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

news from nowhere

Month: June, 2007

冷静と情熱のあいだ

 忽然間,很想念我的翠冷翠。

兩年前的六月尾,我在佛羅倫斯。我永遠也忘不了她的美。比起時尚的米蘭和偉大的羅馬,我更為沉靜的佛羅倫斯着迷。佛羅倫斯,像電影《冷靜與熱情之間》裡面所說,是一個屬於過去的地方。她的存在,是為了保留和歌頌已逝去的過去。

這電影上映時,雖然喜歡竹野內豐,但就不喜歡陳慧琳,也有一種感覺這是一套悶片子,所以一直都沒有去看。後來母親在家看有線在播,我在旁行過,看見了很熟悉的場景,訝異的問:「這是在佛羅倫斯拍的嗎?」母親說:「是呀,這個很有趣的,說竹野內豐是在那兒做那些甚麼舊畫復修的--」「甚麼!」

在英國那一年,一直四出遊走各大美術博物館,並開始對博物館管理,尤其是文物復修,起了很大興趣,甚至認真考慮過去研究那一科目然後當復修士。最後當然是打消了念頭,但每次去到一些美術館或博物館,看到一些供展覧的復修工程,我總是隔着玻璃看着那些專心一致地對着幾百年歷史的畫作進行復修的復修員們看得目不轉睛。我想,能把生命浪費在保存藝術之上,真是太幸福的事情了。我想,喜歡佛羅倫斯的人,喜歡文物復修的人,都是喜歡從逝去了的東西尋找失落了的美的。

心血來潮,跑去買來了電影的VCD,一口氣看了。佛羅倫斯的部份不多,但也夠我一解「鄉愁」了。而且電影比想像中還好,還哭了一點。一個十年的約定也許是老土了一點。冷靜和熱情之間的十年的空白,和等待。十年對我來說,是太長了。即使要我說回歸十週年的感想,我也不知要從哪兒想起--十年前,我才中三啊。

如果不喜歡,就不要讓人等。如果喜歡,就更加不要讓人等。再漂亮的畫,再好的技術,放得太久也會變得無法復修。感情也是一樣吧。

IMG_0396
佛羅倫斯,攝於兩年前的六月
一個天氣太好,而城內又鬧罷工的日子。


IMG_4481
工作中的復修士,攝於兩年前的四月;
地點是Antwerp,主角是Memling。

Advertisements

思念的言葉

幾年沒碰,終於在兩個月前下起決心繼續學習半途而廢了的日語。奇怪的是,幾年沒碰,我現在對這個語言的敏感度卻好像比以前還要高。就像一直沒有畫畫,再拿起畫筆時卻畫得比以前要好。或許在那段空白的時間,我其實一直在腦裡練習着,等待可以再次實踐能力的一天。

最近,想起了以前的一個發現。日本語中,沒有相等於「想念」的詞。很多年前的日本NTT手提電話的廣告,是由L’Arc-en-Ciel拍的。所謂L’Arc-en-Ciel拍的廣告,其實都是hyde站前頭,其餘三人當佈景而已(笑)。那廣告有三個版本,分別以L’Arc-en-Ciel當時「三枚同時」的單曲:DIVE TO BLUE、花葬和Honey作為廣告歌。廣告的最開頭,都一定是hyde站出來,一個大頭靚仔感性look,然後說一句:

君に、あいたい。

想見你。

那便是在日本語中,表達思念的言葉。


 

把事情完結的方法

不知為何,我總是很多事情都是糊裡糊塗的就開始了;但是想要結束時,卻又因為不能一樣糊裡糊塗的結束,但又不懂如何正式的完結,所以總是拖泥帶水的不了了之。這樣的方法,年少時倒還可接受,但現在都已經活了兩打的年頭了,怎麼也說不過去。雖然很怕要面對這種局面,但為了當一個有責任感的成人,都得咬緊牙關的去處理自己的事。父親說如果不想補這個習就不要補呀,但我就是怕麻煩的拖到現在,心想也沒關係啦,反正人家有付錢給我,但其實只是讓自己逃避問題的藉口。結果今晚見了學生的父親,開心見誠的談了談,感覺非常良好。始終逃避解決不了問題,卻只會令雪球越滾越大。唯一的方法是抬起頭面對,而且即使沒有也要裝着勇敢自信的去面對。

在晴朗的一天再出發


Photo by Jiff




首次曝光!
五年前的七月,為I-Day而拍的一系列照片中的其中一張。
我也曾是一個充滿青春陽光氣息的少女喔(笑)。

近日實在是太糟。
不論是外面的天氣還是內裡的天氣。

只希望可以回到當年的心境;
在晴朗的一天,
再次出發。

黑色星期四

今日好黑。

首先臨出門口就好大雨,返到公司全身已經有起碼四成淋濕;

然後做親野都error,影印又jam紙,又搞到全身都係炭粉,就算唔jam紙都要影錯,影左成朝,廢紙仲多過原本要影既量,釘裝又要釘錯,即係又要影過,沒完沒了……

收緊file樓下忽然話火警,老闆娘話要全人類熄電腦行落樓,雖然我偷鷄淨係熄左個mon,但都係逃離唔到要行廿二層樓落地下既命運……

終於行左落樓,因為有排都無升降機返上去,話提早放lunch,咁我約左人食晏又未夠鐘,結果好白痴咁行返廿二層樓上公司,行到腳都跛,一定係懲罰我兩個月無去練波……

上到公司,又聽到消息話架升降機被水浸壞左可能直到聽日都唔用得,即係我一陣又要行落去見人然後又要再行返上公司……即刻打電話cancel個約定,但係就變左無飯食,因為肯定無外賣肯行廿二層樓……好彩岩岩有同事打電話返黎幫我買飯,唔係實餓死,我由尋晚開始已經無食野……

天啊…….

忘記了

忘記了通常生完氣都會後悔。










其實,很多東西都開始忘記了。






在Aniki的xanga那兒聽到的。

很有味道的歌。




如果思念是一種病,

那我大概就是患了失憶症。

心靜

CIMG2197

還是喜歡畫靜物。

畫靜物時,內心也會平靜。

房間的燈使然,照片中的畫黃了很多;

原本是很漂亮分明的暗紅色和橙色,

襯着灰綠的底色。

胡亂畫一通的地拖效果竟然還好。

老師說下一次要讓我畫課室裡的櫈;

看來已經沒有可以讓我畫的道具了(笑)。




















的確,人是有素質上的分別。

所以世界上有階級之分;

歷史上有人成功也有人失敗。

無法互相明白,

即使關心,也是白費心機。

其實根本就處不來。

明白了,心就可以靜下來。

自責

何苦為別人的事自責

Peace































Perhaps in times such as this,
We no longer want truths,
But the peace of mind.




Sorry,
And may peace be with you.

I wish












to vanish with all the negative emo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