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對不起的

by suu4leaf

之前朋友問我會不會畫畫,我讓腦袋轉了半秒,然後像回答算術題一般平白地說,其實我以前會畫的,其實以前所有認識我的人都認定我長大後一定會當畫家的。

之後,像內裡潛藏一些甚麼被召喚出來似的,我畫了一幅畫給她。大概是為了証明給她看我會畫,而且畫的不錯,畫的不會比我寫的差。大概也是為了証明給自己看,我曾經會畫,現在也仍懂得畫,那個會畫畫的我沒有消失,那個會畫畫的我是存在的。儘管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早已遺忘這個我了。

忽然我腦裡浮現出這個想法,假如以前的我知道現在這個樣子的我,一定會很難過,覺得被背叛了吧。除了畫畫這事,其實還有很多其他當初視為等同於生命般重要的後來卻被完全遺忘的東西。那個時候的我怎麼也不可能想到自己會放棄,更甚的是,會遺忘。長成大人的我以大人不帶感情的方式去理解那所謂成長的必然。然而當我回想起那些熱情純粹的歲月,對自己的期望和信任,只能感到自己真是最對不起自己的人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