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傷的空白

by suu4leaf

我曾以為悲傷的時候只有憑藉文字才能獲得救贖;這麼多年來悲傷的時候我總是藏身於自己的文字裡,藉着將悲傷轉化為文字的儀式將之封印淨化。我的文字的力量亦似是來自這些情感本身的力量,越是激動,便越能觸動,而我也曾接受了自己是只有在悲傷的時候才能寫作。的確,幸福快樂的時候所有時間心力都放在享受當下了,還哪有余裕去坐下來靜心地寫。只有在獨自一人悲傷的時候,才會一邊默默落淚一邊在鍵盤上逐只逐只字敲打,自顧自沉淪於那個悲慘世界裡,任由時間在狂亂的思緒間流走。

然而我發現,其實,到了最悲傷的時候,連寫字的力量都會失去了。極度的悲傷會把所有的行動力都吸收掉,包括將悲傷發洩的本能,都會被搾取得一乾二淨,心力交瘁之後,就只剩下一副給淘空了的癱瘓了的軀殼。最悲傷而悲哀的,其實都藏於這一片空白裡。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