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日本於桜の時(第九話

by suu4leaf

迷失日本於桜の時
2008.04.10-2008.04.19
(第九話)


在日本,櫻花四月是相識,也是分離的時節。



LOMO LC-A
Kodak Professional T-MAX
400

第九話 鐵般的事實

最近常在想,世上有甚麼東西是真確的,如鐵般堅硬而不可變的。在世上活了二十多年,曾經以為真確的東西被一一推翻,曾經相信永久的事
情一一隨着時間消逝。年少時的好友變成陌生人,討厭的人變成今日的友好,發誓一世不吃蛋結果卻破了戒,熱衷的偶像興趣變成牀下底的尷尬,夢想變成話當年的
老氣橫秋,喋喋不休的長輩變成石碑上的一幅褪色照片,鄙視的大人變成鏡裡自己的形象,愛過的人變成日記本上一個奇怪的代號,牽不起一絲感動,曾那麼哀悼殖
民時期的完結,現在已無法確定如何評價歷史。沒有事情再是真確而永久,只有相對和妥協。即便是真理--那些從我們幾千年人文社會裡逐漸衍生紥根的道理--
也從來沒有人可以肯定的說真理不會錯不會變。人類相信因果,在邏輯上我們的世界是這樣運行。好人有好報。但事實上好人不一定有好報,壞人也不一定會受懲
罰。好人和壞人最終也得死,而死後世界又不一定有天堂地獄之分。如果一件事的結果並不能告訴我們其真假與好壞,我們又可從甚麼地方得知甚麼為之真理,真確
的如鐵般堅硬而不可變的。

不幸掉進生存以來最壞的情況裡。兩年前自資出書,出版商年多沒找過售書分帳,及後更連
錢帶書失蹤,投資十多萬和無限心機頓成泡影,追查之下還要發現該出版商打一開始便無商業登記,懷疑有人存心詐騙之餘還越來越多受害者出現。我那刻才明白,
即使報紙毎天都那麼多死人冧樓偷呃拐騙,如果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是不會相信這些事當真存在。醫生未話你患絕症你都唔信自己有一日會死,未出事前你都唔信
自己正在上演警訊真人版,唔信世上真的可以有那種賤人無賴。我們傾向相信世界是美好的,因為這樣令人類短暫而痛苦的生命變得易過一點。事發之後我有如掉進
黑暗深淵,除了被騙去的財物,最大的打擊莫過於被欺騙信任,還有自覺孤立無援的狀況。與其向四周的人求助卻換來一句虛情假意的節哀順變我精神上支持你,然
後剩下你自己一個繼續獨自煩惱更感孤單,還不如當買了個教訓,盡快忘記不愉快的事還省心力。反正我們的友誼就是那麼脆弱,我們的社會就是那麼多不公義,我
們對善惡的反應就是blog裡一兩句潮語那麼淡然,理應維持社會公義的角色總是幫不了最有需要的人。所以我接受了好人不一定有好報,壞人也不一定遭懲罰,
因為接受比堅持容易,反正世上沒有事情是如鐵般堅硬而不可變的,只要自己活得快樂就好。

當我放棄憤怒的時候,卻
仍有人為我抱不平。在律師行工作的大學友人義務充當我的法律顧問代表律師以及私家偵探,因出書而認識的文字工作者友人毎天來電問候及建議,鼓勵我認真面對
處理事情,差點被連累的中學同學見義勇為利用自己在媒體的關係揭發惡行,週刊投訴版報導案件令騙徒終於現身之餘亦引起業界關注,此後更收到各種打氣及告密
電郵,第一次報案不受理的警方也因週刊的報導重新研究案件,而當然那些祝你好運我精神上支持你或者純粹八卦的也有很多。因為他們我知道世界上仍有真理,仍
有相信真理存在並願意為其作出堅持的人。

法律或者充滿漏洞,但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公民應先跟從所有法律程序,在那
之前不能說法律幫不到自己就放棄自己的公民責任和義務,那樣沒有人會可憐你。逃避或者令人暫時好過,但事情一日不解決心中的刺仍在,即使無法完滿解決事
情,把可做的都做了才總算對自己有了交代,才可無牽無掛的繼續新的生活。獨善其身,忘記發生在自身的不公義或者算是豁達,但遇到罪惡不揭發不阻止,讓罪惡
繼續發生繼續有人受害,等於助紂為虐,其實也是一種罪。站出來或者很累很痛,但你會驚訝你的一小步可以引發的巨大能量。到最後事情得以解決,而這個感覺要
遠比息事寧人獨善其身更加良好,令我不得不承認世界上的確有一種真理存在。果或者不能證實因,或者之後也有但是,但我開始相信這世上真有如鐵般堅硬而不會
變的東西。

2008.04.18
第九天:新宿-築地市場-東京鐵塔-六本木-中目黑-新宿

築地市場的水中生物


來東京不可能不來築地市場吃新鮮魚生。在香港受夠了那些不知廉恥的所謂特級toro,很少去那些每每排長龍的日本料理,覺得如果真要
吃魚生就得吃好的,而那些板甚麼板甚麼的爆發連環食物中毒事件後,更令我深信除非是地道的日本料理,否則任它包裝宣傳做得多好門前有多長人龍,都是不吃也
罷。只是築地市場只有早市,跟旅伴妥協了睡醒起來第一件事就前往築地,預計大概十一時多到達,當是吃個早飯。


京築地市場是東京最大的魚市和蔬菜批發和零售市場,又稱「魚河岸」,建於1935年。如果錦市場是京都人的廚房,那築地市場就是東京人的大廚房。「魚河
岸」源於江戶時代,意為緊鄰海岸的鮮魚市。築地市場是為東京供應生鮮食品的巨大的集散地,占地23公頃,每天經這裡批發和流通魚肉蔬菜水果多達4,000
噸,交易金額達30多億日圓。

從新宿前往築地只有地下鐵可行,而我們首次脫離JR網絡當然是又再出事,上了一架
反方向的車,之後才回到正軌,正式向築地出發。這次乘地下鐵跟之前乘JR的氣氛大不同。不知是否路線的關係,乘車的都是西裝骨骨的上班族男士居多,他們手
上拿着的不是那些隨處可見的透明膠傘,而是看上去不平宜的貨色,月台上車廂裡瀰漫着一股肅穆莊嚴,我倆頓時成了格格不入的一個光景,黑灰藍調中奇異的兩點
色彩。我想即使在中環地鐵站,又或者世上任何一個大都會的高級商業區都不會見到這種純嚴肅紀律。

從車站出來,外
面前所未見的傾盆大雨,幸而市場入口就在車站出口不遠處沒有一條街的距離,逐鼓起勇氣冒雨直衝進市場停車場入口。雖說是魚市場的停車場,但就比香港的乾淨
很多,否則我根本不會肯走那條路。穿過停車場,便來到位於漁港口岸的露天市場,除了賣海鮮的,也有各樣賣乾貨食品甚至食肆。由於自身都已經變成水中生物兩
隻,都沒心情細看街市風情,我們草草打了一個轉,便決定了一間門前已列了一條隊的食堂,躲進那簷下去。前來吃即叫即切新鮮魚生的有本地人,也有國內的遊客
和修學旅行的學生。那是一間專售魚生飯的飯堂,門前豎起一塊大菜單,圖文列出多款魚生飯和價格,站在門前的年輕女待應為上前列隊的人客放好雨傘後(店前有
少許屋簷遮頭)便請人客先行點菜。花多眼亂,我們想了幾回才下定了主意,旅伴要了一個雜錦魚生飯(2,000
yen),我就要了一個有海膽魚子和toro的三色魚生飯(1,650
yen)。店裡只能坐大概十人,人客在門外一早落單,坐下立刻奉上茶湯和飯,吃完立刻還枱,雖然效益非常,但對專程而來的我們來說如果可以慢慢坐下來享受
當然更好。店裡也禁止拍照,於是我也無法讓大家看看那碗浮誇的魚生飯,足以叫香港的那些所謂特盛魚生飯無地自容。

 
 
 
 
 
LOMO LC-A
Kodak
Professional T-MAX
400

東京鐵塔內的鋼鐵精神

吃完築地的魚生飯後大滿足的我們往東京鐵塔出發。旅伴沒上過東京鐵塔,而七年前我只上過去看夜景。從地鐵站出來看到煙雨
迷濛中的鐵塔,竟有點黑白照片時代的巴黎鐵塔的韻味,即時興致勃勃,拿出仍有半卷黑白菲林的相機出來不住的拍。這座模仿巴黎人自己都不喜歡的La
Tour
Eiffel的紅白色鐵塔,成了這座城市的地標之餘,也切切實實的象徵了這個民族的性格:看上去所有東西都是模仿人家的,但實質又是一個比人家優美的改良
版本(東京鐵塔比巴黎鐵塔還要高少許,鋼筋還給鬆上了鮮明的紅白色)。雖然不停吸納外間的東西,然內裡的民族意識卻跟鋼鐵一樣堅硬。東西入口了只有被日本
化,沒有被西化的。

進了鐵塔就不想再回到濕漉漉的街上,於是我們漫無目的的每一層走,連蠟像館都不放過,在展望
台繞了幾個圈,外面陰霾滿佈的城市面貌陌生得可以,旅伴卻還可告訴我哪一方便是我們將要去的六本木。雨中的城市好像節奏也緩慢下來,我們坐在展望台的橫櫈
上稍息,我看着四周寥寥可數的遊客,老人家庭情侶學生的,心裡想着是甚麼令他們上來這個原是舶來品的地方,在他們眼中東京鐵塔又是甚麼東西,想着想着竟睡
着了,直至開始感到空調太冷,意識回到剛才的展望台,才雙雙起身離去。在地面大堂喝了杯咖啡,我們又回到雨中
去。

Guru guru… 腦中響起那首歌。Lily
Franky的《東京鐵塔:我的母親父親》的主角並不是東京鐵塔,而是屬於那一個年代的人的故事。如果東京鐵塔是屬於過去的,那我們接下來要去的就是屬於
未來的。

 

LOMO LC-A
Kodak Professional T-MAX
400

 
 
 

LOMO LC-A
Agfa Precisa CT
100
e to c processing

六本木的藝術山丘上跟村上隆打照面

七年前我來日本的時候還沒有現在的六本木。近年來,作為一個新時代的城市概念,六本木被設定為一個具有文化氣息的高級商
業區,除了設計前衛的摩天大樓,整個區域亦散落各種藝術館和裝置藝術品,其中以Tokyo Midtown跟樓高54層的Mori
Tower所位於的六本木之丘最具代表性。

地鐵站一出來便是Tokyo
Midtown。位於六本木的Tokyo
Midtown由大面積綠化及六棟建築物構成,為日本一個全新的複合型城市。城裏結合了高級住宅、各式各樣的商店、時尚餐廳、辦公大樓、世界知名五星級飯
店、公園綠地、美術館等設施,彼此共鳴,為都市生活提供最高品質的每一天,並期許以世界級姿態創造出新的文化價值。好像碰巧遇着一個國際性的會議,從地鐵
站出口出來沿路一直有日英對照的指示牌和穿着套裝的男女,而我們卻似是這繁榮活躍的水族箱裡漫無目的地浮游着的水母,浮到巨型鵝卵石的裝置藝術品前停下來
拍照,然後又再繼續在那光亮清爽的空間裡飄浮,一直飄上Suntory Museum of
Art,正在做一個旅伴不感興趣的實用藝術展覽,於是也沒有入內只在門外的Museum
Shop流連了一會,想着不如到外面的庭園,那兒有草坪廣場和慢跑道,還有若干名設計師如三宅一生合成的21_21 DESIGN
SIGHT,只是不知何時天色又變陰暗,單是站在展望台似的玻璃門前已感到外面的暴風雨成疾,於是作罷,回到舒適的人工玻璃屋內,繼續享受被虛假的好風光
矇騙。

左穿右插想離開大樓前往六本木之丘,卻途經Fijifilm Square。不知道Tokyo
Midtown
是Fujifilm以及很多日本大企業的總部所在,還以為那只是其中一間比較光鮮的門市,本來沒有留意,不過在街上回望它的櫥窗卻發現內有一個人像攝影的
展覽,逐抓着旅伴往回走,鮮發現那是一個日本著名人像攝影師的作品展覽,展出了多位日本藝人的黑白照。展覽本身入場無料,Fujifilm肩負寫真文化發
信基地的責任,向人們傳遞來自寫真的信息,體證了日本的大企業不只賺錢,也堅守企業的良知及對文明社會的責任,而這也跟整個Tokyo
Midtown的城市規劃和視野不謀而合。

六本木之丘的出現比我想像中突兀,就像平凡商業區中央忽地隆起一小畂
的主題樂園,格格不入得來有點可笑的成份。但一踏上那平台,卻又像跨進了另一次元空間,整個氛圍都改變了,彷彿有一道無形的牆將剛才的世界給隔開了。而似
是要進一步混淆真實與虛幻的界線,一座巨型蜘蛛雕塑就擋在正前方殺你一個措手不及,讓人以為自己成了那些電玩的主角,掉進了魔幻國度要打敗魔物才可回到原
來的世界,那效果比我想像中震撼。目標的森美術館在另一個側樓進入,旋轉的階梯,連接大樓的長廊,竟有點科幻感。剛才才在東京鐵塔上俯視過東京,已經沒興
緻再看一次,儘管出發前已有朋友特別提醒我一定得到Mori
Tower的展望台,而只是去了森美術館。或是碰巧遇着壞天氣又或是遇着關於跑車的展覽,又或是員工極度的認真專業,由乘搭升降機到到達美術館都是冷冷清
清,緊張的氣氛令人不太舒服。倒是回到roppongi hills art+design
store,才是此行最愜意的部份,起碼賣東西的地方人也多點。除了村上隆和奈良美智的紀念品,最喜歡的還是攝影師蜷川實花的東西,而其他藝術家奇形怪狀
用途不明的東西也非常有趣。

黑壓壓的中目黑

我們再次從幾十層高樓回到了地面,向平實的中目黑進發。那是比下北澤更不像一個景點的景點,就在車站附近的住宅區內零星
散落的幾間古著自家品牌古董家具design
studio的,在那幾條暗黑的小巷內被平房包圍,兀突地存在着。不知是否我們太晚去的關係,四周黑壓壓一片,光線不足讓人無法看清地面小店的外貌,因此
只予人平平無奇之感。來到一間隱蔽在一所平房後面的古董家具店,連從事室內設計的旅伴都提不起勁進去看,倒是我自告奮勇一個人跑進去那只有一個房間大小的
店裡混吉。店裡沒有通道,只是雜物房似的無章地擺放甚至掛着各種說得出說不出的物件,淡黃的燈光微弱的從一同是古物的吊燈散發出,店裡一片泛黃,像西洋古
裝片用的那種濾鏡,有一刻我甚至以為自己身處《不能說的‧秘密》裡的古老琴房--小心越過一件件年代不明價錢牌不敢看的椅櫃茶几西洋旗油燈掛飾來到房間的
一個死角位,看見一座yamaha的木琴,形狀貌似歐洲的木鍵琴。印象中不是太貴,但托運回港才是大難題,死心了走回店外街上,不用一刻鐘我們已經走完了
附近可走的範圍,不禁有點納悶。

旅伴執意找一間旅遊書上介紹的古著屋,來回走了幾轉找不着,還以為是我們走錯了
路,卻發現原來是那本自命城中最update的旅遊書上寫的已經唔update,那間店已經關門大吉,蒼白的店門外站着一張感謝各方一直以來的支持弊店現
已關門的告示,情景很是傷感。我說:要撰信去旅遊書編輯部告知。社會經驗豐富並很了解香港人的辦事方式的旅伴回道:好,對方會回信多謝我們的資料提供,然
後不了了之。

百菓園的超甜草莓

連場擾人細雨令心情盡毁,隨便在車站附近吃
了拉麵作晚飯,便起行回新宿。旅遊書上明明寫着我們所住的酒店附近有一間百菓園,說了好久要買草莓吃,不知為何鬼掩眼,來了東京兩天都看不到,就在我們從
JR新宿駅東口出來之際,竟被我發現--大大的百菓園招牌就在我們正前方的馬路對面!我們每天都乘JR出入,竟然都沒發覺,實在非常詭異,立即拿出旅遊書
來對照--哼!原來是資料出錯,地圖上的標記差了整整一條街!說這連番失誤還不夠理由撰投訴信給該書編輯部,對大部份事情都沒甚麼所謂的旅伴卻說要寫你自
己寫個夠,他只要吃草莓便行了。

跑到鬧市中央的生果檔前,只見林朗滿目的各種生果完全不食人間煙火的依然精神奕奕,卻差不多全被標上了特價,就是草莓都
有好幾種價錢,那些生字我看不懂,我們就隨意選了一盒450
yen的,樣子看上去不錯而且兩個人也該吃得完。極速逃離只有12度的寒夜街頭回到酒店,卸下再一次被雨水攻擊的衣物洗個熱水澡再換上乾爽的浴衣再跳上雪
白的牀鋪上,拿起一顆圓潤飽滿而且鮮紅得像卡通片裡的草莓,一口咬下去,超越自然的甜美香氣溢滿口腔再鑽上鼻頭然後刺激了全身的神經--那種幸福實在令人
感動得想流淚,彷彿這趟充滿風霜的旅程就是為了這美妙一刻--一邊默默吃着草莓的旅伴只是說了一句使唔使咁誇張。於是日本的超自然草莓的香氣就陪我們渡過
了在日本的最後一個晚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