鵲橋的相會

by suu4leaf

今天我更確切的感覺到自己年紀長了。昨晚的那種離愁別緒,今早醒來已差不多煙消雲散。事隔才不過一場覺,我這人還變得真冷漠啊。昨晚寫之前那一篇時,不期然回想起中學時參加女童軍的那些營火晚會,去到尾聲時總是會唱’Auld Lang Syne’和’Shalom’,十多歲的少男少女雙手交差的手牽着手,圍着快要消滅殆盡的營火,青澀的歌聲隨着火花徐徐升上跟平日有點不一樣的都市夜空。那時我總是感到很傷感,想不通為甚麼美好的東西總是這麼快便完結,而第二天我們又要照常穿着校服上我們各自的學校,彷彿甚麼都沒發生過。這傷感通常會跟着我好個十多天,然後才慢慢給沖淡。或者少年人就是如此多愁善感,因為他們擁有太多時間和青春,現在的我早已沒有用來多愁善感的時間。

但其實,從學校到工作,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這些年來經歷過這許多的遇見和離別,我早就了解離別即使不是必然,也是必需的。我很喜歡新認識的從外地來的朋友們,很想大伙每天聚在一塊玩,但日子久了,那種新鮮感會慢慢消失,大家的話題會變少,原本覺得有趣的面孔會開始生厭,然後大家會發現其實自己還是想回去各自原本的生活。有時,在彼此生厭之前分道揚鑣,反而是最好的。而我也早已明白離別本身其實並不傷感。像同事所說的:鵲橋相會,更勝如影相隨。剛好神話裡的牛郎織女一年也只有一次的相會,這麼聯想的話,我們的離合就變得更加傳奇浪漫(剛好又是元宵佳節),又或者用台灣同事的話去講,就是很有Feel哦。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