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網誌

by suu4leaf

其實一直都很清楚明白的。只不過終歸都是要寫嗎。因為,我覺得說寫網誌這個動作就是為了跟別人分享自己的想法和態度,是不盡不實的。任何行為背後都有各種理由,每個人的理由或動機都不一樣,只要沒有違法,也毋需向任何人交代。而網誌這東西又是一個那麼複雜的東西,怎可能只為了單純一個目的存在呢。甚至,那個所謂目的,可能其實根本不是目的,只是行為的過程中衍生的副產品。

開始寫網誌是大學一年級。那時大概是因為在大學裡上網是免費的,每人都買一部筆記本電腦放在宿舍房間的書桌上,寫論文、上網打發時間、跟心儀的對象ICQ、也寫網誌。那個時候,大部份的人都會定期查看他人的網誌,大概也暗地裡希望自己的網誌也能引來同樣的關心。雖然那個時候網誌還未有現在這種規模的網絡,說不上是甚麼發表見解的平台,卻就變了朋友間友情的考驗。誰不開心誰最先發現誰完全不知情。我倒是對這種友情的表現不以為然,我那時寫網誌,只是因為喜歡上一個人。每一天,我就把喜歡這個人的心情記在網誌裡,然後想究竟我還可以寫多久,那個人何時會發現這個地方。那個時候,大概也沒想過關於Private或Public的問題。基本上,日記是屬於前者的。但來到網誌,兩者的界線就變得很模糊了,雖說是日記,但就是所有人都看得見的。很多時混淆了,把本應不該讓人看見的東西在網誌公開了,就引起不少麻煩。結果我就是因為這樣,最終得把自己的網誌上鎖,之後甚至置之不理了。

之後我很快便在另一處另起爐灶,也就是現在這個地方。寫了差不多六年了,期間也有開過別的網誌,但始終都是這兒待得最愜意,像住慣了的房子。關閉了之前的網誌後,我發現除了記錄自己的戀人絮語,其實我還有別的想寫的東西,所以我找來了這所新房子,即使我不再在網誌寫不能給人看的東西,即使我把所有的思念都收藏起來,我還是有很多東西可寫:因為我就是喜歡寫。網誌從那時開始變了我的作文練習簿,我不只是記事,在記事的同時我也在發掘文字的可能性,在尋找合適的表現形式的過程裡也嘗試為生活中的各種問題尋找出答案。原本只是為了滿足自己這個自私的慾望而做的,跟任何人沒有任何關係,結果這些文字卻吸引了一些讀者,也不止一次有人指出我的網誌為不少人帶來了正面的作用,甚至有人說很喜歡看我寫的東西,希望我繼續寫下去。這就是我在文章開頭所說的副產品:本來把自己的文字、想法或人生態度拿出來分享並不是我原來寫網誌的目的,卻成為了一個意料之外的結果。

或者我實在是一個很任性的人,我並不願意說自己寫網誌就是為了要向甚麼人分享自己甚麼見解或生活態度,我拒絕為自己的網誌附設任何的道德使命,我只是想忠於自己的寫。文字是不會說謊的,我總是覺得要知道一個人,看他的文字就知道了。只要我本身是一個可愛的人,用不着我刻意去說教,我的網誌自然也會可愛而可信,自然會有人看到而且為之感動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