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sage from Sotheby’s

by suu4leaf

跟舊同事兩年後首次再聚,我發現這一次午饍談的竟比以前還談的多。她在Sotheby’s工作,又是一個我聽了就羨慕的地方。當然所有跟藝術有關的工作都能引起我的興趣,像以前一鼓作氣的跑去ampost工作又甚或想過搞自己的出版社,很熱血青年式的為了藝術獻上全部青春那種有勇無謀不設實際,但最近有少許的不同--最近對藝術工作的嚮往是對於那個世界的人物的嚮往。當她說到那裡的人對藝術的熱誠和認識,他們的藝術背景,優雅的教養,(也有些錢)我感到自己有一種強烈的欲望去跟那些人共事,成為那一個獨特圈子的一份子。

或者是從小便被如此的薰陶:從來不喜歡滿身銅臭的人,也極力讓自己不要成為那樣的人。寧可荷包空洞也不要修養零分無知膚淺。在街上常常見到一身不稱身西裝拿個設計差勁的名牌皮包髮型完全不適合面型的男人在公車上大街上拿着手提電話高談闊論,開口埋口只有炒和賣,數字和粗口,完全無視他人的存在,還以為這樣就是一個事業有成青年才俊的至高形象,迷死萬千少女。至少我對這些人會投以極度鄙視的目光。曾經我也想過是否我的想法太上一世紀的bourgeoise太學院派詩人,是否我未能切合事世。曾經我也想過是否應該先向錢看,有了錢才再談甚麼藝術甚麼理想。但是次的金融海嘯讓我再一次看清楚了,那些把一生投資在錢上的人轉眼間就甚麼都沒有了,而把一生投資於建立自己內涵的人,不管發生了甚麼,那些資產都不會離開他。與其混在大部份的人當中把自己也惹得一身銅臭,倒不如打一開始便做符合自己性情的事,即使現實未必跟自己的理想完全相同,但起碼身邊的人都是一些質素較高的人,連帶自己的生活也會隨之升格。我想,找一個屬於自己的事業不能單向錢或所謂的前境看,也得看該事業對自己起了升格還是降格的作用吧。


PS 謝謝那本特厚的Sotheby’s catalogue,那個村上隆想必以天價賣出了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