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

news from nowhere

Month: October, 2009

Shanghai through my LOMO II

 
 
 
 
 
 
 
 
 
 
 
 
 
 
 
LOMO LC-A
Kodak Professional Elite Chrome 100
e to c processing

Advertisements

總會遇見的

忽然覺得緣份這東西真的很妙。初次見面時已為其吸引但卻無法接近的人,想着是無緣的吧,卻會在約干年後再次在沒想過的情境下重遇,重新認識,並且變得接近。那天跟那個人再次見面時,耳朵竟還會發熱啊。沒過兩星期又再見到了,還被友善的給輕拍了手臂一下子。大概是終於把我當成同一世界的人吧。又有好幾年前早應打過照面但到幾年後的現在才相逢恨晚的。又如兩年來一直只是知道彼此的存在,竟在兩年後才正式知道對方的名字懂得打招呼的。或者如果是有緣的真正合得來的人,不管錯過了幾次,總會有天在狹路上相逢的。現在的我是這麼相信的,雖然我失去了見小田切讓的機會,將來說不定會以更加驚喜的方式跟他接觸吧(笑)。

比起電影最近比較想寫

對不起我在看蔡明亮的《臉》時睡着了。其實片子並不爛,只是我真的按耐不了睡意。雖然說我有時也喜歡挑戰高深的電影,但大部份時候我只想輕輕鬆鬆地看一齣平易近人的電影。就像看書,雖然能在有生之年征服所有中西文學鉅著是我一向的目標,但也有很多時候我會覺得文學最終還是要好看才有意思的。所以我看Proust都是看一點,放下看些別的,然後再看一點的。

好看的書中還有某一些會比其他的特別,就是說我看了那麼一本書,就會生起「我也想寫出像這樣的東西」的衝動。我發覺我從小就很能模仿,小六的時候母親給我看亦舒,我學着就在作文功課不住開段落,大概也讓中文老師很奇怪。初中時看三毛,作文就變了三毛;高中時父親買了白先勇的《寂寞的十七歲》給我,雖然我看不大明白,但我的作文自此就多了一種白先勇的蒼涼。大學主修英國文學,網誌寫的是Jane Austen風格的Victorian English,還被同學投訴說看不明白。三年跟中文斷絶了關係,但因為《91a》重新再用中文寫作,卻被說是我的中文不像中文,像英文。之後都是看甚麼便像甚麼。這有時也讓我感到有點困擾。

不過這跟「我也想寫出像這樣的東西」的感覺沒有關係。因為風格我通常是不費力氣便能模仿到的,但說到意念和表達意念的手法,那是一種結構性的東西,不是說模仿便模仿得了。結構是一種理性思維的東西,我傾向覺得同一樣的命題以不同的手法寫,就是純文學跟流行文學的分野,流行文學的結構是完全可預知的沒有驚喜可言的。大三時看Ian McEwan的Atonement感覺很是震憾,於是就在Creative Writing course的作業裡嘗試了那種玩form的手法,縱然做的很不高明。之後看董啟章的《天工開物‧栩栩如真》又是另一個衝擊,很想寫那樣實驗性的,但結果還是太難了,需要很多時間舖排,未寫完人可能已發了瘋。期間還有一些類似的衝動,近期感受很深很想能寫到的有Ian McEwan的On Chesil Beach、J.D. Salinger的The Catcher in the Rye(百痴的我未看這小說之前還真以為故事是說一個守護麥田的男孩,唸文學的我竟還可以犯這種照字面解讀的錯誤真是令人無法接受)、村上春樹、金原瞳《蛇にピアス》……但畢竟小說花時間寫,所以現在都仍只是構思中的階段。最近寫作的意欲回來了,希望可以不只是模仿誰的風格寫點甚麼隨筆,而能夠真的寫點甚麼。

優生學

那天才在跟母親解說現在工作的公司的來歷之類,然後她就說在報上見到我的現任老闆。我翻開報紙,果然在國際版裡找到一篇引述國際權威美術雜誌《Art Review》最近的一個世界最具影響力藝術界人士的排名榜,我那年輕有為的老闆位列第九十八,是少數華人當中其中一名,另一人就是中國藝術家艾未未,還附有照片。文章也簡介了老闆的出身來歷,她的關係不免成了重點。看着,有種很奇怪的感受。

從小我就是相信優生學的,但那充其量亦只是一種對優良基因和教育的信念。那大概是因為我未真正遇過藍血人,以前唸的所謂名校,同學們都是來自中產家庭,父母多受過高等教育,對比起大眾人家的孩子,我們或許是優秀的一群,但一旦離開了那個圈子,世界擴闊了,我們就淪為一只只螺絲,跟大部份人一樣為推動這個社會的運作出賣勞力。

大學的時候,雖然受過很多老師和同學的讚賞,但我始終沒有那種「自己是優秀的」的自覺。相反我常常感到身邊有很多比自己優秀的人,而那種優秀是我永遠無法達到的,一種先天性的東西。就是那個時候我開始覺察到世界上有一種優秀的人種,不只是天資聰敏,而是他們打一出生便已被注定要過一個不平凡的人生。出身於顯赫的家族,在社會上具有威望,受最好的教育,追求美好的生活,堅持人文社會最高的價值和道德,對世界和社會懷有使命和責任,而他們身邊全都是同樣的人。當然我明白不是全部出身好的人都是這個樣子,而現實上也有很多飛黃騰達的例子,但當我看到我的老闆早在我這個年紀已經做到我這十年內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我就更加明白優生學的社會意義,那當中有一定的真相存在,並不存有甚麼歧視偏見。

對於那些「優秀人種」我是既敬且怕的。朋友曾經半取笑地說不明白我怎麼總是把一些人無限放大了,儘管那些人(在她來說)也不過是一般人而已。或者因為對她來說我本身就是一個很特別的人,所以對於我對其他特別的人那麼敬畏就覺得很不明白。有時我也覺得我是故意把自己縮小了,推翻了自己也會出類拔萃的可能性。然後我就會把這怪罪在太過與世無爭的父親身上(他是與世無爭得連人家給他當校長也不要當的),把與世無爭的基因遺傳給我了。雖然我自己知道,那是因為自己太過害怕,一旦跟最優秀的人混上了,就會不期然地露底了。即使有時會覺得周遭的事物很乏味,但還是沒有要往上爬的勇氣。處於這種高不成低不就的境況,就是現在不太優秀的我。

Shanghai through my LOMO I

 
 
 
 
 
LOMO LC-A
Fujichrome Provia 100F
e to c processing

不要問我為甚麼

一生人可能只此一次親身見到小田切讓的機會我竟就這樣說放棄就放棄了。不要問我為甚麼。雖然還未至於心裡淌血,但我可是連續兩晚造了自己不停在追着小田切讓跑的惡夢。剛才父母親拿我送給他們的入場票去完開幕禮回來,母親還在說那戴着帽子的日本男子如何害羞,那些女孩子如何追着他請他簽名他都不簽給她們。那可是我一知道小田切讓會來港出席便跑去撲回來的很貴的開幕禮的票啊,我原本會是追着要簽名拍照的其中一人啊。

現在我只希望我的選擇沒有錯。

Suzhou through my LOMO I

 
 
 
 
 
 
 
 
 
 
LOMO LC-A
Fujichrome Provia 100F
e to c processing

Zhouzhuang through my LOMO II


 
 
 
 
 
 
 
 
 
LOMO LC-A
Fujichrome Sensia 100
e to c processing

Zhouzhuang through my LOMO I

 
 
 
 
 
LOMO LC-A
Fujicolor Reala 100

Yohji Yamamoto申請破產

日殿堂時裝品牌
Yohji Yamamoto申請破產

[蘋果日報]2009年10月10日 (08:32 am)

日本時裝大師山本耀司所創立的品牌申請破產,令人惋惜。路透社

    日本時裝大師山本耀司所創立的品牌申請破產,令人惋惜。
    路透社

    現年 66歲的日本國寶級時裝設計師山本耀司所創立的同名品牌 Yohji Yamamoto,昨日於東京地方法院申請破產保護令。該公司負債 60億日圓(約 5.2億港元),並承諾盡快進行重組。

    Yohji的發言人昨日於聲明表示,雖然公司過去一年推行減省成本計劃,但金融海嘯令營業額下滑,加上日圓強勢,令公司債台高築,發言人說:「嚴重負債令公司經濟出現困難,我們無法獨力經營業務。」他們暫時無意結束日本國內及全球的分店,山本耀司也繼續擔任創作工作。

    Yohji財政出現問題,早有迹可尋。今年 8月,日本網上新聞日刊 Business Online曾報道山本耀司有意清盤,今年 7月 Yohji已無為男裝系列舉行時裝騷,而早前更發信予各大供應商,表示貨款會稍後才清找。近年也傳出 Yohji身體抱恙的消息,他在上月舉行 2010春夏季時裝騷時,刻意架上墨鏡、活力充沛現身,更在 Y-3騷上,和法國球王施丹( Zinedine Zidane)踢波闢謠。

    深得各界潮人寵愛的 Yohji,於 72年創立, 81年首度在巴黎舉行時裝展。於 99年的高峯期,品牌營業額高達約 10億港元,可惜近年全球經濟不景,過去一年營業額已降至約 6.5億港元。為幫補收入,品牌近年也推出不少副線如 Y’s及與 adidas合作的 Y-3,增加收入。

    本地潮人黃偉文( Wyman)得悉山本耀司申請破產,先緊張關心破產原因、及會否再投產等, Wyman表示破產合乎 Yohji一貫作風,他說:「 Yohji最擅長將啲嘢拆爛再整過,好貫徹佢嘅風格。」他指破產不失為修正過失的方法,期待重新開始。

    Wyman表示, Yohji作品曾帶給他許多快樂時光及震撼,雖然近年主線已走向曲高和寡,但仍然堅持購買。他說:「我會視佢為『非物質文明遺產』,我嘅保育方法,就係自己用行動支持,為買而買,每季買幾件。」
    本報記者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art_main.php?&iss_id=20091010&sec_id=10793140&art_id=13298370

     

    很震驚。又一個時代的過去。以前看的日本漫畫,人物的服裝線條總有一點山本耀司的影子。之前就一直想,自己是會穿Yohji的(等再大一點而且有錢的時候)。現在大概要穿他女兒Limi的了。

    不過最喜歡的還是黃偉文的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