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日本於桜の時(第六話

by suu4leaf

迷失日本於桜の時
2008.04.10-2008.04.19
(第六話)

在日本,櫻花四月是相識,也是分離的時節。


LOMO LC-A
Kodak Professional Elite Chrome 100
e to c processing

第六話 青春的顏色

青春好像在不知不覺間消失了。不是溜走,而是消失了。有人說青春是拿來浪費的東西,但我的感覺是現在的孩子,連可以浪費的青春都沒有了。又或者只不過是那一種青春的顏色消失了。慵懶的夏日正午,藍天上厚厚的層積雲,電線杆在沉默,樹影婆娑,蟬鳴聲響徹無人的校園,鐵欄的鏽味,發燙的地面,泳池的鱗光和消毒藥水的氣味,沙灘上閃爍的沙粒,安達充的漫畫,就是那一種顏色。在還未有手提電話,沒有blog/MSN/facebook,沒有過多的零錢過多的都市娛樂,沒有補習天王沒有教改壓力沒有對前途的過份計劃,沒有太多校園暴力太多問題家庭太多悲情城市,沒有PSP沒有NDS沒有Wii,太多早熟兒童低能男女。在深田恭子的援交少女之前,中山亞微妮的寶鑛力少女。大塚愛的雞仔聲未成氣候,Zard還在世時。在夢想還未變成笑話之前。在這一切之前的青春的顏色。

2008.04.15
第六天:有馬温泉-甲子園-大阪






LOMO LC-A
Kodak Professional Elite Chrome 100
e to c processing

離開有馬

翌日起來,才真正的看清楚有馬。因為最晚的早飯時段在8:30am,旅伴也被迫早起(他原本還打算放棄),睡眼惺忪的踱到用早飯的和室楓の間去。雖然早起對我來說還好,但因為房間裡沒有獨立浴室的關係,沒能洗頭再出去,即使可以接受穿着浴衣在和室裡跟其他住客一同用餐,也無法對自己頭髪蓬鬆不施脂粉的樣子置之度外,尤其是隔壁就坐了兩個梳洗裝身完畢的年輕母親的時候(她們的丈夫仍穿著浴衣,做日本女人真辛苦,天知道她們多早起來裝扮,還有才剛學會走路的小孩要照顧)。茶几上兩個托盤又滿是碗碟。旅伴魂魄都未齊,沒吃幾口就開始有元神出竅的跡象,不消多久便自動棄權泡湯去,留下我一人繼續努力。可惜革命尚未成功,我已經舉手投降。隔壁留守到最後的年輕母親們(怎麼女人總是負責執手尾的角色)都起來走了,我偷望了一下,堆滿一桌的碗碟,竟然全都吃得乾乾淨淨,日本女士們到底如何可以吃麼多又不肥,至今仍是一個迷。

回神戶市中心的路途遙遠,而且班次不多,草草執拾行裝便下樓退房。幾位旅館職員殷勤地招呼我們出門,其間旅伴問了一句這間旅館多久了,才得知原來已有百多年歷史。我們沿着昨晚的路走,在陽光普照之下首次發現了有馬温泉的小鎮風情。走下斜坡,沿路沒一個人,街上靜得出奇,只得幾棵盛放中的櫻花間或刺激一下視覺。走到路口才看到昨晚黑壓壓一團的是一條名為有馬川的河川,上方有一度紅色的橋,橋的一端立着一個平安時期女人的銅像,名為「ねねの橋」。據聞ねね就是豐臣秀吉的正室。在橋的對面,就是昨晚下車的地方,而現在已經排了一條滿是年長遊客的長龍。這兒似乎是遊覽有馬温泉的起點及終點站,街頭兩旁都是紀念品店。反正還未有車,便走進其中一間看看有甚麼和菓子或温泉粉末之類的東西可以買回去當手信。

渾渾噩噩的一程巴士,把我們從有馬温泉的寧靜送回繁嚣的神戶三ノ宮。街外陽光普照,站在街上稍稍呼吸一點新鮮空氣,便再走進火車站,前往我們的下一站--甲子園!








LOMO LC-A
Kodak Professional Elite Chrome 100
e to c processing

夢想的終站甲子園

甲子園!這個等同夢想的地方。所有看過安達充的《TOUCH》或《H2》的人都不可能感到陌生的名字。阪神甲子園球場,是日本全國高校棒球大賽的終站。這個外牆爬滿長春藤的露天棒球場,就是青春的標記,每年春夏兩季迎接一眾青春熱血前來尋夢的青年,見証他們為榮辱為友情為可一不可再的青春而灑的汗和淚。這個令十多歲的年輕人能夠成為英雄的地方。彷彿,能夠踏足甲子園,能接觸到甲子園地上的沙,便等同夢想實現(而的確,能夠出賽甲子園的隊伍,在離開前,都會把甲子園的沙帶回去,用作紀念或護身符)。這種浪漫,在毫不鼓勵年輕人尋夢(不論是體育還是藝術,任何跟正統課程無關的東西)的香港找不到,而我們只可以從日本漫畫這些舶來品中找尋我們胎死腹中的青春熱血。大學宿舍壘球隊的隊友曾專程到甲子園看球賽,並被那群情汹湧的氣勢徹底打敗。於是我也決定此行日本一定得來一趟甲子園朝聖。

然而要去這個夢想的終點也不容易。在我的旅遊書裡雖然有說明,但那個指示實在太不清晰,再加上昨天我們到達神戶時在火車站的線路圖上發現,在神戶駅與大阪駅之間,就有一個叫作「甲子園口」的站。本於非常原始的推論、外出旅遊經驗和隨遇而安的冒險精神,我們決定捨書中萬分轉折的方法而取(看上去)非常直接的JR。而結果當然是出事了。

不用半小時車程,便到達甲子園口駅。從車站出去,看到的是一個小鎮風光--車站前一個很小的巴士總站,旁邊有一座以三枝球棒和一個棒球組成的雕像(起碼証明是同一個甲子園),四周是矮樓房和小店快餐店,小巷縱橫交錯,沒一條可以稱得上是大路的東西,車影人影都不見一隻。直覺告訴我順着其中一條較寛闊的小路走應該沒錯,便心安理得的進了一間Mos Burger午餐,才起行尋找我的甲子園。

一路上兩邊都只見平實的住宅樓房,就像安達充漫畫裡常見的場景,就是不見大路,也不見指示往甲子園球場的路牌。我們只是順着直覺走,而我對於這麼久也看不見一絲線索也開始感到不安。說到底球場那麼大,周圍的樓房那麼矮,應該看得見才是,而且四周的樓房小徑也有點不對路,全國大賽的球場有可能在這種地方嗎?直到我們走到一條小河川旁,才看到一對年輕男女迎面而來,於是便上前詢問。他們聽到先是面露難色,那名男生說了幾句甚麼一直往前走直至來到一個路口,見到一條大馬路和攜帶電話門市之類,然後沿着那條路向左……接着他放棄了,說那有點遠,還是在火車站前乘巴士好一點。果然!於是我們又再回到車站前,上了一架前往阪神甲子園的巴士,大概經過了五六個站,才到達了阪神甲子園球場。幸好沒有真的用腳走,否則腿未斷都已經被頭上的烈日曬死。

出門之前,曾經想過不如看一場高校棒球賽感受一下甲子園的氣氛,逐上了甲子園的官方網頁查看,誰知春季的賽事在四月初旬已經完結,只有職業賽。心想只是看看外牆憑弔一下也好,誰知阪神甲子園球場因為歷史實在太過悠久,所以在2010年前將全面大翻新,橢圓的球場外殼全圍上了木板,那些代表性的長春藤都去除掉了,幸而做任何事都要美觀的日本人在那些圍板上貼滿了長春藤的圖案,讓我也可以憑恃幻想一下圍板下甲子園真正的樣子。黃昏有一場阪神對廣島的賽事,現在球場四周仍是水靜河飛,我們打算繞一個圈就回去,走了不久,發現球場旁有一個神社,便入內看看,才發現那就是保佑所有出賽甲子園選手的素盞鳴神社,在《TOUCH》裡面好像也有那麼一幕說南南在這神社內為達也祈願。除了泉水旁又有球棒和棒球的雕塑,神社還有棒球和本壘板形狀的各類護身符和絵馬出售(那是繼京都伏見稻大荷大社的狐狸絵馬之後我見過最有意思的絵馬),另一頭朱紅色的絵馬奉納所上疏落掛着(可能因為高校大賽賽事已告完結)祈願甲子園的絵馬外,還有一座石碑,上面刻着「野球塚」三個字,彷彿悼念戰敗甲子園的烈士們。忽然憶起三年大學打壘球的片段,那種外人無法明白的激動青春,現今也只能成為回憶。





LOMO LC-A
Kodak Professional Elite Chrome 100
e to c processing


LOMO LC-A
Fujichrome Sensia 100
e to c processing

尋找EVISU

如此這般,我們繞了一個大圈,再回到了大阪。先回酒店拿房拿行李,再出門開始另一個尋覓之旅--從長春藤甲子園的夢之國度回到大阪堀江的潮流地帶,這次尋訪的對象是EVISU。對於牛仔褲/名牌子沒甚大興趣的我當然是跟着牛記迷的旅伴走。拿着旅遊書的我們再次迷路,花了很多時間在堀江/南船場區打轉,終於天都快黑了,旅伴才抓住一個騎着單車在等過馬路的西裝人士問路。雖然我即時的反應是這種上班族會知道EVISU嗎,但他用九牛二虎之力吐出來的破英語卻又給我們指了一個正確的方向。想起來,那個男人雖然身穿西裝,整個形象看起來卻是很前衛的,尤其他頸上的圍巾。

幾經辛苦終於找到了EVISU那躲在堀江區寧靜一隅的總店,小巷周邊盡是各式時裝品牌,如Fred Perry之類,一派歐陸風情。一位友善的四眼店員上前招呼,讓我們到樓上看。我坐在古董沙發上端詳店裡的裝潢:懷舊美式,房間稍暗,左右兩旁高至天花板的櫃,裡面於滿各款牛仔褲,地上鋪設地毯,各種純裝飾用的小物如鹿角皮箱枱燈之類,還有那對經典的牛仔褲Puffy公仔。旅伴難得來到,卻發現來得太晚,已經不夠時間讓店方在牛仔褲上塗上油彩,也沒有現成的可買。令人敬佩的是四眼店員不但沒有失去耐性(尤其已經差不多要關門了),還一直想辦法四處張羅希望為旅伴找到合適的牛仔褲,直至所有人都宣告放棄,那種服務態度非常可嘉,只是最終都沒能幫趁。原本我想提議翌日一早回去取貨,但旅伴說反正購物機會還多的是,於是我們跟友善的店員道別,回到車水馬龍的大街去。

回到道頓堀,在大阪名物くいだおれ太郎吃了個蛋包飯,再回到旅館收拾行李,就這樣結束了我們的関西之旅。明早我們便會乘新幹線,上東京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