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完結。開始。

等了一日兩夜,一路推遲寫這久違了的一篇日誌,直至我幾乎以為這持續好久的延期,為的就是一再的延期。我不時都害怕的想,會否這一等就成為無盡期的等待;就像我一直等自己再拿起畫筆繼續那久遠的畫家夢一樣,結果會變成心裡一個默許的無疾而終。如果我像當初捨棄畫畫一樣捨棄寫作,那我的人生還會剩下甚麼。想到這兒,背部不禁涼了半截。沒有要做的事的人生是可怕的。而我為了能夠重新寫作,熬過了三個年頭的可怕的沉默和空白。很多字句,浮現腦際了,卻也按捺着,冒着忘記的危險不寫出來,就為了這一天,我準備好再寫作的一天的到來。事到如今,你叫我怎麼可以接受等待的盡頭原來是空白。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做錯了,會否等得太久以後我僅存的能力都會消失了。如今我只有一試。

做了四年半的工作,工作的內容已然耳熟能詳,發揮自己的興趣和能力,找到了無人能替代的崗位,也摸索到進退的力度,公私的平衡,當中的人和環境成了第二個家,晚上關了燈也還悠然的穿梭於漆黑的圖書館的書架之間。人是習慣的動物,越是安穩越是習慣,就越難要人改變。然後我開始跟自己說,其實這樣一直下去也可以的。真是危險的想法啊。

星期五最後一個工作天,把最後的電郵處理掉,關電腦的時候,跟之前在同事給我辦的惜別會時一樣,都沒有怎麼傷感。我已經不是年輕時那個多愁善感的,會為離開工作的同事和公司而傷心好一段日子的我。成年人的生活很快也很無情,不像被困在每天如一的漫長時空裡的學生時代,每天都有無數的人在自己的生命中進進出出,如果有人為你的離去婉惜一天你已經賺了。這雖然非常令人離過,但我也經已接受了。因此只有成年人才可以笑着說再見,說離別其實並不傷感。因為我們已經明白甚麼叫天下無不散之筵席,還有離開不是為了回來,而是為了活得更好。只有這樣,才能令不可避免的分離有所意義。

星期六趁着人少回去收拾,看到了剛進公司時的照片。我們那時是多麼的快樂無憂,多麼的年輕啊。看着那時的自己,那時的你,你,你和他,我心頭一熱,眼裡就要流出淚水來。我們都已長大,各自走向不同的人生了。不可避免的分離和淡忘,是為了要大家往後都活得更好。我是這麼想的,雖然仍然不能按捺的傷心了一陣子。我們其實從來都不屬於一個地方,我們都只是在等待,等待完結的一天,等待再開始的一天。而我的這一天,等了四年半,也終於要來了。因此我要笑着說,天下無不散之筵席,還有離開不是為了回來,而是為了活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