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生學

by suu4leaf

那天才在跟母親解說現在工作的公司的來歷之類,然後她就說在報上見到我的現任老闆。我翻開報紙,果然在國際版裡找到一篇引述國際權威美術雜誌《Art Review》最近的一個世界最具影響力藝術界人士的排名榜,我那年輕有為的老闆位列第九十八,是少數華人當中其中一名,另一人就是中國藝術家艾未未,還附有照片。文章也簡介了老闆的出身來歷,她的關係不免成了重點。看着,有種很奇怪的感受。

從小我就是相信優生學的,但那充其量亦只是一種對優良基因和教育的信念。那大概是因為我未真正遇過藍血人,以前唸的所謂名校,同學們都是來自中產家庭,父母多受過高等教育,對比起大眾人家的孩子,我們或許是優秀的一群,但一旦離開了那個圈子,世界擴闊了,我們就淪為一只只螺絲,跟大部份人一樣為推動這個社會的運作出賣勞力。

大學的時候,雖然受過很多老師和同學的讚賞,但我始終沒有那種「自己是優秀的」的自覺。相反我常常感到身邊有很多比自己優秀的人,而那種優秀是我永遠無法達到的,一種先天性的東西。就是那個時候我開始覺察到世界上有一種優秀的人種,不只是天資聰敏,而是他們打一出生便已被注定要過一個不平凡的人生。出身於顯赫的家族,在社會上具有威望,受最好的教育,追求美好的生活,堅持人文社會最高的價值和道德,對世界和社會懷有使命和責任,而他們身邊全都是同樣的人。當然我明白不是全部出身好的人都是這個樣子,而現實上也有很多飛黃騰達的例子,但當我看到我的老闆早在我這個年紀已經做到我這十年內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我就更加明白優生學的社會意義,那當中有一定的真相存在,並不存有甚麼歧視偏見。

對於那些「優秀人種」我是既敬且怕的。朋友曾經半取笑地說不明白我怎麼總是把一些人無限放大了,儘管那些人(在她來說)也不過是一般人而已。或者因為對她來說我本身就是一個很特別的人,所以對於我對其他特別的人那麼敬畏就覺得很不明白。有時我也覺得我是故意把自己縮小了,推翻了自己也會出類拔萃的可能性。然後我就會把這怪罪在太過與世無爭的父親身上(他是與世無爭得連人家給他當校長也不要當的),把與世無爭的基因遺傳給我了。雖然我自己知道,那是因為自己太過害怕,一旦跟最優秀的人混上了,就會不期然地露底了。即使有時會覺得周遭的事物很乏味,但還是沒有要往上爬的勇氣。處於這種高不成低不就的境況,就是現在不太優秀的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