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前,我三十歲

by suu4leaf

踏進2012年,我將進位變成三字頭,二字頭的生命將完結的這一年,卻發現世界上的人都在等待末日的來臨。於是,不論我怎麼想,在我三十歲的時候,世界也就結束了。若是如此,所有的祈盼和憂愁,都沒有意義了。

以前聽過一些朋友說活到三十便可以死了。當中有一些是不願看到自己年華老去,又或者怕自己三十歲都仍嫁不去的女性朋友的戲言,但也有一些虛無主義者會說(可能覺得這麼說很酷)人生是灰暗而無意義的,活三十年,最好的都經歷了,也就沒必要繼續活下去了。

可是我不屬於這些,我沒有想過三十歲或是甚麼歲數打後便不想活了。可能是我不夠愛美,思維也不夠哲學,只有求存的動物本能。起碼,以前的我不是。最近我常常會感覺到死亡來臨的恐懼。在電影院裡,看到有人面對死亡的場面;又或者是毫無先兆的,忽然意識脫離了四周的環境;在一片混沌中我開始感悟所謂死亡是甚麼,就是當世界的一切消失,當這個名叫我的意識消失,不再存在。惶恐之際,我嘗試用我的理性去理解,如果生命有開始的時候,那麼生命會終結也並非無可能。於是就這麼簡單直接地,我接受了死亡。而且當想到這世上每一個存在過的生命都有終結的一天,就覺得自己的死其實也不是那麼可怕。沒有了恐懼的元素,死亡便跟世上所有殘酷而難以理解的事情一樣變得能夠接受。

有時我想,這會否又跟三十歲有關。就像最近我的左眼常看到飄浮的點,都提醒着我,我的身體正在步向死亡,而我的意識大概也開始接受,因為對於很多事情我已經沒有那麼執着,彷彿已經選擇了放棄。回看二十歲後的這十年,都是周而復始的熱血沸騰、燃燒殆盡、失望與失落、追悔與遺憾,到最後的麻木與淡忘。我想到了三十歲,能夠燃燒的青春早該殆盡,剩下來只有麻木與淡泊,或者加一點點的虛無主義,亦即所謂的長大成人,安身立命。

然後我無意的在facebook (out of all places!)又讀到Sylvia Plath 的Lady Lazarus,當中有兩行是:

I am only thirty.
And like the cat I have nine times to die.

於是我又明白過來。每十年我們都面對一次死亡。每十年我們都死過了十次。然後我們又浴火重生。如果世界末日不幸沒有到來,那我們就只好繼續這樣死去活來,直到那一天的到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