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八十後

by suu4leaf

原本約好跟同事下班後一起去立法會支持反高鐵行動,但今天因為身體不適請了病假,結果在家裡看了有線新聞台的直播。會議再次未能表決,主席決定下星期五繼續開會,場外近八千名會眾歡呼獲得再一次的勝利。那會開得還真辛苦,有點讓我想起以前上庄時的答問大會,動輒十數個甚至三十多個小時,那種專注和堅持很令人懷念。下星期五我一定得去打氣才成。

以前說八十後,是指內地一班八十年代生的新生代作家,包括我很欣賞的韓寒。現在八十後這個詞延伸到香港,是由反高鐵事件開始被引用,用於一班忽然從暗黑的背景裡站出來發聲的一群二十多的年輕人。報上說,政府對這班突如其來的年輕人的行逕很費解,並請了專人來研究這班統稱八十後的年輕一代的思維,從而找出應對方案。沒想到,我們就這樣被標籤了,而且還要成為被研究的對象,那對我來說更費解,同時也很有趣。

無論是計出生年份還是思維,我都算是一個八十後,而作為一個八十後,我認為八十後其實是很容易理解的,因為所有人都必定是其身處的社會的產物。之前有八十後發言人說過了,八十後不是反社會,八十後是反社會裡的不公義。那就是我們。人們愛說我們生在經濟發達物質富裕的八十年代,是嬌生慣養不知人間疾苦的一代。我們就是生活得太安逸,我們的師長都教我們不要多事生事,但當我們長大,看到世界並不美好,我們身處的社會有太多的不公義,我們的領導不夠英明,我們的政府太過官僚,我們的政黨不能代表市民,年輕的我們對現況無能為力,也看不到任何前景,但因為我們一向安靜,也就沒有人想過我們也有聲音,甚至我們都忘記了自己的聲音。但是我們比以前的人唸更多書,現今的通訊科技讓我們更容易接觸到各種資訊和知識,所以表面很安靜的八十後,其實早已不再相信當權者的謊言。尤其是我們大學畢業了,得到的不是師長所預言的平步青雲,而是一片極不明朗的風景:背着學生貸款,要養家,人工低下又沒有發展空間的工作,無力置業,結婚生育不斷推遲,納了的稅還要被政府亂花,結果只是更多的不滿和憤怒越加積壓起來。而同一時間,談夢想理想的八十後越來越多,並越來越多八十後開始以行動去追求理想。所以八十後以文明的行動去追求理想中的社會。

說得簡單一點,八十後就是一群理想主義者,我們想去相信世界是美好的,而我們仍有這麼一股熱誠去追求一個美好的世界,所以我覺得我們的長輩應該為我們懂得關心社會而感到安慰才對吧,而不是要去將甚麼五十後六十後推出來跟八十後對立,我們又不是甚麼政黨。像七十年代的Flower Power,八十後也只不過是一個年代的人對一個年代的反應。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