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有罪

by suu4leaf

有點迷信命運,不是古典悲劇裡呈現的命運弄人,而是日常生活裡那些很微細的法則,類似是「有咁耐風流有咁耐折墮」「風水輪流轉」或者「出得黎行預左要還」的日常版,在我很小,還未聽過這些俗話的時候,就已經開始相信好事發生之後必然會有壞事發生的規律。那純粹出自小童獨有的靈感,建基於某些被特別理解的零碎經驗。因此我的童年活得不無戰戰兢兢,快樂的時候總要害怕隨之而來的悲慘,覺得悲慘是快樂的代價,而且兩者都無法由自己選擇。即使做了好事,也未必會有好結果,因此那也不會是天主的旨意,假如天主真如師長們所說是那麼賞罰分明的話。那時我已覺得,快樂或悲慘只是一種運氣,一種跟自身行為也跟神祇無關的超自然規律。

而隨著我漸漸長大,開始留意到自身以外的世界,那對自身以內的敏銳靈感也就慢慢消失。儘管如此,唯有那迷信仍然時刻籠罩著我,每當我過得很快樂,甚至覺得過了頭的時候,腦裡就會有一把聲音警告我,一切都將完結,然後苦難就會降臨。

而的確,當同事說我是派對後遺症的時候,我知道不是那麼簡單,因為純粹派對後遺症的失落並不足夠抵銷之前令人迷醉的歡樂。彷彿是要懲罰我過得太快樂,現在的我就要承受比失落更沉重的代價。這半年以來都沒有過這麼糟糕的狀況,發生的時候令人有點手足無措,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時我又變回當年的小童,面對突如其來的災禍,只能嘗試以贖罪的方式,希望藉著減少太過快樂的罪孽,惡運可以早日離去。今天在公司自己一人走來走去搬搬抬抬,把ART HK 10攤位回來的東西都全收拾了,然後再坐在圖書館一路做到過了七時半,公司的人差不多全走了才離去。整天都害怕會表現得太過快樂或者跟同事玩忘了形,因而比平常意興闌珊。本來昨日在家裡寫了半天的ART HK 10記趣,都不打算登出來了。拍了很多的照片也不想分享。總之,在這災難完全過去之前,我都將為快樂而受罪。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