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種奢侈的究極的純粹

by suu4leaf

一向都認為閱讀和寫作是很個人的事情,本來便不太關心跟自己無關的本地文學圈子。雖然偶爾都會擔心過份孤高自賞只會讓自己與當代文學潮流脫節,落得只能成為不入流的業餘文人的可悲結局。縱觀古今文人無一不屬於當代前衛文學圈子,更覺所謂文人孤高不搞政治是世紀一大謬誤。從日本回來,聽了友人逐一更新近日文壇裡的是非喧嘩,心裡對所謂文化圈的厭倦又重新燃起。若要我花那麼多時間精力去處理文化圈裡的大是大非,我真的寧願繼續留在圈外,名不經傳的靜靜寫我的名不經傳的小說。我也不是單純到認為只要寫了作品便能找到讀者,只是現在的我視寫作為一種行為藝術,視那過程為一種儀式,視那孤獨和無意義為一種修練。不收入場費,不作公開演出的行為藝術,參與者和觀賞者只我一人。只要那種奢侈的究極的純粹。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