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

news from nowhere

Month: October, 2005

幾日無打xanga ,係時候補返。

星期四,自己一個去左IFC 睇《情書》。好彩係自己去,我由開場無耐渡邊博子由本國中紀念册度抄低藤井樹個地址已經開始喊…… 喊到對眼腫晒…… 中山美橞真係做得好好,渡邊博子同(女)藤井樹係有兩把唔同既聲架。然後當然係栢原崇超級靚仔啦!後尾(男)藤井樹去(女)藤井樹屋企,有個超大頭既close-up…… 即時死亡。《情書》拍左成十年,到宜家都真係未揾到一齣日本戲好得過佢。

同一晚,又去返旺角「呼吸」傾劇本。玩左一陣智力遊戲,輸晒,我果然係一集豬黎。我地又一齊讀稿,爭D俾歐碧笑死。好辛苦,集七人之大成,終於嘔到個形出黎。又搞到兩點幾,但係有進展,大家都勁開心。加油呀!

星期五,出左去揾阿梓。佢星期一入camp 啦,希望佢齊齊整整咁出返黎啦。叫左佢keep 住何東七樓傳統要攞1st Hon 架嘛,真係失望,哈哈!不過,又邊諗到當年703 個(喪)神婆會變成AO 呢。加油啦,梓。唔好亂過馬路呀。

星期六,見GA 上庄。去錯左地方,搞到成身汗之餘仲要遲到。大仙呢個task 間直係考起我體力同意志力。忽然話俾個sports day 我地搞,殺我地一個措手不及。Jennifer 仲俾我地睇佢去絲路D相,真係好得意既大仙。下星期六係EGM 啦,3pm-5pm@何添堂,之後Flora Ho 有Basketball Badminton 同Volleyball 既game,請多多支持!

之後Joey,Gigi 同我趕去海洋公園哈囉喂。一入去已經係「荒漠工場」,嚇到傻左,衝左出黎之後個肚勁痛;原來恐慌既時候個胃係會抽搐到好似做左幾百下sit-up 咁痛架。然後玩左三間鬼屋大部份都合埋眼…… 明明知道D鬼係人扮架,點解仲會咁驚?就算係人扮,追足成條街仲要同你講野個度都幾係…… 食左D野就去玩機動遊戲,排左好耐先玩到過山車,跳樓機又嚇死左,滑浪飛船Joey 同我好cheap 咁伏低左,歐碧就成個人濕晒!玩完,坐小巴出旺角食宵。架小巴成架越礦飛車咁,搞到人人落車時都想作嘔。勉強食左碗車仔麵,就解散。二百三十係有D貴,但係我地都玩得幾開心啦。下次要搞個多D人出席既庄function 。

今日,混混沌沌。返左屋企野,裝修師傅已經交屋,就黎可以搬返去啦。我有D書爛左,好唔開心呀…… 仲要係D香港買唔返既Art book ,尤其係本Uffizi official guide book 最嚴重,仲有本Mucha…… 心痛死…… 我仲以為已經pack 得好好…… 唉,咁多野,似乎有排我搞。

http://www.xanga.com/mamafriend

今朝攞Do野俾Joey 阿哥,點知去錯o左地方……

搬運公司打黎,問我宜家係唔係屋企可唔可以送貨。問可唔可以遲D,又話唔得。即刻燥o左,你唔係expect 我一定會日日坐o係屋企等你呀嘛?最低限度你都一日前通知啦!之前完全無人聯絡過我囉,真係不知所謂。

中午食左一碗青菜麵,聽到隔離枱話:「果個女仔食齋喎… 宜家D後生女全部都食齋o架…」(滴汗…)

上去屋企睇,俾D師傅玩死。好彩佢地貪玩得o黎係交足貨o既o者。由客廳望入走廊,白牆米色門西班牙紅地磚,通往藍紫黃o既房間,間舊屋變到好似新屋咁,好感動,但又有D懷念以前個樣o忝……

去灣仔買顏料,順道買埋NANA featuring Mika Nakashima “Glamorous Sky”。近排903 成日播,原本覺得麻麻都變o左好聽…… 傳媒o既力量真係可怕……
hyde o既作曲,始終都係1998果期好。

我好似… 見到D 唔應該見到o既o野……
希望我o既直覺同平時一樣唔準確啦……

想寫稿,開o左個頭無耐竟然走o左去瞓妟覺…….

再返多屋企一次,我間房部牆油好o左-好黃呀!好靚!好何東呀!
快D可以搬返去就好lu 。

我Do野終於送到o黎。但係送貨個阿生竟然有D悔氣咁話o黎左幾次都無人。我屋企裝緊修,打屋企電話梗係無人聽啦。我D箱上面明明寫o左我個手提號碼佢都可以話無,真係都唔知好嬲定好笑。

我今晚要寫起份稿!

攰。

跟ARTMAP Anthea 去o左文化中心睇”Jarocho”。Full house。好精彩。要寫review,一星期時間。我諗,我會幾enjoy 呢種工作。

開GA 會。開o左成晚,成12 點先完。攰死。下一次應該已經係AGM 。好多o野搞。好多未知之數。Gigi 一次都無o黎開過會,就乖乖接受我地o既安排吧啦,哈哈。

我果然係越忙越積極o既人。

令我受不了的人種:

1. 蠢人;
2. 唔嗲唔吊的人。

今天回了何東。回去之前,去了Annex X 剪髪。Peggy 已不在,一個叫Adrian 的帥哥幫我剪。給他看樣版,他說染一下比較好。說六時多得走,回說是沒問題。雖然不是樣版的那樣,效果倒令人滿意,是我之前想剪的髪型。很久未試過染髪了,大概是兩年前找Peggy 剪了個Punk 頭起吧,現在看上去,倒有點新鮮。結果,離開時已是六時四十五分,正是集合的時間。急忙打電話給細B ,電話郤接收不到!去到開心公園都仍接收不到,太過份了!

趕着到了徐朗星,Joey 和細B 還未到,但就見着了GA 的Jennifer 。很大方高貴的模樣,讓我想起了Charlotte 和Natalie 的媽媽:難道律師都是一個樣的嗎?之後Joey 和細B 也到了,再等Joyce Cheung 來到,便列隊進場了。原來是吃西餐的。環觀四周,是很熟識的景象,但又很陌生。唱Hall Song 時,竟有一刹以為自己不會唱了。不過,這Hall Song ,也真唱得太慢了,連Jennifier 也直接跟主席說了。我的西蘭花裡有蟲,胃口頓時全失。甜點也是才吃了一口,便被叫上台了。

接着的sharing ,算是無驚無險的過去了吧。不過台下根本沒在聽,結果Joey 忍不住在最後訓話了,果然是Most Honourable Hotungnian。我倒也希望自己能有她的力量呢。雖然看不過眼,但就總是在一邊乾着急。拿了一只旗,都沒想到,以前是給人的,今天郤由下下下庄的手中接過了。

走的時候,Jennifer 讚我有氣質,哈哈哈… 真是個不錯的上庄呀。接着回何東,跟Amy 姐聊了一會,再上了SA 房找照片,以前的白檯沒有了,空間多了,但今庄仍問是不是比往日亂。找了一大袋照片,用以前我的I-Day 紙袋裝着。再上七樓,原來何雋搬進705 了,之前都不知道呢。和寶寶,Apole,蘿蔔,Olivia,Don 談了一會。七樓早已今非昔比了,沒了以前那活潑。

今天見到的人,都令我愉快-大部分吧。我不知道自己的出現有否任何作用,但希望一個上何東庄的人也可以First Hon. 畢業的這個事實,可以鼓舞一下現在的何東人吧。

唔通… 我隻左眼耐唔耐就痛真係同year 1 時食o左阿Moe 個波餅有關…
一直以來,隻左眼耐唔耐就痛下,近來仲會痛到集中唔到精神做野。我只覺得係隻眼攰,瞓醒又無事,就不了了之。但係阿爸阿媽就堅持要我去睇醫生,睇專科咁貴,我諗都係推得就推… 不過,因為最近又睇返日劇<在世界中心呼喚愛>,忽然又對呢D突如其來o既病有D恐懼。或者我都係去睇下醫生好D。
我真係從來無諗過,如果自己身患絶症,會點。

LHTHGA 鐵定四人!AGM 十一月五日下午三至五時,敬請各方好友到來支持!(我o地會減會員費o架)

聽日會返去High Table… 唉,最好唔好odd 啦。

一口氣把<H2>給看完,一時興奮一時感動,不然就是哭腫了眼。
以漫畫改篇的劇集來說,真的很不錯了,保留了很多原著的感覺。鏡頭的運用也盡量參照漫畫的分鏡了,四處都充滿着安逹充老師的美學。這是一眾安逹充迷對老師的致敬吧。
其實我真的是個很老土的人,看了十年的漫畫,依然這麼死塌地的喜歡。



You Should Get a PhD in Liberal Arts (like political science, literature, or philosophy)
You’re a great thinker and a true philosopher.
You’d make a talented professor or writer.

¯u«Y¡H

出o左去傾劇本,傾到成兩點幾先走,仲無啦啦變o左美指……
我發覺自從我返o左香港之後就不斷有o野搞,只不過所有o野都無酬勞之餘仲分分鐘要倒貼咁o者……

攞左一部份見得人o既稿出去,原來對佢o地o黎講已經叫多,但係我仲有排寫o架喎…… 仲有揾人寫o個D呢?佢o地好驚訝我仲記得咁多細節,但須知呢半年,為o左寫佢我係不斷迫自己諗返起以前Do野o架。未攞D稿出o黎之前仲好懷疑自己做o既野有無價值,但依家見到佢o地一邊睇一邊回想起以前o個D興奮樣,我知道我無選擇錯。我會再努力,請大家一直支持我。

留到最後先講真係唔好意思,其實今日係睇o左<電車男>o既,但之後o既事令我完全無暇去再諗佢…… 總之,我諗我鍾意o左山田孝之。好攰,下次再講<電車男>。早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