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愛因過飽噎塞而死

by suu4leaf

我真是一個很麻煩的人。儘管我很努力讓自己成為一個能幹而快活的人,在人前還總算可以勉強扮演一個很清楚自己在做甚麼的理想文藝青年角色,但有一點是騙不了自己的,就是我的骨子裡還是糟透了的這件事。我最近常在想這些糾纏不休的負面情緒,那些苦悶、沉鬱、煩厭、怠惰、對他人無由來的惡意、不屑、憤怒、嫉妒、迷茫、低落、自我厭惡、自卑、自怨自憐、悲傷、孤獨……究竟它們從何而來,如何能夠擺脫它們,還是它們本來就是建成我的不可分割的部份,注定伴隨著這個注定不能快樂的人生,儘管所有人都會說我不可能不快樂。

最近我終於發覺原來我有一個問題,就是我的熱情不能持久。曾經非常重要的人或事,在過度燃燒之後,會消滅殆盡,或對之變得厭倦,甚至完全被流放到潛意識的最最底層,那間小房子裡的夾萬裡給鎖上的記憶,彷彿從未發生。偶然一刻的dejavu,往往讓我吃一驚,一是自己竟能為如此的人或事抱有這麼強烈的情感,二是這麼強烈的情感竟也可以被我忘個清光,自己竟然是這麼一個薄情的人,連自己的感情和承諾也可以一而再地背棄,而每一次我都曾經真心相信過那情感會直至永遠的。或者如果我的情感一開始並不是那麼熱烈,那麼沉重而痛苦,可能還不致於那麼轟烈的死亡。這讓我想起Twelfth Night裡Duke Orsino的第一段台辭:

If music be the food of love, play on,
Give me excess of it; that surfeiting,
The appetite may sicken, and so die.

如果愛得太多會讓愛情死亡的話。我當初不相信的,但似乎那當中也有一點真相。或者當我為那情感費盡心力做盡各種瘋狂的自以為很浪漫的事,當我成功讓人相信我的愛情的堅定後,我早已被那過份沉重的情感壓得透不過氣,繼而失去所有再去愛的力氣而悄然引退,躲在暗角讓傷口結疤,然後像沒事發生過那樣重新開始,再愛,然後再忘記。或者就是因為沒有一件事或者一個人能讓我永遠著迷,所以我苦悶、沉鬱、煩厭、怠惰、對他人無由來的惡意、不屑、憤怒、嫉妒、迷茫、低落、自我厭惡、自卑、自怨自憐、悲傷、孤獨。

而且我不是一個內心漂亮的人。我的性格暗藏很多黑暗面,在性格美好的人前往往更讓我了解到自己的醜陋。我是一個自我中心到極的人,為這一點我很討厭自己,然而自我厭惡其實也是一種自我中心的行為。所以我不能像其他人般得到快樂。

星期六去了一個中學同學的婚禮。新娘子是一個性格跟我完全相反的人。中學一年級認識她時她已是那麼一個直率真誠的人,喜怒形於色,亂衝亂撞,可能會踫一點釘,但最終總會吉人天相,可能會讓一些人咋舌,但也會吸引一群忠誠的朋友,不介意她的粗心大意,就愛她的真摯。我不太明白當初是甚麼讓她湊近我,我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很好的朋友,對於她還會邀請我去她的婚禮有點受寵若驚。她的婚禮是那麼的美麗完滿,我卻發覺自己無法代入那幸福的氛圍中。那種幸福快樂的世界對我而言很是陌生。說真的我為她高興,但我不羨慕那高級會所的高雅婚禮、漂亮的衣服漂亮的人物、取景歐洲的婚照、製作精美的影片、之後肯定很豪華的蜜月旅行,不眼紅她找到個事業有成能讓她引以為傲的能幹丈夫,我只羨慕她找到一個真心愛她,願意照顧她一輩子的人。這個時候我就記起幾年前她跟我說的一句話。她說我這麼久還未遇到那個人,是因為上天要把最好的留給我。想到這兒我就很想哭,因為她才是最好的,因此上天把最好的給她了。而我最希望能對他說以上這些話的人,卻永遠不會看到,不會知道我在寫一這篇時流過的淚。然後等我的淚流盡了,就會再次忘記當初是為了甚麼而哭。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