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仍在

by suu4leaf

不知道從何時起我失去了每每腦裡浮現句子便得立即以文字記錄的迫切需求,任由聲音在腦際邊擦過再消聲匿跡,而不感到些少遺憾。我問自己是否已經對寫作失去信念,淪為對甚麼都沒有所謂因為生命中所有事情都沒有意義,近乎nihilist但又沒有那種程度的哲學思維,只是一個為世情所疲累的世俗pessimist。然而這麼想的我又未免太浪漫化了自己,一個差不多但還未三十歲的普通人,沒甚麼驚世才華也沒甚麼激動經歷,卻常常借文字自我放大,所以到最後我仍是未能逃出文字的魅惑。

我記得為甚麼我要自己寫這2012年的第一篇。我的日記已經由日記變成週記再變成甚麼也不記,去年很多東西我想記但沒有力氣去記,很多東西我交給了自己已然漸變不可靠的記憶,對記憶存疑的同時我開始質疑自己的文字,也開始質疑記錄。但是為了未來的自己能夠了解此刻無言的自己,我還是要以文字寫下此刻不信任文字的自己。讓自己知道自己仍然在思考文字,仍然為自己未能發揮自己的才華而苦惱,為自己可能並沒有才華而恐懼,為自己年華漸去卻仍一事無成,並可能只能這樣終其一生而哀傷。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