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前のない怪物

by suu4leaf

早陣子,因為想着要訓練日語聽解力,就開始了看日本動畫。既然要看,就得看些好的。於是就選了浦澤直樹的《Monster》。早幾年浦澤直樹另一作品《20世紀少年》映畫化,令原作漫畫和映畫版都風靡全城,我不否認《20世紀少年》包含了很多足以觸動各類人的元素,而且在那之後其實有很多山寨版《20世紀少年》出現(係你地啦!《八王子》廣播劇仲話唔係改寫《20世紀少年》?)然而我個人是比較喜歡故事設定於前東德的《Monster》。早在差不多十年前,《Monster》剛開始漫畫連載時,我雖然不知道那單行本封面沒有人物圖像的漫畫內容說甚麼,但也留意到《Monster》一直在日本的漫畫銷售排行榜上排行第一。開始買了幾本,出乎意料地引人入勝,而基本上我是沒有想過漫畫也可以有這麼高的程度的。那不關畫功的事,而是故事本身,還有作者敘事的手法,已是一流小說或者電影的料子。但自從進了大學之後,看漫畫的興趣忽然消失了。於是我一直不知道,那「怪物」究竟怎麼了。

除了故事裡所提及的有關人性的命題,《Monster》吸引我的,大概是德國和捷克的風景。日本動漫裡的歐洲人大多不像歐洲人,但浦澤直樹筆下的甚麼都像。角色們追隨「怪物」去到布拉格,我一看就知道他們正身處Charles Bridge還是Old Town的廣場。人物們沒有兩個長得相像的,也沒有特別美與醜,卻只會讓你覺得「對啊德國人就是長這樣」,彷彿看到的是一個真實而不是虛構的人。

最喜歡的部份,是故事裡一個童話插畫家的設定。歐洲的童話和插畫是我的死穴,那些往往帶點怪異而讓人無法理解的故事,那些魅惑的圖像,像是甚麼神秘的符號,又或是古老的預言,隱藏了有關「怪物」的秘密,也注定了有關人士的命運。按着這好幾百年歷史的西歐民間傳統和Oral Culture,浦澤直樹竟以一個日本人的身份,創造了一個連西方人都分不清真假的(有關的網頁說不清楚那些童話的出處,顯然連西方人都被浦澤直樹的畫功和敘事技巧欺騙了)黑暗的德國童話世界。很顯然《Monster》引用了很多Freudian理論,其中童話故事的潛在意義當然少不得。大學三年級時看了一篇很著名的essay,以Psychoanalysis分析童話故事:King Lear的三個女兒,跟其他有三個女兒的童話故事一樣,任何童話故事裡的第三個女兒其實都象徵了死亡,之類。在幾個「虛構」的童話故事裡,我最喜歡那個《名前のない怪物》的故事。可能就是因為它令人感到不安。是不是捷克就是這種怪異?我第一次看Kafka的The Castle,也感到莫名的不安。

故事的結尾有點奇怪,如果不說馬虎的話。或者是刻意留下很多的迷。因為童話失去神秘性的話,就失去其魔力了。所以到最後我還是不會知道,那所謂的可怕「實驗」究竟是甚麼,「怪物」的動機到底是甚麼。倒是最後一集,一個角色說了那麼一句:「奇怪的是,人越大,悲傷會變得越來越淡薄,開始只記得起快樂的事情。」另外一人回了一句:「就是這樣,人才活得下去呀。」忽然,好像感到經歷了很多的角色們的那種累,好像我也老了一截。而旅程已經完了。很久沒有這種感覺,就是書看到最後一頁,無法把書合起的難分難捨。

到最後,我的日語聽解力進步了嗎?動畫的配音往往咬字清晰,而且故事裡牽涉的都是醫生警察律師大學教授,命題也嚴肅。所以,下一部,看甚麼好呢。

 


《名前のない怪物》


「名字是很重要的。」
那大概是,知道自己存在是很重要的意思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