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外的八十後女孩

by suu4leaf

這一晚,八十後女孩回到立法會大樓外的皇后像廣場。

幾年前,女孩曾經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坐在這幢建於殖民時代的新古典主義風格建築的花崗石柱下,一邊拿着手機,一邊啜泣。那是一個十一月的夜晚,中環的大街很暗很靜,女孩只穿一條雞尾酒裙子,深秋的涼氣冷僵了女孩裸露的雙臂。百多年歷史的花崗石長廊反射了黃色的燈光,懷舊淒美得像王家衛電影的場景,八十後女孩覺得她的愛情很轟烈。

這一晚,二零一零年的一月十五日,八十後女孩來到了皇后像廣場。就像當年冰冷的石柱群沒有給心碎的女孩安慰,現在的立法會大樓依舊沉默地聳立在原地。然而皇后像廣場卻是人聲鼎沸,擠滿立法會大樓四周的空間的,不是每逢週末都佔領了中環的數十萬外地傭工,而是一群示威的群眾:過萬的市民圍堵立法會大樓,為的是反對花崗石大樓內立法會正審議的廣深港高鐵撥款申請。女孩穿着便衣踢着布鞋,走進人群裡,一邊看大屏幕上投映的會議直播,一邊跟在場的群眾高呼助威。人群裡有懷着各種理想的人,他們都為了他們的理想而作出了犧牲:有的為了保衛家園,有的反對政府浪費公帑受惠的卻是小眾,有的抗議政府獨斷獨行妄顧民意,有的為了環保……他們斷食,行苦路,靜坐,賣湯圓,分「柑」同味,只想以和平文明的方式表達他們對這個相對地荒蠻暴力的政府的訴求。八十後女孩感受到了另一種轟烈的愛情,幾年前的那個跟這個比起來是多麼微不足道!她首次感受到自己能夠相信自己是對的,她不需要向對方哀求甚麼,她只要光明正大地大聲喊出來,喜歡還是不喜歡,快樂還是憤怒,幸福還是悲傷。只有感覺到自己跟對方是對等的,明白自己其實並不用哀求等待,不用勉強自己委屈接受,才能真正獲得自由,才能得到真正的快樂。

結果跟幾年前一樣,八十後女孩的轟烈愛情只能以失望告終。但是女孩明白了一件事:這之後她只會更加自由更加快樂,因為她已經知道自己是彌足珍貴的,只要她繼續相信美好,她不用去哀求世界,世界已是屬於她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