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那誰

下班回到家來就聽到姨丈離去的消息。新年時不是還好好的?有點愕然。說是之前身體不舒服,去了醫院,半夜裡在睡夢中走的。院方發現了通知姨母請她們過去一趟,同時讓醫生替姨丈搶救。然後好像是心跳回復了,但意識仍維持暈迷狀態。醫生的說法是即使繼續搶救也只能是這個程度了。於是在場的沒一個說要救他了--母親說出來時大概也沒發覺那是多麼的黑色幽默。之後便就讓他自然地,慢慢地,終於在早上離開了。之前聽說姨丈患了一種叫做重肌無力症的病,沒有人知道是甚麼,大概是無法控制部份肌肉的意思。病徵之一是舌頭腫脹。母親的想法是因為舌頭腫脹而阻礙了呼吸。怎樣也好,我再一次感受到死亡是事實而不是理論。我嘗試代入想像較為具有實感的情景,因為只是小病入院,姨媽和兩個表姐大概也沒有來得及跟姨丈說些甚麼他便走了。向來我覺得那些電視劇裡的在病榻旁邊哭邊叫病人你不要死我還有很多話未跟你說這種公式的生離死別情景實在太濫情,但是當我站在姨母和表姐的立場一看,且別說未必所有人在生離死別時都一定有很多很多話要說要交代,的確她們沒有跟姨丈道別,他便走了。日常生活裡來來往往的人們且會互相招呼,怎麼最後也最重要的再見就沒能講了。

然後我就想,這個年紀的我們最常為之悲傷的不外乎是愛情,因為那誰離開了,那誰愛上誰了,那誰跟誰訂婚/結婚了,那誰不愛我了,那誰不會愛我了。我不想說甚麼在死亡面前這些都是小事情這等空話,也不特別喜歡宣揚活在當下珍惜眼前人這種流行金句,因為它們聽上去都那麼的空洞無物。只是,只是現在的我想,即使那誰不在身邊很讓人悲傷,但起碼那誰還在某處健康地活著,只要你願意你肯,你還是隨時都可以跟他說你想對他說的話,你還是可以決定如何譜完一個故事,在死亡將所有寂靜無聲地結束之前。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