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夢境、飛翔、死亡

by suu4leaf

昨晚我作了一個夢。夢裡我看見自己坐在公車裡,趕着乘火車,好像還帶着行李箱。公車不是公車的樣子,火車站也不像這兒的火車站,但我在夢裡就是知道。緊跟着是兩個妹妹,最小的也帶着行李箱。彷彿在逃避些甚麼,我不住的催促她們快走,要趕不上火車了。急步穿越火車站的通道時,拉着行李箱的一人忽然就整個人趴在欄杆上蠕動前行。當我轉身去想叫她別這樣快下來好好走時,她一個翻身,掉下去了。我跟着俯身前去,睜着眼看着她臉朝下,逞大字形的掉下那個當時才發現有好幾層樓高的車站。她好像在叫也好像沒有任何聲音。那一刻我感到了一種很真實而陌生的恐懼。她快要死了。在我們能做點甚麼之前。就是我們無力做任何事,只能眼白白等待死亡降臨的這一秒鐘。那強烈的恐懼差點把我從夢中抽離。但是我沒有就此醒來,卻好像看見在半空中有東西伸出來把她接着,好像又接不穩,然後我們沒有再看下去,卻在那肇事的欄杆縈繞不止,彷彿藉着重演那下墜的儀式驅散死亡的陰霾。亂七八糟的過了一會,我終於醒來了。結果我逃避了那個叫作死亡的結果。

這個夢在我腦後潛伏了整天,直到我下班時看到那則埃及熱氣球意外的新聞,夢裡那恐懼感又一次清晰的浮面了。面臨死亡的恐懼感。從高空墜下,以粉碎肉身的姿態迎接死亡。如果死亡逼在眉睫,你會選擇被火燒死還是從高處墜地死?如果死亡沒有痛感,我們可會感到如斯恐懼;還是會擁抱死亡之前,在空中飛翔的一瞬間?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