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

news from nowhere

Month: January, 2007

Recoiling

可否消極地積極

Advertisements

流行曲

我不太喜歡流行曲。那也許跟小時候除了卡通片時段便沒有電視看有點關係。但我聽到好聽的流行曲,還是會分辨出來。只是不會着迷,不會因而去買唱片抄歌詞唱K看演唱會就是了。近年發現流行曲的歌詞有催情作用,也會引用一下,但不會濫用,因為雖然多愁善感,但也不屬於濫情,而且太多人用便變俗氣,也不喜歡。近年也發現了流行曲另一個作用:又是被濫用了的集體回憶之說。一首《某年仲夏》令我嗅到中學時期仲夏夜的營火晚會的氣味;《彭小姐》和那對九七回歸的莫名傷感;《友共情》又令我想起當年終於到了白色校裙剛好合身,燙頭髪又不怕被人說發姣因為所有人都開始愛美的年紀,當所有人都叫我咩咩或者瑪莉小綿羊(包括中文老師),好像很團結互助互愛(只限戲弄老師時),畢業時的交換記念册要寫滿滿幾頁,最後一頁一定加一首《友共情》歌詞然後用公仔膠紙封起的年代;《熱血青年》讓我回想起初到港大報到的激動和鮮橙色的頭髪;《The Best is Yet to Come》和那段多愁善感的年月;《露絲瑪莉》就是大家都感到終於見到一個比較有性格而且有意思的女歌手,開始不再穿裙子而穿西裝外套和爛牛記,和常常被人問及瑪莉走了去邊度的那個夾Band的Year 2時光;還有很多……尤其是在英國時每天都聽着的《Monica》令我每次再聽身體就感覺到倫敦的冬天那種灰暗和濕冷。不能避免的,原來流行曲也標誌了我的存在。

今天不太快樂。看得見的將來也不太快樂。所以只要低頭工作,不要四處張望。所以要回到回憶中的以前,換個風景。這些風景中,也有流行樂韻。不再討厭,但覺懷念。

Omen/Penance

Suddenly I feel vulnerable. I knew it. I had abandoned myself too much and I have to suffer the consequences. My self-confidence will leave me. I will not get work done as expected. I will feel weak before the coming challenges and my reluctance to deal with them will manifest and magnify so much that I will be nothing but a total failure. I will lose all interest in all things around me. People will lose their faith in me.

I will feel so wretched and I would rather suffer it now in all its imaginary force, hoping that by suffering in advance I will be spared some of the wretchedness that is to come.

爺孫的對話之二

爺爺明天便回美國了。
在酒樓吃過飯後,大伯大伯娘二伯都上來家裡拍照。
之後,爺爺忽然對我說:「爺爺又同妳講個笑話咯!」
心中暗叫不妙:唔係呀?呢度咁齊人!又玩講笑話?
(欲知詳情,請參考不知多久以前的entry)
果然:「妳幾時請飲,記得話我知,爺爺即刻返黎咯!」
然後當然是哄堂大笑:「呢兩年好喇!」「呢d野邊話得埋,可能閃電結婚呢!咁可能唔使等出年過年添咯!」「唔使,可能下個月就返黎喇!」
我啞左。

仍在等一個偶然

今天我這個自閉兒童忽然變得旺場-中午跟歐碧Gigi和Fi午饍,少有地熱鬧的一個飯局;Gigi的contract完了,以後就少一個吃午飯的伴了。說起很怕會幹起一些自己從來沒想過要幹的事,但的而且確,我們又有誰不是已經走上這條路?我喜歡這樣聚在一起吃飯。不用想那麼多,想見的時候,大家自然就在彼此伸手可及之處,其實這樣也很好。另外歐碧起了一個很好的比喻,對比女生揀男友和揀衣服,真的很準確,遲些也要寫一寫。

中午,在我困在辦公室椅上像一個阿婆般又凍又周身骨痛之時,久未露面的梓打了通電話來,說有空不如見過面。嘩,Madam,依家兩點幾咋喎,點都等到五點半我放工喇。結果因為梓的苦苦黐纏我一夠鐘便飛奔離去了。才星期一便這樣,唉。不過難得Madam有空。結果我們踱步到銅鑼灣,在星巴克坐着閒談。兩個人馬座,一個很有靈性,一個只有名字有個靈字,走在一起卻異常舒服。我把手放在梓的手心,然後我們合上眼。

在一條馬路上,電車軌劃過它的中心。我站在馬路中央,沒辦法向前走。一張紙條落在地上,我腑身撿了起來。我打開紙條,上面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字,其中兩個字是:如果。我看了紙條,微微笑了。我把紙條摺起來放進口袋,然後往前走。天知道我正往哪裡去。

張開眼睛,再合上。

在一間咖啡館中,我獨自坐在一旁等待着。秋天來了,我仍坐在同一個地方等待着。我在等甚麼?你在等一個不會來的東西。你在等一個偶然。

八時,約了出版和009和咳神。梓也留下來聽。然後梓的朋友又加入,變成很熱鬧的一晚。慢慢的,原本很累的身體不再累了。梓不停說我的朋友很有趣。我心想其實你更有趣吧,會塔羅占卜自命Bi-sexual的懲教Madam。其實都不過物以類聚。跟大隊去吃一個晚飯(其實沒有胃口吃,現在肚子倒很餓了)。然後「很浪漫的」坐沒幾個人的電車回家。洗個澡,寫一寫xanga,便得睡了。明天在辦公室,有新的東西要做,有新的書要看。每天都是新的,只想要一個新的心情。

今天,身邊很多人。

但我仍在等一個偶然。




PS 只是方便阿梓,姑且再在這兒放一次:
http://hk.myblog.yahoo.com/lifejam-009
http://hk.myblog.yahoo.com/y-drawing
(我要收廣告費了,都說我的xanga讀者不少的嘛,哈哈)

2nd League Hotungnians vs Hysan

原本說可以湊夠兩隊共十八人的,結果少了三分一;就是這樣的吧。
原本說寒冷天氣警告的,結果是炎熱乾燥加大風沙;就是這樣的吧。
原本想着感冒未清還是不去了的,結果還是去了還打了兩個回合還要拿了一度;就是這樣的吧。
第一次at bat糊糊混混的打了去內野,竟然沒有被out還可以pass ball上二壘,之後還可以在混亂中完整無缺的回到本壘,莫名奇妙的拿了一度;就是這樣的吧。
第二次at bat未熱身便被推了出去,打了一支很爛的卻竟然可以又再pass ball上二壘,但之後在滿壘的情況下在三壘被out,才發現自己起碼也該搏盡點鏟一下壘,而當我再想到對方有八成機會會因為跑者鏟壘而失誤,更加後悔自己不夠決斷;就是這樣的吧。
防守也不見得比攻擊好,又慢又發呆,簡直不能接受;就是這樣的吧。
最後還是何東以whole perfect結果勝出,而得分只知道是多於九度,因為如果先攻的一方領先九度或以上便可以終止最後一回合下半的賽事;就是這樣的吧。

心計

這個世界有很多奇怪的人
幸福的定義就只能是找到理想對象
不停騎牛揾馬的過程中沒有幸福卻充滿計算
而他們看到快樂的單身人仕
又要妒忌他們竟然可以單身而快樂
不住的要「關心」人家的未來幸福
但其實人家根本已經很快樂
甚至比那些分秒為一張長期飯票苦惱的人快樂萬倍
因為他們不需要由他人來決定自己的幸福
也不認為高質的戀愛等於嫁個有錢人
如有一天他們真的戀愛了
他們會是世上真正幸福的人
而他們的幸福會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因為他們從來不用在戀愛的過程中算計

Don’t cry over spilt milk

收到一個電話
即刻好唔開心
其實一直都sense到
但因為未有人証實
而且又開始新工一排
所以繼續扮唔知唔理
今日真正獲得這消息
令我終於要正面面對
好自然我又係度諗
早知果時唔應該咁
最衰阿邊個搞到咁
但其實我好清楚
當時係我做既決定
依家當然要自己負責返
我要做既野係自救而唔係怨天尤人
Don’t cry over spilt milk
我媽係我小學已經教我
加埋Rome was not built in one day
我依家大個左終於明白
要堅強要成功並唔係兩句idiom咁簡單
不過我會令自己做得到
我會做到
然後話
I have tried my best and I have no regret

有人上報紙

日期:2007年01月25日
抑 鬱 畫 家   血 光 之 Joy



● 若 說 畫 碟 反 映 人 生 觀 , 則 Karina 的 畫 碟 合 地 只 有 4 種 顏 色 。 至 於 創 作 靈 感 , 源 自 她 的 創 傷 童 年 。
暴 力 畫 作 , 即 時 想 起 丸 尾 末 廣 那 些 連 肝 腸 也 挖 出 來 的 血 淋 淋 畫 面 , 是 為 增 加 官 能 刺 激 。 對 性 格 內 向 的 Karina 而 言 , 卻 是 一 種 發 洩 , 利 用 黑 紅 兩 主 色 , 把 油 彩 像 倒 水 般 傾 注 到 畫 布 上 , 作 品 不 是 自 毀 就 是 血 紅 , 令 人 一 望 生 畏 。 但 血 紅 背 後 , 她 要 訴 說 的 , 並 不 是 要 渲 染 暴 力 , 而 是 想 將 內 心 的 不 安 情 緒 發 洩 出 來 , 透 過 一 幅 幅 畫 作 , 將 所 有 舊 有 痛 苦 記 憶 都 消 滅 掉 。

記 者 : 黃 潔 蓮   攝 影 : 楊 錦 文 、 伍 慶 泉
場 地 提 供 : Coffee Cat Kitchen

怨 念 女 孩   Karina



● 照 片 都 沒 父 親 。 兒 時 的 Karina ( 右 ) 活 在 父 親 的 暴 行 陰 霾 下 , 罹 患 了 抑 鬱 症 。
只 有 24 歲 的 Karina , 三 個 月 前 以 「 怨 念 女 孩 」 之 名 在 Blog 上 發 表 她 的 畫 作 , 並 訴 說 她 患 上 抑 鬱 症 、 有 自 殺 傾 向 的 短 暫 人 生 … …







● 《 經 痛 》 : 受 經 痛 之 苦 而 畫 的 畫 , 除 了 大 量 紅 色 , 還 貼 上 了 一 片 衞 生 護 墊 。



聽 見 爸 便 起 疙 瘩
外 表 斯 文 、 個 子 瘦 小 、 說 話 帶 點 嬌 嗲 的 Karina , 誰 想 到 畫 作 竟 大 量 使 用 血 紅 色 , 極 具 血 腥 與 暴 力 之 意 。 她 說 二 十 多 年 來 , 每 日 都 活 在 爸 爸 的 陰 影 下 , 一 聽 見 「 爸 」 已 起 疙 瘩 , 但 凡 看 見 吸 煙 飲 酒 講 粗 口 的 男 士 , 她 也 會 想 起 爸 爸 。 她 爸 爸 在 酒 樓 當 侍 應 時 學 壞 , 她 發 誓 日 後 要 找 對 象 , 也 不 會 選 擇 當 酒 樓 侍 應 的 。
對 爸 爸 如 此 仇 恨 , 全 因 小 時 候 受 家 庭 暴 力 影 響 深 遠 , 從 小 成 了 父 親 的 出 氣 袋 , 他 一 不 高 興 , 便 會 對 她 及 媽 媽 拳 打 腳 踢 。 「 媽 媽 我 如 果 爸 爸 打 我 就 叫 『 救 命 』 , 上 差 館 是 常 事 。 那 年 代 的 警 察 好 衰 , 只 勸 說 一 句 : 『 男 人 飲 大 係 咁 喇 , 床 頭 打 交 床 尾 和 。 』 誰 知 回 到 家 , 爸 爸 一 手 扯 媽 媽 的 頭 髮 向 牆 上 一 撼 , 怪 她 去 報 警 。 」 目 睹 這 些 場 面 , 除 了 哭 也 沒 他 法 , 她 怪 自 己 不 能 保 護 媽 媽 。 自 此 , 她 變 成 驚 弓 之 鳥 , 每 晚 都 不 敢 睡 覺 , 總 會 豎 起 耳 朵 , 聽 聽 爸 爸 有 沒 有 再 虐 打 媽 媽 , 確 保 全 家 人 都 睡 了 , 她 才 敢 入 睡 。



把 痛 苦 化 為 血 水
家 庭 暴 力 , 還 影 響 了 她 個 性 較 內 向 , 社 交 圈 子 一 向 較 狹 窄 。 到 了 中 學 時 代 , 曾 試 過 在 堂 上 大 哭 , 也 曾 試 過 割 脈 。 但 直 至 她 中 學 畢 業 , 在 青 少 年 中 心 上 班 , 跟 社 工 訴 說 家 庭 的 不 快 事 , 社 工 建 議 她 去 睇 精 神 科 , 才 發 現 患 上 抑 鬱 症 , 情 況 已 去 到 中 度 。 「 那 時 有 自 毀 傾 向 , 要 吃 大 量 藥 物 控 制 情 緒 。 這 兩 年 間 試 過 自 殺 兩 次 , 住 過 醫 院 , 也 住 過 精 神 病 院 。 本 來 在 藝 術 中 心 修 讀 設 計 課 程 , 也 因 自 殺 事 件 而 輟 學 。 」 到 康 復 出 院 , 雙 手 可 以 郁 動 , 又 再 重 拾 畫 筆 , 這 次 她 的 畫 風 也 改 變 了 , 她 把 童 年 所 受 的 傷 害 , 抑 壓 在 內 心 的 痛 苦 , 都 畫 在 A3 尺 碼 的 玉 扣 紙 上 , 畫 中 的 主 角 , 是 可 愛 少 女 的 模 樣 , 但 卻 是 活 在 血 紅 的 環 境 中 。 每 幅 畫 都 附 上 她 作 畫 時 的 心 情 告 白 , 網 友 的 回 應 及 支 持 令 到 她 很 感 動 , 想 不 到 把 畫 作 公 布 在 Blog 上 , 會 得 到 正 面 的 反 應 。
除 了 畫 作 , 還 有 一 些 行 為 藝 術 , 她 把 那 些 血 腥 畫 , 注 入 水 , 再 放 進 冰 箱 使 之 冰 封 , 代 表 把 仇 恨 及 不 快 事 都 冷 藏 起 來 。 及 後 她 還 嫌 不 夠 , 又 用 熱 水 淋 在 冰 塊 上 , 使 之 溶 掉 , 然 後 再 將 畫 作 燒 掉 , 要 徹 底 將 仇 恨 消 滅 。



男 友 是 最 佳 療 傷 膏



● 《 扯 頭 髮 》 : 童 年 時 代 曾 目 睹 母 親 被 父 親 虐 打 , 給 她 留 下 心 理 陰 影 。
不 過 思 想 較 保 守 的 媽 媽 , 看 見 她 的 畫 作 , 就 不 大 支 持 。 「 她 說 我 的 畫 好 恐 怖 , 問 我 可 否 畫 些 開 心 的 畫 , 但 我 真 的 沒 有 甚 麼 開 心 的 感 覺 , 又 怎 能 畫 到 開 心 的 畫 呢 ? 」 媽 媽 不 支 持 她 的 畫 , 亦 不 支 持 她 把 自 己 患 有 抑 鬱 症 的 事 告 訴 他 人 , 怕 人 家 會 當 她 「 黐 線 」 。 相 反 , 跟 她 拍 拖 三 年 的 布 卻 對 她 百 分 百 支 持 , 「 拍 拖 之 初 , 我 也 不 知 道 她 有 情 緒 病 , 因 為 她 掩 飾 得 好 好 , 最 初 還 以 為 她 只 是 愛 發 小 姐 脾 氣 。 及 後 發 現 她 患 有 抑 鬱 症 , 惟 有 去 學 習 如 何 引 導 她 去 做 一 些 令 她 開 心 的 事 , 要 循 序 漸 進 , 不 能 迫 她 , 也 不 能 碰 到 她 的 傷 口 , 真 的 要 很 高 技 巧 , 我 還 在 摸 索 中 。 」 這 個 男 友 , 真 的 不 易 做 , 除 了 要 安 撫 情 緒 大 上 大 落 的 女 友 , 又 要 調 息 母 女 間 的 意 見 分 歧 , 還 在 經 濟 上 支 持 女 友 發 展 創 作 事 業 , 希 望 她 能 夠 開 拓 一 條 路 。





a.Karina 把 以 前 的 慘 痛 經 歷 寫 在 筆 記 上 , 然 後 撕 下 來 塞 進 兔 子 的 頭 , 並 把 牠 「 殺 死 」 , 代 表 將 所 有 恐 懼 消 滅 。


b. 病 發 前 的 畫 風 較 少 女 , 沒 有 那 麼 血 腥 , 還 有 點 似 奈 良 美 智 的 作 品 。


c. 中 學 時 期 曾 試 過 割 脈 自 殺 。


d. 《 惡 命 》 是 她 於 去 年 底 抑 鬱 病 發 時 畫 的 。


e. 現 時 在 信 和 商 場 租 下 一 堵 牆 來 展 示 她 的 畫 作 。


f. 男 友 布 對 她 百 分 百 支 持 , 就 算 知 她 有 病 仍 不 離 不 棄 。


g. 《 我 的 耳 朵 住 了 一 隻 魔 鬼 》 : 因 為 天 生 兜 風 耳 , 小 一 時 被 同 學 訛 說 她 耳 內 住 了 一 隻 魔 鬼 , 致 使 沒 人 敢 跟 她 做 朋 友 。



白 色 恐 怖   Alice
笑 容 不 多 , 說 話 語 調 也 較 陰 沉 的 Alice , F.6 那 年 , 爸 爸 患 了 癌 症 , 心 情 大 受 影 響 , 那 時 她 的 畫 作 , 顏 色 只 獨 沽 一 味 的 灰 與 黑 , 看 得 出 她 作 畫 的 心 情 , 那 段 不 開 心 的 時 間 維 持 了 兩 年 , 亦 影 響 了 她 的 人 際 關 係 。 她 也 發 現 不 能 再 沉 鬱 下 去 , 直 至 爸 爸 康 復 , 她 的 情 緒 也 逐 漸 康 復 過 來 。 「 現 在 看 回 當 時 的 畫 作 , 也 覺 太 煽 情 。 我 也 發 覺 若 以 情 緒 作 為 原 動 力 來 作 畫 , 如 果 是 細 幅 的 , 一 天 內 完 成 的 還 可 以 保 持 那 種 情 緒 ; 但 若 是 大 畫 作 , 需 1-3 個 月 才 完 成 的 , 就 難 以 保 持 同 一 種 情 緒 去 完 成 畫 作 。 」
下 月 即 將 舉 行 的 畢 業 展 , Alice 以 「 暴 力 ‧ 冷 靜 」 為 主 題 , 但 她 選 擇 以 冷 靜 方 法 表 達 暴 力 , 不 會 以 血 腥 方 法 來 表 達 , 例 如 她 要 表 達 血 , 用 白 色 而 不 是 紅 色 , 「 我 不 想 以 血 腥 作 賣 點 , 不 想 用 暴 力 去 吸 引 人 , 我 所 表 達 的 暴 力 , 是 筆 觸 、 線 條 、 構 圖 上 的 暴 力 , 看 畫 的 人 會 感 受 到 我 作 畫 時 , 向 畫 布 用 力 、 粗 粗 的 線 條 等 的 力 量 , 並 非 拮 一 刀 、 血 紅 色 那 種 表 達 方 法 。 」






● Alice 在 頭 上 放 上 一 面 鏡 子 , 方 便 她 作 畫 時 沒 有 模 特 兒 , 可 對 鏡 自 畫 。


h. 這 幅 畫 《 Darkness between us 》 是 Alice 爸 爸 患 病 時 畫 的 , 色 調 灰 暗 , 表 達 了 當 時 的 心 情 。


i. 畢 業 展 的 試 驗 作 , 把 木 板 鑿 爛 , 形 成 凹 凸 不 平 , 營 造 血 肉 層 次 。


j. 這 幅 看 似 血 腥 的 畫 面 , 其 實 是 表 達 在 上 面 的 老 婦 人 , 正 傳 遞 一 些 東 西 給 下 面 的 女 人 。



發 洩 生 活 壓 力   Jackie
自 由 創 作 人 Jackie , 替 人 家 畫 插 畫 謀 生 , 替 廣 告 客 戶 、 科 書 畫 插 畫 。 他 的 畫 作 , 其 實 血 腥 成 份 不 高 , 卻 因 工 作 壓 力 及 對 社 會 種 種 看 不 過 眼 的 事 , 而 宣 洩 成 幅 幅 控 訴 畫 作 。 「 好 似 早 前 被 客 戶 Band 幅 作 品 , 因 那 幅 是 手 繪 畫 , 要 修 改 就 很 麻 煩 , 結 果 前 後 共 用 了 兩 日 時 間 去 修 改 , 那 一 刻 惟 有 將 憤 怒 發 洩 在 另 一 幅 畫 上 。 」 畫 中 一 個 拳 手 一 拳 揮 向 對 手 , 直 至 對 方 吐 血 , 畫 題 更 是 充 滿 挑 釁 的 《 死 啦 你 ! 》 。





● 用 電 腦 作 畫 , Jackie 說 最 快 只 需 15 分 鐘 。


k. 《 人 神 共 憤 》 : 「 究 竟 錢 緊 要 還 是 人 命 緊 要 ? 個 細 路 女 得 6 歲 咋 ! 究 竟 幾 時 先 醒 ? 」 小 巴 車 底 的 一 灘 血 , 作 品 充 滿 社 會 控 訴 性 。


l. 《 真 相 背 後 》 : 要 表 達 凡 事 不 要 看 表 面 。


m. 《 死 啦 你 ! 》 : 那 次 被 客 戶 Band 了 幅 畫 , 所 以 用 了 15 分 鐘 去 畫 了 這 幅 畫 發 洩 。


n. 《 兄 弟 》 : 1986 年 的 九 龍 城 天 台 , 表 達 兄 弟 情 。 他 說 這 幅 畫 發 表 後 , 某 航 空 公 司 的 廣 告 中 有 類 似 的 畫 面 。



響 朵 血 肉 畫 家
丸 尾 末 廣   惡 心 世 界



● 丸 尾 末 廣 的 畫 工 極 盡 暴 力 血 腥 色 情 之 能 事 。
怪 雞 變 態 的 日 本 漫 畫 大 師 丸 尾 末 廣 , 少 年 時 代 已 有 吃 自 己 糞 便 的 經 驗 , 又 曾 說 自 己 的 興 趣 是 在 晚 上 的 墓 地 中 散 步 , 作 品 也 集 變 態 、 暴 力 、 同 性 、 異 性 、 性 虐 、 孌 童 … … 種 種 怪 異 題 材 於 一 身 。 去 年 本 港 的 日 本 動 畫 展 , 便 上 映 了 他 的 《 地 下 幻 燈 劇 畫 少 女 椿 》 , 一 齣 非 耳 熟 能 詳 的 催 淚 感 人 卡 通 片 , 而 是 嚇 你 一 驚 的 黑 暗 少 女 成 長 物 語 。 小 孤 女 投 靠 到 怪 人 聚 的 雜 技 團 , 做 苦 工 被 欺 凌 再 遭 強 暴 , 最 後 覓 得 侏 儒 有 情 郎 , 曾 引 來 一 陣 熱 話 。


芙 烈 達 卡 蘿   病 魔 畫 風
已 故 的 芙 烈 達 卡 蘿 , 從 小 患 有 小 兒 麻 痹 症 , 後 又 因 車 禍 令 她 脊 椎 移 位 , 必 須 穿 上 石 膏 背 心 , 並 必 須 床 休 養 , 才 開 始 想 到 畫 畫 。 她 躺 在 床 上 用 特 製 的 畫 架 , 每 天 對 安 放 在 床 尾 的 鏡 子 對 鏡 自 畫 , 所 以 她 的 畫 作 中 , 大 部 份 是 自 畫 像 。 終 其 一 生 , 共 動 了 32 次 手 術 , 大 部 份 是 針 對 脊 柱 和 右 腿 骨 的 , 1953 年 , 芙 烈 達 的 右 腳 最 終 也 保 不 住 ! 畫 作 盡 露 身 心 所 受 創 傷 , 以 及 對 生 命 的 好 奇 , 包 括 不 能 生 育 之 痛 等 。





● 《 Two Fridas 兩 個 芙 烈 達 》 : 這 幅 畫 表 達 了 她 對 生 命 的 兩 種 態 度 , 一 方 面 想 尋 死 , 另 一 方 面 卻 勇 敢 地 生 存 下 去 。


● 《 The Broken Column 斷 柱 》 : 因 車 禍 而 令 脊 柱 移 位 , 當 時 動 了 多 次 手 術 , 令 芙 烈 達 身 心 受 創 。

病人絮語

我有90%肯定自己惹了感冒。




如果不是,
我怎麼會在工作途中發起做新書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