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為何不入流

by suu4leaf

一年一度的書展,是去了一趟,卻只是為了工作,亳無期望的去了。星期三書展的第一天,像個老行家般漫不經心的聽了大半部份無甚特別的論壇,仰首闊步的離場後,冷靜沉著的走了一圈展場,買了要買的書,施然步出展場去乘的士,回到辦公室時間剛好。除了曾答應出席一個小展覽的分享會,沒有甚麼讓我覺得非回去再看一趟不可的理由,而結果那分享會我也沒有去。雖然是整個亂七八糟的書展裡難得一個有心的小項目,但想到星期五晚下班後人已經累,還要冒雨跑去通宵夜的書展去同人迫,而今天剛巧身體狀態又不好,有點可惜但都放棄了。

今天在面書看到某藝術工作者說報道指書展人數多了,但她卻不見看書的人、有文化的人多了。我想了一想,沒有回應,也不是因為已經有太多人附和嘆息,而是對於這個所有稍有文化的人都能看出的事實我還用講些甚麼呢。於是我在自己的面書上寫道:不好意思,我從不覺得書展是一項文化活動。

的確,去書展的人很多,但是我並不覺得有很多人買書,反而比較像是一個具話題性而價廉的消遣,大家也不介意付二十五元進去迫半天,然後甚麼也沒買便離開。那些有買書的人,他們買的,是流行雜誌(主要是為了贈品)、流行讀物、漫畫、明星寫真或作品集、考試對策精讀、幼兒教育叢書、各類工具書。稍為有趣的書目,如純文學、藝術、文化研究、政治等,通常都是被冷落於一角。就連書展年度作家陳冠中的書,都只曇花一現於茫茫書攤裡的一個書攤的一角。書展只是一個大型散貨場早已有人說過;參展的書攤只賣銷量好但壽命短、人文價值低的書,以及為求擺脫倉底貨而將之以超賤價出售的,而那當中有很好的書,也有很差的。參展的大書店其實同屬某幾個集團,而其他書店也在其發行網內,所以整個書展基本上是一個大壟斷,在哪個攤看到的書都一樣,價錢也差不多。只有很少數被逼到場邊的小出版社和書店,才能給予讀書人多一點的種類和選擇。

放棄書展而選擇回家的我在途中一直在想,為甚麼同樣是在會展搞的展,藝術展和書展給人的感覺會差那麼多呢?當然批評巴塞爾藝術展的人也不少,但我們必需認清這個活動的性質本身是銷售,才能真正評價其對整個藝術生態的影響。在我看來,藝術展除了是關於奢侈品銷售的上等人遊戲,卻也因為高級(入場費要二百五十元,是書展的整整十倍),而成功令一部份公眾熱切的參與這「高級」的藝術活動。同樣地,書展基本上也是為了銷售,但因為書本跟藝術品不同,走的是薄利多銷,所以入場費不能貴,但結果也就造成一種(視覺)藝術價貴,文化價賤的印象。

於藝術展中,普羅大眾可以看到平常看不到(因為香港還未有展出當代藝術品的藝術館,而他們又大多不懂得本地的畫廊和藝術空間)、買不起的當代藝術品。即使只是進場走一圈甚麼都不買,都總能帶走一點體驗。相比起來,在書展裡繞一圈,是看到很多書了,但沒細閱內文的話,也是沒有甚麼體驗可言的。這或許是視覺藝術傳達訊息的途徑乃是展示,而文學藝術卻依頼書的封面之下,印在書頁上活字符號的關係。

說到展示,近年其實也看到書展裡某些小出版社和書店會特別花心思去「策展」,攤位撥出一部份空間來擺專題展覽,務求令書展內的商業味減少一點,增加一點文化氣息。對於一個愛讀書的人來說,因為書本自身已經無法吸引群眾,而要運用視覺藝術的展示模式去挽回一點觀眾,是有點可悲的。但是在現今這個常常講跨媒介跨界別的世代,這可能是一條不能避免的路。另一方面看,這些展覽也為觀眾帶來一些新角度去看文學、書本、寫作和出版,而不是一貫的買賣模式,也真是一件美事。不少參展商,為了招徠,也會叫新書作家到攤位搞簽名會或分享會的活動。可惜的是,不論是展覽還是分享會,結果都因為展場太人潮洶湧,人們都來去怱怱,駐足細看細聽的人少之又少。心思是花了,但是都失落於茫茫的銷售狂潮裡了。三年前試過一次在書展搞過一次新書發佈暨分享會,明白了是甚麼回事,就知道以後都不要搞了。

另外一點藝術展有而書展沒有的,是帶動周邊活動的力量。每年五月尾藝術展開催,吸引了很多海外的藝術界人士雲集香港,因而也引發了很多周邊的藝術活動:畫廊、藝術空間、藝術團體和藝術家,都趁着這個時機推出各式各樣的展覽、行為藝術和表演、座談會、業界酒會飯局、藝術介入等等。如此的就自然衍生成一個人人有份的大型藝術節了。可是,除了受邀出席書展官方活動的,我們不會見到其他海外著名的文學界及出版界人士參與或出席書展,書展基本上仍是一個本地為主的活動。而且,跟視覺藝術持分者的多樣不同,跟書展有關聯的單位基本上就只是出版、發行和零售書店。於是書展所能引發的周邊活動也就只是書展其間,市內的書店同時也推出減價優惠這種程度而已。看不見因為書展而令市面上有人舉辦更多的作家座談會、讀書會、任何形式的專題討論如書刊設計、出版歷史、書藝、數碼出版等;絕少小型出版獨立出版站出來唱主流出版的反調(這樣說可能有點不公平,因為本身我獲邀去分享的主題便是小型和獨立出版),或者其他因書展或書本而衍生的其他藝術形式。這樣的一個書展,當然就無法讓文化人感到滿意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