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機械人迷思

by suu4leaf

《僕の彼女はサイボーグ》
(港譯:《我的機械人女友》)

今年的夏日電影節只買了這個和《六個大師的童年》(原本還想看一齣Bollywood版本的Othello,但考慮到不會有人願意跟我去看便作罷)。買了票之後大概兩個星期便見到電影在正規院線上映的廣告,還要是電影節播放日期的僅兩天之後,不禁有一種被騙的感覺(倒是同行的仁兄一點也不出奇:「綾瀨遙喎!」),唯有當作是見識圓方The Grand Cinema的一個機會。亦因為明天才是電影正式上映日,為免破壞想看的人的心情,我也就不細談電影情節了。

《僕の彼女はサイボーグ》由《我的野蠻女友》導演郭在容執導,老早就預期了那種很韓味的催淚煽情,只是之前看了優先場的中學同學說情節有點離奇但又不懂如何解釋,而我現在看完都有點同感。那你問即是有多複雜?同行的仁兄說要簡單解說劇情大概需時五分鐘(一個小小提示:跟時空轉換有關)。也幸好有那部份情節,才令這電影不致流落於俗套,因為故事概念本身很簡單(就是電車男遇上女機械人,並建立了感情),搞笑位也不算十分精采,感動位又不致會令人落淚的程度(可能是科幻的設定令人較難產生同步感),老土位又真的老土(很多位都拖得太慢,而且不太中),科幻又比較像是扮科幻(如果拿它和Stanley Kubrick或Ridley Scott比它直頭不能算是科幻)。

令我想看這電影的反而是女機械人這命題。打《鉄腕アトム》(小飛俠阿童木)起,日本人就開始了這個對人型機械人/人造人的迷思:《サイボーグ009(人造人009)》、《IQ博士》的小雲、《新世紀福音戰士》的綾波麗、《Chobits》等等,他們不約而同都展示了一種對能跟人類共存、能為人類達成人類能力不及的事情的那種人型機械人的迷思,尤其後兩者更是將被設定為女性的人型機械人/人造人塑造成男性讀者心目中理想女性的慾望投射。電影中,男主角次郎在遇見神秘少女時,就給自己買了一個綾波麗figure(以示其電車男設定),然後身穿近似綾波麗的緊身戰鬥服的短髪神秘少女就在男主角面前出現,所以綾瀨遙角色的設定其實就是綾波麗吧。温柔善解人意而每每為君分憂解困無所不能的,沒有個人意志不懂反抗,願意一生追隨為奴為婢,還要有綾瀨遙的臉孔和身段,如果那就是現今男士們的理想女性的話,那大概真只有輸入了程式的機器才能為他們達成心願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