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

news from nowhere

Month: November, 2011

小王子

對甚麼都提不起興緻,覺得所有事情都沒甚麼大不了,想必是老化的象徵。就連這種心情的轉換,都覺得沒甚麼大不了,因此甚至沒有寫出來。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哪。前晚在家裡覺得很悶,閱讀中的書又全都是些很累人的東西,結果拿了本<小王子>出來重讀一遍,半個晚上便看完了。

中學的時候忽然有一陣子的<小王子>熱,每個同學手上都有一本pocket size英文譯本,好像才二十元,家長日那天禮堂裡擺的書攤有售。那時那本<小王子>在移民搬家留學的某一個時間點裡弄丟了,現在重讀的那一本是最近在深圳少年宮書城買的上海譯文出版社的法英中三語版本,硬皮裝才三十多元人民幣。

當年讀<小王子>,沒甚麼特別感覺,甚至還有點狐疑,這麼奇怪的敍述,這故事好在哪裡?十年後再看,才懂得感動了。這故事是給失落了童真的成人看的悲傷的童話,當年仍是個孩子的我,難免看不懂。當你忘記了如何單純的為愛而歡樂和悲傷,而成為了故事裡的國王,虛榮者,醉酒漢,商人,點墱工人,或地理學家,面對小王子對他的玫瑰花的純粹的愛,和狐狸為小王子所「馴養」的啟示,是否會想起當年畫的吞了大象的大蠎蛇,想起那些或許對所有人來說都沒甚麼大不了的,卻只對自己具有重大意義的東西,心裡是否有一點酸酸的味兒。

Advertisements

何以寫詩

或是妥協了

還是接受了

然後忘記了

慢慢地

自我在消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