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傷的權利

by suu4leaf

今天出席六四燭光晚會,學會了一件事,就是人除了要堅持原則,也應該有悲傷的權利。遇著悲痛的事,不只是著人堅強面對或者索性忘記,而是接受和允許悲傷的存在。

而今天我必需接受自己真的受傷了,雖然曾經努力試圖堅強面對,結果告訴我那傷痛並不是單憑我的堅強就可以消退。然後朋友說:其實我覺得妳是可以難過的。面對這樣的事,任誰也會難過的。這刻我才恍然大悟,其實自己是有悲傷的權利的。

因此,我決定讓自己哭,讓自己悲傷,然後,才放手讓時間救贖自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