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開動

明天便要上班,結束我的長假了。整整三個星期沒有上班,有點擔心會不慣。但實情是在家裡也悶了。基於這樣那樣的原因我結果沒有去旅行,總覺得這個假期過的有點浪費,下定決心要寫完的小說也沒寫完。是看了很多書很多電影,但這些平時都做的,只不過做得比較多而已。也沒有怎麼出去玩。首先第一個星期吃壞了肚子,吐了一整晚,之後都不敢輕舉妄動,當自己是病人。第二個星期冷得要死,也就躲在家裡,當自己是受不了寒的美女。第三個星期跟自己說要發奮寫東西,又把自己關了起來,當自己是電影裡那些作家,結果也不是寫了很多。發現自己最好的狀態是在午夜之後,已經太遲,都不剩幾個午夜了,上班後更不能熬夜。其實最害怕的是自己到了甚麼都提不起勁的年紀,沒想過自己會不再喜歡旅行看書看戲寫作。有點覺得是後遺症,現在還未恢復元氣和繼續下去的信心。謝卓菲請辭後西九管理局那邊說要調整薪酬,但其實真的不關錢事,文藝工作本來就很讓人氣餒。別的行業的人還可以說服自己只是做一份工作,文藝工作者會質疑事情的本質,最後自己變神經質。是真的很麻煩。我已經到了一個地步就是只要做一個好人就好。如果二零一一年還能遇到些真心欣賞我的人,我會很感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