過上次一分咁大把
好彩我唔係好keen on PhD,唔係實崩溳
聽o左Warren 咁多,份dissertation 真係要做好D
每次見佢我都梗係會不自覺就自掀底牌,我諗我真係好信任Warren
(不過,希望佢短期內都唔好見到Dr. Elaine Ho… 我讀到咁o既樣,仲點有面目見英文系o既鄉親父老呢… 係我阿爸先會以為自已個女真係好叻o既o者…)

Haven’t updated for some days. No mood for that. Despite my xanga, I have ceased writing for my project altogether. And since Ishiyama sensei hasn’t replied my email either, I ceased revising Japanese too. All time devoted to dissertation and occasional outings. So stressed out. My skin already betrayed me. Will be meeting Warren in no time. I want a concernless trip to Italy. God help me.

(In the mean time, went to the Trooping the Colours on Saturday, and Brighton today. I want to write about these, my flesh is willing, but the spirit is weak. )




I miss Softball.

You scored as Existentialism. Your life is guided by the concept of Existentialism: You choose the meaning and purpose of your life.

“Man is condemned to be free; because once thrown into the world, he is responsible for everything he does.”
“It is up to you to give [life] a meaning.”
–Jean-Paul Sartre

“It is man’s natural sickness to believe that he possesses the Truth.”
–Blaise Pascal

More info at Arocoun’s Wikipedia User Page…

Existentialism

90%

Kantianism

85%

Utilitarianism

65%

Justice (Fairness)

65%

Hedonism

65%

Strong Egoism

60%

Divine Command

45%

Apathy

30%

Nihilism

20%

What philosophy do you follow? (v1.03)
created with QuizFarm.com


是嗎?
但其實我不是看得太明白Existentialism 的theories 的…

****

昨天Simon 打來,我知道他終於得到解脫了-
可惜我最近又那麼忙,他請我那餐飯要無限期延遲了… 嗚。

****

B 室那女孩搬走了,剩下Zaleha 和我住在這四人單位。
忽然感覺很爽(不是不喜歡那女孩,其實她也是我喜歡的類型:嬌小,笑起來甜甜的)。
把房門打開,就像以前在何東時那樣。

想來,又一年了;又一班何東人離開何東了。
雖常說人走了,精神永存;
但着實有甚麼精神留下了呢?
這我真的不敢想了…

和大仙Bell 一席話,談到何謂藝術家。
不知為何,我說了一句:「史上有名的藝術家從不像普遍人所想的獨力工作的」
然後大仙Bell 說:「某程度上,藝術家是害怕狐獨的」


藝術家,雖喜獨處,郤怕狐獨…
我記得曾有人指出過兩者的分別;藝術家可以被人群包圍郤感到狐獨,獨處時又感覺油然自得。
藝術家,通常給人感覺是友善但很難與人深交;
其實藝術家是喜歡接觸不同的人的,只是能明白他們的人不多。
物以類聚,藝術家在一班人中往往能立刻認出彼此,
一旦找着了,他們會成為最好的友儕:
不單是一般友誼的互相關懷,他們更加互相仰慕;
他們能坐着說一整天的夢話,是彼此靈感的泉源;
平日再怎麼距人千里,藝術家一碰面便會心門大開…


十六世紀的Humanists ,如Thomas More, Erasmus 等經常周遊列國和久仰大名的學者作學術交流;
到十八十九世紀有Wordsworth 和Coleridge,Keats 和Shelley 等的circles of Romantic poets;
以大學為依歸的Huxley, D. H. Lawrence, Virginia Woolf & Bloomsbury group;
畫家有自居Impressionists 的Manet, Monet, Renoir, Degas et al;
Van Gogh & Gauguin 的友誼是人所共知,
新浪潮電影的一眾大師……
史上有名的artistic circles,多得不能盡録-
在我腦海中常有這麼一個景象:
一班藝術家坐在咖啡室(咖啡室的興起也是一個很重要的發展呢)談天說地,不知多少驚世著作因而誕生。


真正看到這種藝術家聚會,大概是當時還在何東的大Bell, Sarah, Nicole 她們。
想着,自己好像還未找到過這麼一個圈子…


怎麼說,都是因為未夠料子吧。

一早起來找着cleaner,輕易的便取回帖板

之後是很努力的clear 了兩本書;現向第三本進發-雖然神智開始不清了…

****

打電話回家,我有我驚訝母親學拉丁舞,她有她驚訝我(不跟食譜情況下)自己烘曲奇  

****
收到某友人來電,被逼放下書本。

想我果然是父親的女兒;父親大人最不爽人家在他工作中時來電打擾,而我雖然會接電話,但也會介意工作被打斷。

如果有一個人在我工作中打來而我是不介意,甚至是高興的話,那我便會知道那人在我心中佔了一個特別的位置了。

****

yukihiro 的魔力消失了…
還是因為我已不再做夢…?

唉。

有時也會想
自已真的很不可愛
今天看回某人回給我的言
更覺自已不可愛
藝術家脾氣明顯不是藉口
既然知道了
更要努力讓自已成為一個可愛女人
謝謝令我有此覺晤的妳  

****

今早起來,驚覺原來還有很多東西未搬
獨力來回走了幾轉,以為總算完成
誰料等到下午,交完鎖匙,才發現兩塊帖板還在廚房…

****

又頭痛…
見Warren 的日子逼近,進度極級緩慢,中途又被搬房打亂
意大利之旅的資料搜集又未完成
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