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

news from nowhere

Month: May, 2011

喜歡寫的人

發夢,不一定很飄,也未必天馬行空,不着邊際。就當我是個比較需要安全感的人吧,腳踏實地的發夢,即使夢醒,還不致跌墮,至少不會太痛。用這種方法追求夢想,即使未竟全功,你還能像個沒事人一樣繼續上班繼續生活。

--王貽興,「踏實地發夢」,《空轉人生》

 

可是,我還是忍不住說,我這個人,走過的路,做過的事,從來都是《倚天屠龍記》裏的張無忌學太極,盡心,盡力,然後盡忘的。寫完的書,再喜歡,都會放下;再重要的事,再銘心的感悟與傷痕,只要它有礙我前進,我也會把它們暫且放下,有需要的時候,才喚回來。

不盡忘,哪來那麼多容量盛載?早就給滯留在原地,掛掉了。

--王貽興,「盡忘」,《空轉人生》

 

如果你真的屬於文字,即使只是你單方面的一廂情願也好,這決心,這力量,也將會指引你,讓你無論偏離得多遠,最終,也會回到文字裏來。然後,以更豐富更洗煉的智慧,淘洗你的傷口,檢視仔的經歷,寫出比以往更漂亮更練達的文字。

就像某位同代人跟我說過的話。喜歡寫的人是幸福的,因為塵世間一切悲歡離合,在他們身上,最後,都能化為動人的文字。

--王貽興,「屬於」,《空轉人生》

愛情之所以為愛情

-如果我沉迷的感動與你不同,如果你說難過不真正難過,你說感動不真正感動,你不懂我的執迷與感動,我不明白你的快樂與憂傷何來,我們之間,真的能稱為愛情嗎?

-不要相信那些愛情是細水長流之類的陳腔濫調。那不過是無力為眼前人勇敢豁出去,燦爛爆發的人,把愛情像分期付款以長時間攤還最低還款額的貧困人士的自欺之辭而已。

-我們很少單純記得某段已經逝去的愛情,卻總是習慣以某首流行曲,來幫助記住某個人,某段戀情。

-對方是誰並不重要。哪個人唱的哪首歌,事後回想,好像比較重要。

-愛情如歌,不管是以樂器,還是以鍵盤敲打,哪管在K房、在浴室或者在電腦屏幕前如何聲嘶力竭,在這喧囂吵鬧的城市裏,總是顯得那麼短促。

那麼……重複。

 

--王貽興,「愛情之所以為愛情」,《寫給愛情的傷逝備忘》

失樂園

最近我在想,在這兒留連的我,是因為寂寞。很久沒有在這兒久留,也許是有一陣子忘記了寂寞的質感。現在,又想起了一點。或者人是永遠無法完全擺脫寂寞的。人總是要獨個兒死去,有人說。我曾覺得那是多麼陳腔濫調。最近我卻常常想起《失樂園》裡那對一起殉情的戀人。要是那一種死法,就死了也不分開。那可說是男女情愛的極致嗎,還是純粹的,每個人與生俱來的如黑洞般深邃的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