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

news from nowhere

Month: September, 2011

委屈

在東京神保町買了兩本文庫本小說,是新潮社重新包裝的經典系列,一本是日文譯本的<赤毛のアン>,一本是太宰治的<人間失格>。日文學了這麼多年,也是時候認真的看日文書。也剛好讀完了英文原文的Anne of Green Gables,看日文譯本正好當是入門課本,青少年讀物不可能太艱深,也有原文可循。書店的女孩子替我給紅髮安妮包上了書店自家的紅色紙套,太宰治則包上了黑色的,讓我有點兒心花怒放。原本文庫本的大小很方便携帶,女孩子放在包包裡也不覺得重,再加上設計醒目的紙套,隨身携帶書本更成了一件很優雅的事情。這種感覺在香港就是找不到。以前kubrick書店也有紙袋,但現在或是因為環保或節省的原因已經沒有了。

開始了讀<赤毛のアン>。那章剛好說到安妮因為在鄰居太太面前做了失禮的事,被瑪莉娜懲罰去向人家當面道歉。安妮覺得委屈,我也忽地被喚起了委屈的感覺。我放下書,嘗試在意識裡追尋這個奇異而熟稔的感覺的源頭。於是一段大概是我至今人生裡最受委屈的日子徐徐浮現在我的記憶表層,那些人那些事,那些顏色那些氣味,再一次包圍了我。以往受了的委屈,或許總有多少是自己的責任;然而過了這麼久,當我嘗試以冷靜的角度重新審視那段奇妙的日子,也仍然覺得那是一個不存在任何常理的奇異時空,連委屈也是一種常理。我的責任大概是竟然讓自己停留在那個狀況並默默地接受那種委屈。想到那些人以那些嘴臉跟我講的那些說話對我做的那些事情要我做的那些事情,越想便越覺奇異,覺得總有一天我得把那些都寫出來的。受過了委屈,而能不再感到絲毫委屈地,當成是某處聽回來的故事一笑置之,那大概是對那些曾令自己如斯委屈的人最大的報復吧。

Advertisements

不如不知

最近有點兒上網中毒。平常已經習慣一邊開着facebook MSN 一邊工作,現在除了不時更新那兩個社交網絡之外還沈迷於時裝購物網和其他可以建立自己帳戶的東東,甭提某些主題資訊網站,更甚的是無端端跑去開始玩了幾個online game,明明來來去去都是一樣的東西,不是種蘿蔔就是建大屋那種毫無創意的公式,卻又不能自拔。

在facebook update status 時發現多了一個「當年今日」的feature;即是可以看到去年的今天自己post 過甚麼status,記起自己去年這個時候正好處於一個極混亂的狀態,於是就不期然地self-fulfiling prophesy 地覺得現在的周身唔聚財一定又跟這個日子有關,因為去年的今天我又是那樣不知所謂……看到別人的status 又會對號入座自尋煩惱。

忽然發了一個脾氣,把MSN 關掉了。以為是對某人一個懲罰,卻令我隨即消了氣。我順手把facebook 也關掉,世界頓時變得安靜美好。

我忽然了解自己其實只是因為知得太多才想得太多,知得太多又是因為我讓自己暴露於太多資訊之下,結果是四周的世界太過紛擾,集中不了工作之餘還破壞了心境寧靜,所謂的庸人自擾。

我從不認為「不知道」是一件好事;但我想這幾天我還是不如不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