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

news from nowhere

Month: December, 2008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XI

2008-12-08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的第三個星期一:踏入生日週。

才考完日能試,忽然就要面對生日。雖然有想過搞懷舊派對,但其實自問不是喜歡在自己生日大肆鋪張的人。如果隆重其事後來卻發現根本沒有人關心自己的生日那種感覺豈不太可怕。又一年了,而自己又好像一事無成的感覺也不好。總之生日就好像不是甚麼好事情的樣子。

歐碧說要到深水埗最後一天的電腦展碰運氣,最後竟也成功殺出重圍,帶着戰利品到上環跟我會合。我們到了Lomography store一趟,歐碧終於也被我耳濡目染,買了部Colorsplash,加入了LOMO的大家庭!我則買了一卷LOMO自家的正片膠卷,試試看會出了甚麼新的顏色。

原本我想去日街Spoil吃Wyman推薦的Crunch cake,結果無緣吃到,都是沒有預約之禍。誰說現在經濟不好?星期一的晚上人人都外出吃飯,想找個未full booking的好一點的餐廳都沒有!在此向各位有意請我吃飯的人呼籲:我想吃灣仔日街Spoil Cafe的Crunch cake!謝謝。

結果我們隨便在一間扮意大利但其實佷港式的餐廳解決了這一年的生日飯。其實我也沒甚麼所謂,要大家太破費又不好意思,否則我真的想過跑上The Pawn的。吃的不怎麼樣,但談話的內容就完全搭夠了。

之後歐碧和我兩個不用上班的人士行了落銅鑼灣,在Mary Jane Cafe邊喝點甚麼點等Fi從報館下班。報紙記者那種工作會令人完全失去社交生活,有拍拖也等於沒拍。後來Fi到十二時才來到,我們只好移師Cafe Dream On繼續到一時半。她也竟可以沒個錢來喝東西,還要我們代付吃的和回家的交通費。不禁奇想究竟要是怎樣的男朋友才能接受這種種呢。就那樣我在樓上cafe迎接了我的生日。

Advertisements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X

2008-12-07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的第三個週末:進行高度腦部活動。

比上班還要早起,就是為了去那個位於南昌的考場考日本語文能力試。這麼多年來考過那麼多公開試,完全沒有感覺,書本不帶,筆記本拿去只是想有點東西楂下手掀都無掀過,只是準時交人就算,花得最多心思的可能是打扮,基於一種迷信既不可以太花枝招展但又接受不了自己太肉酸,出得了街又要在考場都感到舒適,尤其不可以令手在冷氣房裡凍僵減慢做卷速度。所有事情都是經驗,考試結果出來好不好很可能不關能力事,而是關乎你對考試模式有多熟識你的臨場狀態如何。雖然我之前說到好像是大難臨頭似的,但實質上我向來的考試策略是溫足100%,從來不貼題不走精面不靠運氣平時也要複習,所以即使我說溫得不夠其實都有80%,要擔心的都是臨場表現。而奇怪的早已呈放棄態度的聽解部份竟還不算全軍覆沒,也許真是在考試改制前放我們一條生路。

下午緊接跟師妹Shandy見面談那出書計劃。在中環荷李活道一帶流連了一個下午,只是說話都覺得非常累。或者我之前出書的經驗太累人,現在聽到或要我再做一次都不期然有種恐懼感。不過成功只會造訪不怕麻煩不怕累的人,所以這次我又是硬着頭皮的做下去吧!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IX

2008-12-05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的第二個星期五:幹點實務。

大大話話都放了兩星期假,各種未處理的事務也不能再置之不理。早上在中環一個非正式的見工,竟然比之前上班還要早起,談完了H&M都未開舖,甚至還趕得及叫一個麥記早餐,但我選擇趁着自己仍是精神飽滿的active mode跑去看家附近的迷你倉,然後跑去找以前的老闆,留了口訊,回到家剛好可以吃中午飯,頓覺早起時間真的好見使。

晚上去了之前去過的畫廊,他們的展覽開幕,在兩間打對面的店之間的小巷中央劃出了一個小小cocktail reception,氣氛很laid back,而且是星期五的夜晚。我去看看順便幫忙打點,也好了解一下畫廊的運作。漂亮的地方總是召集到漂亮(而且有錢)的人,波希米亞得來其實很中產。那樣六時搞到十時多,要把酒水收起擺明趕客,才真正曲終人散。不過那種場景又不是未試過,總之搞event就是那樣花時間花精力,所以懂得投入去玩其實很重要。不過一切還有待商確呢。

回家選擇乘電車,貪它沒太多人,坐上層吹吹晚風又可慢慢看看街景。車上一個老伯一直盯着我看,還要是趨前來看完又看。我心想:老伯你明目張膽左少少喎,都咁大年紀啦,唔好咁變態目及女仔好唔好。我不加理會,幸好這時歐碧打來,我就跟她一直談談到下車,下車的時候經過老伯,他好像對我說了句甚麼,大概是小心仆親之類。

星期日便是日本語能力試,似乎明天都是要閉關溫書了。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VIII


LOMO LC-A
Kodak Elitechrome 100
e to c processing


2008-12-04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的第二個星期四:終於捨得攞相。

前兩個月,影相懶,曬相懶,結果膠卷放了兩個月都未曬。辭工了,立即就拿着我的LC-A去玩,一影影了三卷膠卷。之後仍是懶,過了足足一星期,星期六去罷白田後才的起心肝拿着四卷膠卷去油麻地。香港大概真的多了人玩LOMO,八月照相館平日一天就可以沖好的,結果等了幾天才有相看。早陣子已經開始只燒錄CD不曬硬照,因為實在沒地方放那麼多的照片,而不能漂亮地整理排列照片又令我苦惱。辭工後的大掃除週末,其中花得最多時間的是執相。拿着印有thumbnail的目錄,很用力的盯進去,但其實也看不出些甚麼,有些e to c出來的顏色扭曲得根本想不出原本是甚麼東西,只得回家在電腦看。

拿相之後到了Kubrick領取我的生日電影贈券。我是在大學二年級入的會,不經不覺已經入會這麼多年了,我的會員証還是那麼多年前的橙色設計,背面是一張不堪入目的照片。平日下午的Kubrick沒幾個人,那悠閒真的很好。Amanda和員工們坐在水吧後像在開會,我的害羞不期然回來了,沒敢打擾,只買了一本firenze的筆記本子便離去。Firenze是一個很美麗的名字,我每天夢裡都想回到那個黃金色的古城。本子粗糙的封面上是一個坐在地上的身穿藍色裙子的女孩的背面,我喜歡這個firenze的畫,覺得那藍裙子女孩就是我。

回到灣仔,跟大學英文系同學兼堂友Eldi見面。Eldi從來都是一個很清楚自己想要甚麼,對各種事情自有看法,很有自信的女生,且帶有那一種優等生常有的從容。那點跟我很不相像,所以有時我也搞不懂是甚麼令我們成為朋友。反正我常常搞不懂人家在我身上看到甚麼,是因為我花太多時間在審視自身之上吧。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VII

2008-12-03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的第二個星期三:終於要見見工了。

在畫廊工作的朋友辭職了,知道我有興趣在畫廊工作,便叫我遞交一份CV上去試試。忽然那個星期三下午就收到了那兒經理的電話,叫我當刻去看一看。為表誠意,加上我在日文課前又反正有空,二話不說就答應了,然後飛快的裝身收拾行裝跑出家門。

位於上環荷李活道側的畫廊躲在民居小巷一角,正在準備一個新的展覽,作品是混合媒體的作品,色彩鮮艷的abstract art,不太合我的口味,但看到真實的東西總不免感動。在網上在書上看圖片就只看到平面的東西,但實物就會給你看到作品的空間感質感細節還有藝術家投放了的能量,那就是我喜歡畫廊/美術館的原因。跟經理談了一下,感覺是個很有經驗而且容易共事的人。後來畫廊的老闆來了,大伙趕着給她準備前往某設計雜誌的頒獎禮,說是她除了是畫廊老闆自己本身也是藝術家,有很多自己的創作。為了趕上日文課我也告辭了,路上一邊驚嘆藝術工作者的魄力。

在日本語學校附近忽見一個熟悉的身影,不由自主的就追了上去。在馬路邊,那個人回過頭來,看了我一眼。綠燈亮起,我們又各自飛奔。在走進麥記前,他又再看了我一眼,似是要確認甚麼。於是我決定,下次要給他一個微笑。下次吧。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VI

2008-12-02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的第二個星期二:剪髮往巴黎。

剪髮向來除了是形象更替的重要動作,也是一個儀式。我的頭髮早已長得沒有形狀可言,每天外出前看着鏡中的自己實在忍無可忍,把頭髮留長的念頭消失得七七八八。又再一星期便是生日之期,這個時候把頭髮剪掉
是剛剛好。髮型師或許是見人講人話鬼講鬼話,直說短髮好短髮比較有性格,但我決定相信他。那麼多人說我留長髮好看,我卻總是覺得長頭髮的女生都是一個樣子,而我又太怕自己的真正性格會被一頭長髮覆蓋住。於是我還是變回了一個Bob。只要想到再沒有人留Bob留得如此好看了感覺就很好。髮型師還說我終於胖了點,或者我是比以往快樂了。

晚上應也斯的約去了看法國電影節的開幕電影。跟也斯是在之前的工作上認識,這次是有些事情想談。他是一個很有趣的人,單看外表你不會感到他的學識淵博交流廣闊,而且他還常常遺下東西(笑)。


《Paris》是一個近年很常用的故事結構,把很多不同的人的故事串連在一起,訴說巴黎的電影。沒有所謂的主角或主線,只是由一個剛發現自己得了絕症的舞蹈員為中心,在生命進入倒數的期間,他開始觀察身邊的人的故事。有點像Francois Ozon的《最後的時光》的設定,但《Paris》本身並不是探討死亡這麼沉重的命題,而是透過描述各種不同的人生和人際關係來呈現出現代巴黎的面貌。不是《我愛巴黎》那種對巴黎的致敬和愛慕,而比較像是《Love Actually》的平實巴黎版本。舞蹈員從回憶追回一些過去的遺憾,他那單身帶着三個孩子,早對愛情失望的姐姐(Juliette Binoche)因為弟弟的鼓勵開始對愛情重燃希望。她的新愛人的前妻四處覓愛,最終卻命喪於交通意外,他拿着她的骨灰跑到二人初到巴黎時的高樓天台把骨灰撒下。大學教授的弟弟身為建築師,又有賢淑太太,人生似很美滿,令教授感到自己相對人生一事無成,毅然跑去做紀錄片節目主持。舞蹈員家對面的一個漂亮的女子大學生,吸引了年長的教授,二人發展了師生忘年戀後不久,女生另交大學生男友,教授頓時失戀,更添傷悲。還有各個零零碎碎的人物故事。很平實的,故事也不特別引人入勝,但總的感覺不錯。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V

2008-12-01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的第二個星期一:赤柱。

辭職的時候,其實是打算每天在家準備十二月七日的日本語文能力試的,但結果每天都外出玩了,回到家已沒有精神溫習。今天剛坐下來想做past paper,你就打來了,說不如去哪兒走走。白泥白田南丫島我才去過了,一時想不到還有甚麼地方想去。今天開幕的Vivienne Westwood展你又沒興趣,也沒甚麼電影好看。結果我們又再一次乘巴士去了赤柱。

我穿了那件izzue藍色外套,你問我是否去上學。或者你不記得你之前已經揶揄過我一次,說買校褸買大地牌不就可以。車子搖得可以,呆呆滯滯的到了赤柱,非常走馬看花的繞了一圈,在海傍見到一對拍結婚照的情人和一輛古董Mini,米色的美極了。你說如果車是你的你會把車頂和車內鬆成啡色。我想我要先儲錢考車牌。然後我們就坐在星巴克的露天茶座,我要了一杯聖誕限定的Toffee Nut Latte,你的Cherry則出了事,我抱怨那個禮物盒糕點不夠精美。你在不准吸煙的地方自便起來,星巴克的員工在店裡只顧說是非所以看不到。我們隨便說着甚麼。我想起Sophia小說裡,星期一的海邊,也有一對男女在對話。忽然我們的生活竟變成跟隔鄰枱說法語的外國人般一樣悠閒。

這時,你指着天上的月亮說:一輪皎月。原來月亮已經出來了。我笑你那文皺皺,你以為我笑你說錯了。天色沉得很快,新月的上方忽然出現了兩顆近乎對稱的星星,左邊的比較大顆,右邊的稍高。你笑說:天空在笑。我想說你無聊,奈何那真的很像一張笑臉。你說那很幾米,我覺得童話變了真實有點奇怪。你再說:如果那是一個滿月,他便是O嘴。我給了你一個白眼。那時我們都不知道,那是二十年才一遇的天文現象,那兩顆星不是太空星群裡任何的星,正是木星和金星。現在我有點後悔沒有把那笑臉拍下來。那個赤柱的夜空是那麼的美麗,跟我之前為了工作買的晚裝裙是同一個紫藍色。一雙眼睛跟一個微笑托在那片紫藍絲絹之上顯得格外光亮清脆,像Swarovski的水晶飾物。宙斯和維納斯的笑臉下方的美利樓安靜得很典雅,看上去竟有點像雅典山上的神殿。在香港大概再沒一個地方可見到如此夢幻的畫面。

木星,十二月生的人馬座的屬性星球。金星不用說當然是愛神的星球。如果我是古代的智者,不知會如何詮釋這個玄機呢。





轉載自:蘋果日報 2008/12/02

20 年 一 遇   月 亮 笑 哈 哈

【 本 報 訊 】 近 來 叫 人 苦 惱 的 事 太 多 了 , 無 語 問 蒼 天 , 祂 卻 在 黑 夜 的 暗 角 展 笑 。 中 國 大 陸 、 澳 洲 、 泰 國 、 台 灣 以 至 香 港 , 整 個 東 半 球 , 這 夜 都 笑 了 。 差 不 多 20 年 一 遇 的 天 文 現 象 , 在 百 年 一 遇 的 全 球 經 濟 蕭 條 中 出 現 。 錯 過 了 , 不 用 愁 , 笑 臉 在 2036 年 還 會 展 現 。
彎 彎 的 月 兒 上 , 左 邊 是 金 星 , 右 邊 是 木 星 , 恰 恰 拼 湊 成 一 張 可 愛 的 笑 臉 。 讀 者 Getting Lau 在 元 朗 上 空 清 楚 看 見 那 笑 靨 迎 人 的 黑 夜 , 他 和 東 半 球 數 以 十 億 人 , 在 香 港 時 間 昨 晚 8 至 11 時 左 右 , 都 有 緣 看 見 這 張 笑 臉 。


zoom

– 台 北 –
笑 哈 哈 的 月 亮 與 台 北 市 摩 天 輪 相 映 成 趣 。
台 灣 《 蘋 果 日 報 》


zoom

– 曼 谷 –
泰 國 曼 谷 上 空 的 笑 臉 暫 緩 了 緊 張 局 勢 。
互 聯 網


並 非 特 殊 天 文 現 象


zoom

– 廣 西 –
月 亮 難 得 一 笑 , 柳 州 市 民 情 不 自 禁 向 祂 揮 手 。
新 華 社

香 港 天 文 學 會 會 長 梁 淦 章 解 釋 , 這 並 非 特 殊 天 文 現 象 , 只 是 兩 顆 行 星 這 段 時 間 與 月 球 接 近 , 又 剛 好 構 成 狀 如 雙 星 報 喜 的 有 趣 圖 案 。 在 香 港 , 由 於 光 害 嚴 重 , 市 區 肉 眼 只 能 看 見 較 亮 的 行 星 , 因 此 反 而 更 能 清 晰 看 見 笑 臉 。 由 於 月 球 每 天 移 動 角 度 變 化 較 大 , 今 晚 已 很 難 看 見 這 張 笑 臉 。
1998 年 4 月 23 日 , 地 球 上 空 曾 經 出 現 過 一 張 愁 眉 苦 臉 , 當 時 的 彎 月 是 向 下 墜 的 , 當 年 的 亞 洲 金 融 風 暴 還 沒 有 完 結 。 澳 洲 悉 尼 氣 象 廳 觀 星 學 家 Nick Lomb 說 , 錯 過 了 昨 晚 , 就 要 待 至 2036 年 7 月 21 日 , 笑 臉 才 會 復 現 。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81202&sec_id=4104&subsec_id=11867&art_id=11919855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IV

2008-11-29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的第二個週末:石硤尾白田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冬令藝墟。

















 
LOMO LC-A
Fujichrome Velvia 50
e to c processing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III

2008-11-28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的第一個星期五:購物。

其實真的很久沒逛街。之前工作忙沒空逛,現在沒工作沒有錢又不想買東西。天氣轉涼,我的冬裝還夠我天天換,也沒大必要買新的。適逢舊同事告知I.T.開倉,內裡的女人天生購物狂開始蠢蠢欲動,給了自己一個藉口這麼久沒逛街總要出去接收一下當下潮流情報,於是趕在星期五傍晚前還沒有太多人的時段去了一趟。一去就是不得了,連搭升降機都要排隊,而終於上到去了,再而在一個個被人群圍着的亂葬崗裡殺出重圍後,還得大海撈針。眼看不是款式不好過時就是破破爛爛,都沒甚麼好貨色留下的樣子,但既然難得來到就儘管看撈一撈,給我撈着一件曾經看上眼的as know as白襯衣三五折出售,正想就此退賽離場之際,在一排衣架上被一件深藍色外套吸引了目光,隨意拿起來看,款式很是中意尺碼又剛剛好,再看招牌:Comme des…

……賴野。

拿着衣架思考了幾分鐘(真是很痛苦的幾分鐘),最後抱着兩件衣物直奔收銀處,一邊心裡罵自己真犯賤,之前H&M x Comme des Garcons又懶型唔去排隊,現在又要買CdG的倉底貨……

不過,千金難買心頭好,雖然要先乾洗一下才可以穿,都是很開心的。

呼吸

二十六歲的生日,我仍在呼吸着。

聽着最喜愛的《天使愛美麗》Soundtrack和莉莉周的《呼吸》,我坐在我可愛的黃色小房間裡打這一篇關於呼吸的日誌。一邊facebook不時傳來似近還遠的生日祝福。我掂記着剛拿去乾洗的CdG外套,如果能穿得漂漂亮亮的去看Vivienne Westwood的展覽該有多好。生活裡各種大大小小的煩惱在空氣中輕柔的飄浮着,我讓自己氣定神閒的想電影想各種美麗的事情。母親給我買回來的美心Angel Cake,我在一片白雪上灑上金黃的蜜糖脆脆。這樣的生日實在太好。






呼吸 Breath (Soom)

韓國 / 2007 / 彩色 / 84 min
韓語對白,中英文字幕
導演:金基德 (Ki-duk Kim)
主演:張震,河正宇,朴智娥


2008-11-27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的第一個星期四,終於可以靜下來在家中看看影碟。

悠長假期的頭兩天,大好的星期六日,我用了來執拾房間。好好的整理了一大堆的VCD,把看過的和未看過的分開來,然後再根據國家分類(全都是劇情片,分Genre沒意思)。後來發現有些VCD不翼而飛,有些完全想不起何時買/看了,未開封的塞滿了一箱子。曾經有一段日子,不用工作,我每天就看VCD看書那樣過,追看那些經典電影外竟然還可以一口氣看完上千頁的The Lord of the Rings,那段久違了的悠閒而充實的日子,現在應該可以再現吧。拿起《呼吸》,大概是因為之前剛看了金基德的《悲夢》。

開始時的感覺只是金基德真懂選演員,他基本上把日本和台灣最頂尖的性格演員都找來了,而且全套電影裡用不着他們說一句韓語對白。又或者像朋友所說的,金基德的電影就是要表達那種語言的不需要,戲在沒有對白的空間就演出來了。也就是說,不說對白就演不了戲的演員是不能演金基德的電影的。

要大口大口的呼吸,因為愛讓人窒息

這又是一個奇異的故事。故事雖然由一個很正常的設定開始,但就完全不跟常理發展,而導演顯然刻意創造很多問題而又刻意拒絕提供任何答案,留下很多空白的同時,故事結構本身卻又絕不單調空泛。在我看來,導演似乎是要觀眾們別要執着於所謂的情節上的合理性,而將着眼點放於落在非常理的情況下的人物們的心理變化。

開始時,女人發現丈夫有婚外情。最後,丈夫結束了婚外情,她跟丈夫重修舊好,一家三口樂也融融。但在那之前要經歷甚麼呢?那就是電影的命題。

女人是一個雕塑藝術家,終日困在家裡工作和照顧年幼的女兒。似乎那就意味了女人潛在的神經質(而她的確很能演精神病,她在《悲夢》裡被嚇致神經失常的小田切讓的前女友角色尤其出神入化)。得知男人的婚外情,她沉默了。這時電視新聞正播放死囚張震自殺不遂的報導。就在這兒,故事開始脫離正常的軌道。

女人駕車前往張震所在的監獄,訛稱自己是張震的舊情人,要求探訪張震。原本須被完全隔離謝絕探訪的死囚,獄長卻不知為何網開一面。在這兒,獄長本身就是一個迷般的存在,導演只透過閉路電視的鏡頭和螢光幕畫面,還有在探訪期間毫無先兆地響起的鐘聲來代表獄長神秘而權力的存在,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無形的上帝之手,由始至終暗中監察甚至控制兩位當事人。而那到底是純粹的好奇還是惡意,是一種變態的偷窺慾望,還是有更深層的目的或陰謀,電影到最後仍是沒有交待。

女人見到張震就像見到老朋友一樣一股腦兒說自己的事。她提到兒時一個接近死亡的經驗,死亡就是無法呼吸以後的事情。張震看着這個素未謀面的奇怪女人竟然就被吸引了(正常都會覺得她是腦袋有問題吧,不過電影裡所有人都有那麼一點不正常的)。然後女人就開始了每天前往探訪張震,展開了一個愛的儀式。張震只不過是儀式裡無辜被犧牲的祭品,只是那真相他,還有身為觀眾的我,要到很久以後才發現。

女人第一天把會面室佈置成春天的景色,代表了愛情裡二人相識的第一階段。時值深秋,女人卻穿上春天的裙子,拿着鮮花和印有萬花嬉春景象的海報,來到監獄。張震進入會面室時,赫然發現全間房子都被貼上了春天景色海報的牆紙(最妙的是佈局精緻得連那個intercom的位置都小心開了洞),女人從手提音響播出春天的樂曲,在他面前載歌載舞(獄卒也在場,所以那情景可謂相當gag)。然後音樂停了,二人正經八百的對坐着談話--說是談話但其實一路只是女人滔滔不絕地說自己的事情,張震在電影裡一句話也沒說過。迷般的獄長卻又任由女人自把自為,但當張震想和女人接近時,又會在關鍵時刻作出阻撓。女人總是在張震被押回監房時給他一張自己的照片當是定情信物。張震走後,女人又變回之前的撲克臉,並把精心佈置通通卸下離去。

女人第二天把會面室佈置成夏天的景色,代表了愛情裡二人開始交往的階段。這次女人又再提到了那次窒息差點死亡的經驗。那就像是一種暗示,象徵張震將要面對的死亡。獄長每一次的逐點延遲按鈴,那被暗許的關係發展帶有一種懸疑奇異。

這時女人的丈夫開始起疑,在第三天的時候跟蹤她至監獄門前,不知存心攪破壞還是純粹惡作劇的獄長讓他透過閉路電視看女人和張震在秋天景色的會面室裡面擁吻--其實那就是女人和丈夫想識的情景,女人在跟張震重演一次自己跟丈夫昔日相戀的經過。雖然丈夫要求女人不要再去見張震,並決定終止婚外情,但女人最終還是未能自已的再去了一次,為了要完成冬天的部份,把儀式完結。那亦是最令人意想不到的結尾--沒有冬天景象的牆紙,沒有歌舞,女人把衣服解開,二人就那樣在會面室裡糾纏--那就是愛情到了最後只剩下純粹的慾望的時候--女人忽然把張震的鼻子捂住令他無法呼吸。愛到最後令人窒息。

之後女人走出獄監,跟丈夫女兒三人玩雪,一家樂也融融,那就是電影的結局。透過將愛重演,投射於代罪羔羊身上,再將之消滅的這個儀式,便能將過去潔淨,重新開始新的生命。而死囚張震,最終還是得死,在這電影中他只是一個無意志的scapegoat。他在牢獄裡對女人的情思,獄友對他的情慾,都是無意義的。電影到最後才交待張震原來是殺死妻子和孩子的重犯,但至於他為何那麼做,已毋需交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