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行為

by suu4leaf

接連幾天像沒停過,頭一直在偏執地痛,吞了止痛藥也不見效,為的是一連幾天的行為藝術研討會。在這個研討會裡只是協助的角色,都覺得累,難為了負責的同事,大概很久都沒吃好沒睡好。我其實很希望可以多幫點忙,這樣除了能接觸更多行內的人物和知識外,更重要是那令我感覺到自己在機構裡的存在,和跟同事們的聯繫。

我其實不太懂行為藝術。我喜歡計劃周詳製作完善的作品,對於往往即興而粗糙的行為藝術不太感興趣。但我大致接受了當代藝術裡的幾個重要型式的出現,大都源自現存的藝術表現形式已經僵化,不能夠讓藝術家充分表達自己。如果藝術只是一種個人的表達,那即使是賣不了錢的作品,不能稱得上是賞心悅目,甚至讓人莫名其妙無法理解歸類的,都能是藝術。我參與了研討會第二天的圓桌會議,聽了來自日本、菲律賓、緬甸、中國大陸、台灣、新加坡、泰國、香港的著名行為藝術家發表他們各自的藝術活動。雖說著名,但也只限在行為藝術界裡。本來行為藝術就是一種在邊緣誕生的藝術型式,那邊緣性就是其本質。

在場中我環顧四周,又再一次確認了自己身處一個多麼有趣的領域,又自己其實是多麼幸運能夠置身其中,而不是其他沉悶平凡的工作場所。之前不是沒有過這種經歷,如之前艾未未的座談會和香港國際藝術展,只是當時都沒有整理過思緒發表出來。我看著場內幾十位來自世界各地的業界人物,奇形怪狀甚麼樣子都有,卻不是國籍的關係,而是在藝術界裡所有的人都擁有很強的性格和自我,這在各人的外觀也會顯露出來,服飾髮型以至臉上的五官,行為舉止小動作,都跟職業社會上的潮流或規則有著一段距離。漂亮有型,但不是世俗的那種標準。即使是這種小事也讓我覺得很有趣。

我發現除了日本和韓國,很多行為藝術活動都發生在資源比較少政治狀況比較差的地區。因為藝術家沒有錢買藝術材料,政府又審查藝術活動,就衍生了利用隨處可見的物品,難以審查的行為藝術。這讓我很感動,雖然我不喜歡行為藝術,但這一小撮邊緣藝術家就是為了堅持個人表達的自由而走上這條藝術界裡或者最不光鮮的路。他們其中也有社運份子,是真正的理想主義者。他們的作品或者很少觀眾,也賣不了錢,但卻比很多所謂藝術品更具價值。而最讓我感受深刻的是一位來自新加坡的行為藝術家的言論。他總是不加思索地向講者大聲發問或發表一些見解,讓所有人啼笑皆非,看似胡裡胡塗的甚有喜劇效果。但到他發表時,他卻是表現得最激動的一位,讓我發現他其實很認真而且想得非常透徹。那是我在那個研討會首次感覺到藝術家做藝術最原始的動機,就是不去想將來,只做現在非做不可的。至於甚麼行為藝術的將來、學術研究的方向等,那是學者們的問題。或者把他們帶來這種討論,就意味著把他們帶離那邊緣,逐漸走向主流化的危機。

有人跟我說不明白這些行為藝術的意義,這些粗糙隨意的表演,莫名其妙而且沉悶,怎麼會有觀眾。這讓我想起幾天前有一個不認識的人在MSN add了我,自稱是本地某大學工商管理系三年級學生,性別不詳。他問我唸甚麼,我就如實告訴他。他似乎分不清甚麼是BA和MA,那也不要緊,之後他就問我出來好找工作嗎。我也不特別覺得他的問題不禮貌,想著可能他只是出於一種對不同學科畢業生的就職情況的興趣,而我覺得就業本來就跟學科沒有直接關係,於是就說那視乎你想做的甚麼工。的確,唸英文的可以當AO,可以當外資工司的管理層,可以教書當普通工務員,也可以當文化工作者或者自由工作者。文科和人文學科本來就不是職業導向的,也沒有所謂的平均收入。於是他又問我現在在做甚麼,我就如實告訴他。這回他的反應完完全全表明了他的態度,他說:看來好像沒甚麼前景嘛。我都不知應該好氣還是好笑,就回說那視乎你想要甚麼樣的職業/人生。他急不及待的就搶著說他要做管理層的,連在MSN裡也可以聽得出那有點不可一世的語氣,只差我才不會做你那種工作這句沒有說出來。我只覺得這個人真好笑,明明甚麼都不懂,連自己想做甚麼都不知道,只知道讀完書出來是做高層掙錢(但又沒有足夠大志說要做老闆),思想狹隘得要命,就已懂得去看不起人。我就老實跟他說,任何行業都有管理層,你總得從底下做起的。而沒有足夠的熱誠,沒有耐性,沒有比他人出眾的能力,是永遠上不了管理層的。他之後再沒有回應我,大概是覺得我在說廢話吧。我也沒告訴他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我也是做管理的工作,藝術行業裡也有行政管理的。我很難相信時至今日竟然還有這種思維的大學生,小時讀書為分數,大時讀書為掙錢,但可悲的是,大概在這個急功近利的香港裡還是這種人居多的。你怎麼跟這些人講藝術和文化?即使他們會買票去看清明上河圖,或者去看拍賣預展,他們又怎麼會明白不跟金錢或任何數值掛勾的藝術,就像很多人不能明白行為藝術的意義一樣。在香港人落後的認知裡,藝術仍是掛在大廳裡讓地方美觀的裝飾品,有錢人的玩意,甚或是退休人士的消閒活動。香港人不明白人除了一種生活方式外,其實還有很多種,金錢不是唯一的價值的度量衡。但就連政府的政策都告訴我們,香港就是這麼沒有文化。這樣子下去,即使將來西九建成了,還不是另一個數碼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