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修中。

by suu4leaf

忽然覺得很累,已經甚麼都不想做了,我這麼說。那是為甚麼呢。是我的能力已經到了盡頭嗎。這麼想讓我感到害怕。我是一個那麼不願意承認失敗的人。不知是為了甚麼,或者只是出於一種自命的責任感,使我在這個月來近乎強迫自己不斷地思考和行動。可能是害怕錯失各種機會,更有可能是害怕未能達到別人的期望。然後到了這一刻,我真的斷片了,無法再作出任可思考,心理上對行動出現了抗拒性反應。完全失去了對任何事的憧憬或衝勁。精神很累,身體也很累。那天午休時跟同事扯到為甚麼女人生來要有每月一次的痛苦,而且要承受生育的危險。我就在想是不是只是荷爾蒙分泌的影響,所以女人總是偶爾失常。身體乏力,情緒不穩,還會痛。在這個天氣下走在街上,我的頭又隱隱作痛了。這副不可靠的肉體。我常覺得這個軟弱而無為的自己是不應該存在的。

於是你說,這不是TVB連續劇,用不著每一秒都有事發生吧。停下來,記住當初的感覺。如果這感覺回來了,就去做。我幾乎沒留意到自己總是只有在隨心而行的時候,才真會做了些甚麼。甚麼的應該不應該,時機不時機,原來都不及那個感覺來得重要。如果不是你這麼說了,我真的會一直以為自己只是一個依賴理性和計劃的人。聽了以後,竟然覺得如釋重負。人也許就是這種藉著互相開解勉強生存下去的軟弱生物吧。

因此我讓自己逃離這個困局。去了一個事出突然的話劇演出,回去母校跟以前的女童軍小隊聚舊,跑去火炭上手作本子工作坊,取消了一個約會但又去了吃一頓沒有事前預約的午飯,步行往文化博物館送貨……雖然大都是預定好的計劃,卻因為腦裡的事纏繞不休而一直沒有辦法真正期待除那以外的其他事情。決定了這個週末不再思考,把騰空出來的心力給放在別的東西上,而不讓自己因為放下責任而感到壓力和內疚。這兩個月來,終於真正讓自己休息了。那感覺回來之前,我不會再刻意讓自己做些甚麼。那些無意義的折騰。

或許我的樣子已經刻上了很累這兩個字。他問我小說寫成怎樣,我的羞愧又回來了。為甚麼我總是弄得自己甚麼都想做甚麼都要做,而到最後我最想做的反而做不了呢?我說,除非我能很決絕地拒絕所有的社交活動。他補上,還有拍拖。這方面已經不用擔心了,我說。已經afford不了。不是說時間,而是那種費盡心力仍徒勞無功的心力交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