醞釀

by suu4leaf

又一段日子沒寫了。早前其實在醞釀一篇關於舎堂文化的--是的,終於還是得舊事重提--開了個頭,卻又放下了。這些不寫的日子,即使有東西可寫,都總會問自己:這是否非寫不可的東西?然後發現,根本沒有非寫不可的東西。因為需要以文字抒發情感的階段已經過去(即是已經不再年少氣盛),現在寫東西的時候,反而會問自己,寫的意義是甚麼。在很多人都能在網上發表又快又高質量的文章的世代,有甚麼是非由我來寫不可的。回答不了這個問題,就不要急着寫,慢慢的思考沈澱,等待找到答案的那一天到來。而且,一星期五天工作,餘下來寫作的精神和時間實在不多。於是我明白自己不屬於那種能很快速的回應社會命題的甚麼都能摻一腳的那種文化人,我大概是那種花一生的力氣都寫不完一篇作品的那種浪漫但潦倒的無名氏。現在的我開始覺得那也無不可。人生快過了三十年,當我慢慢發現自己並不跟大部份的人同路,也就不介意越走越遠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