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彩虹出現時

by suu4leaf

(註:不是MSN的彩虹行動)

那年1999。一曲《HONEY》。一個超越想像的Grand Cross Tour。驚豔,原來不過如此。只屬少年時代的瘋狂迷戀。曾經以為他們快會來港演出,曾經相信這種愛會直到永遠。九年後,數十張日版初回限定盤的大細碟錄像成前為書架上的永久展覽品,幾箱從未看懂的音樂雜誌和樂隊官方物商品深埋牀底,跟朋友一同製作的歌迷網頁失落於日漸擴大的互聯網世界中某個陰暗角落,連網址也無法想起,當年因為樂隊而認識的朋友,早已失去聯絡。在我已差不多忘記彩虹的光彩輝時,L’Arc-en-Ciel終於降臨香港了。

幾個月前,朋友告知L’Arc-en-Ciel(終於)來港演出,而她有方法取得內部認購的票,問我去否。當時L’Arc-en-Ciel還未宣佈解散(跟當年Luna Sea一樣都是在巡迴演唱其間宣佈解散消息),而我早已沒有跟進他們的消息,只不過覺得不去便對不起當年的自己,才決定去了。結果他們第一次的世界巡迴演出,成了我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Laruku演唱會。

自1991年組成Indies band開始,L’Arc-en-Ciel活躍已有十多年,曾與Luna Sea和Glay一同被列為日本搖滾三大班霸。樂迷的年齡層很廣,有早年Sakura時期已追隨的七十後,到我屬於的樂隊/JRock最高峰期的八十後,甚至是千禧年打後時期的九十後也有。博覽館裡充斥了十來歲的樂迷,身穿演唱會T-shirt和各種跟Laruku有關物品(當然也有Gothic的Lolita的和服的種種精采裝扮,如果是九年前的我也可能會精心打扮,不過歷經Luna Sea演唱會一役後便知道來這些JRock演唱會首要是輕便),自發組織非官方樂迷會向場內觀眾派發Encore時用的歌詞,那種青春熱情很令人懷念。同時場館裡也可聽到中英日韓泰等各方語言,全都為追隨彩虹而來了。

原本以為早一點去買Tour Goods,誰知六時多去到時都已經太遲了,排隊買Tour Goods的人龍已經不見龍尾,保安人員甚至截止觀眾再加入人龍的行列。在博覽館根本沒事可做,結果只得等到開放進場。

進場也遇着一點麻煩。場內不允許任何形式的攝錄都無可厚非,但設置關卡檢查隨身物件又有點太過,對於我這些有隨身攜帶相機習慣的人實在是很大的滋擾。其實現在的手提電話都有攝錄功能,此着又會否多此一舉。總之我就是不幸被當場逮捕,要將數碼相機(幸運的LOMO則未被發現)送往禮賓部寄存。不但要重新排隊進場,禮賓部本身也有一條等着寄存違禁品的長龍,心想採你都傻,逐將相機收起,再裝作已經將相機寄存,讓保安開欄放我入內。不出所料,場內根本就有很多人用各式儀器在拍照。但其實,一旦投入了演出,就根本無暇拍照(雖然我們佔有的位置實在非常有利,尤其可以拍到hyde和ken的大特寫,相信連LOMO都拍得到),所以也沒有照片可以放在這兒分享。最漂亮的畫面,都拍攝在心裡了。

入場後發現Block A Row J是正中間的第六行,距離台很近,各個位置都一覽無遺(而且是靠朋友喜歡的ken那邊),已經開心到瘋了。但結果我們整場演出一分鐘也沒留在那個座位,因為一關燈,《get out from the shell》的前奏響起,我們已經不顧一切的衝了去前面!結果我們霸佔了第一行座位前的中間位置(那空間容納了大概三行人),近到……好近!可以清楚看到hyde那件白色襯衣的details!(以免忘記,先記下四人的裝扮:hyde是白襯衣皮背心,ken(又是)豹紋襯衣淺色長褲,tetsu是襯衣背心蘇格蘭裙,頭髮束起,yukihiro是輕便的淺色hooded sweater。之後tetsu也換了一件短袖T-shirt。而他們使用的樂器都不是我認得的那些了。)

yukihiro寫的歌通常給人旋律欠奉的感覺,但細聽會發現那強烈節奏感的魅力。未到chorus之前,布幕依然低垂,只模糊看到四人的影子,那不斷重覆的前奏不斷營造張力,台下觀眾被逼戰戰兢兢的跟着打拍子,然後一到chorus部份--布幕忽地被扯開,場地變光,四人熟識而陌生的樣子清楚浮現眼前,所有力量一下子爆發出來,全場陷入一片失控--從來不知道《get out from the shell》作為演唱會開場曲可以具有如斯威力!雖然早已把所有演唱會video看到滾瓜爛熟了,但在現場看的震撼卻是無法比擬。只可以說:hyde把聲靚到爆(都真係好好好靚仔,雖然臉上若隱若現多了幾條線)!樂隊表現得心應手而充滿力量!可能習慣了香港的人工藝人文化,忘記了Laruku是一隊由Indies開始的Rock band,忘記了Live才是Rock的精綷。

緊接是《Driver’s High》和《Killing Me》(此次巡迴演唱每一場的曲目變化不大,來前温習過上海和台灣的曲目),真的是Killing Me了,三首快歌完了我已經跳到全身濕透氣喘如牛。幸而這時hyde終於靜了下來,用廣東話跟大家說:你好嗎?(全場高呼:好!)我地係--L’Arc-en-Ciel!(尖叫尖叫尖叫)然後他垂下眼,思索了一會,再說:要你地等左好耐--見我們沒甚反應(因為我們都在等他接下去那一句),他大概以為自己發音不準,再說了一次。然後他又再次垂下頭,苦苦思索,左手一邊搖晃,嘴裡唸唸有詞(似乎是很難的一句,這個時候當然向台上喊了一句頑張って打氣!)。原本以為是很行貨的東西,誰知他一開口就說:雖然中國發生地震--但係希望你地今日可以開心返。hyde的認真和體貼(思索的樣子和不確定自己有否講錯的樣子也非常可愛)贏得全場歡呼!彷彿仍怕自己講得不好,hyde還再三問了幾次:無問題?(無!)有無問題?(無問題!)令台下氣溫上升!

雖然唱《winter fall》、《花葬》和《forbidden lover》這幾首(我那個年代的)舊歌時都非常興奮感動(如果再多點98-99時期的(我認為是他們最好的)歌就好了!不過這個set list裡十七年間的作品分佈算是平均,可以照顧到各種觀眾了),最瘋狂應該是全晚最舊的《Caress of Venus》了吧!除了旋律輕快好玩,最要命的還是他們不停叫台下的人跳!先是ken(因為hyde正忙於遊走台的兩邊製造高潮/混亂)不停用手指示我們跳,之後甚至用廣東話叫:跳呀!跳呀!跳呀!跳呀!跳到筋疲力盡,見到台上的指示,無奈還是得豁出去繼續跳(因為ken常直望我們這邊)!殺了我吧……

輪到ken的MC部份,他拿出一張紙(更顯出hyde把稿背了的誠意),照稿讀卻仍是令台下一頭霧水。我大概聽到他說尋日黎香港,食左飛機餐,之後去左記者會,之後又唔知食左咩之類(我相信全篇都是說他吃了甚麼),原本的內容已經好笑(因為ken只限彈結他時有型,其餘時間是搞笑大王),而他講到唔湯唔水及後更扮發爛將稿紙扔掉,將搞笑程度更加升級(笑)

至於tetsu的MC就是他的招牌動作:扔香蕉。他先是(不知從哪兒)拿出一只蕉,用那蕉拍打Bass的弦線(此舉絕對含有不雅意味),然後拿上來吻了一下,等台下尖叫完,便扔了出去。唯一一句話,就是:你地食唔食我隻香蕉?(汗)接到的話都不知是吃了好,還是該怎樣保存。hyde也把喝了一口的瓶裝水扔了出去(這個較易保存),水瓶飛出去時,位於正下方的我們都被(hyde喝過的!)水淋到了,演唱會完結後更發現連我的布袋都沾上了水!

越玩越high,之後的《STAY AWAY -formation A-》更加表現了四人的好玩成性!原本見到hyde拿起了結他還以為要唱《HONEY》,誰知是玩大調位的《STAY AWAY》!hyde站一邊,第一段的Vocal是tetsu(兼Bass),第二段是ken(hyde代彈結他),之後是yukihiro(ken代打鼓,hyde結他),人在台上不住打圈跑,而所有副歌的”May be lucky, may be lucky, I dare say I’m lucky”和”Causes stain, stay away”則由台下已經熱身充足的觀眾來唱,最後才交回hyde收尾,這個互動真是好玩到不行!這個時候才懂得驚嘆他們控制氣氛的不費吹灰之力!四人之間的默契、節奏和氣氛的控制、曲目的巧妙安排,台上的大將之風(尤其hyde那些動作表情壓台而不刻意)、十多年間的經驗……全都一目了然。

yukihiro還是他一貫低調不愛現的性格,他的MC部份都只是簡單兩句:好開心黎到香港,希望你地玩得開心。但我還是覺得他這種含蓄很可愛。

有一刻四人離場,燈光轉暗,所有人以為有大事發生,不明所以的全都朝向場館中央望過去,彷彿那兒會忽然彈出一個Trap door另一個舞台升起。良久沒事發生,觀眾卻未見低沉,還自發玩人浪打發時間!全個Arena的人一起玩人浪,氣氛超好!連不太認識Laruku只是來趁熱鬧的都玩得那麼高興,身為Laruku的fan也不得不慨嘆他們的感染力之強,與有榮焉!

都不太記得是哪個時刻了,總之就有一刻hyde站在我們前方,看着我們那群人,眼神有點異樣。然後他一隻腳跨過台前的障礙物(還差點絆倒,嚇死我了,幸好他的動作很慢),當我還在想:不是吧?他已經跳了下台,並攀上了觀眾席的欄杆--所有人發瘋似的都向他的方向擁過去!原本我就踫到他了--相隔大概一米的距離,他的上半身幾乎是伸手可及!只是同時我被幾百隻手往後扯,根本無法站穩,莫講還要伸手出去……而相信hyde本身也被拉扯到動彈不得,那膠著狀態的拉鋸維持了十來秒(即是我仰望着距離自己一米的hyde十多秒),結果hyde被保安人員救了下來,回到台上。我們懷疑hyde其實是想dive的,只是被太多手扯住dive不成……如果他的dive成功,那我就一定踫到他了!

然後又輪到ken搶了攝影師的錄影機,跑來拍台下的觀眾,為了可以出現在將來的演唱會DVD中當然使勁叫!這時hyde蹦跳過來,一個大頭擋住了整個鏡頭,還對着鏡頭搔首弄姿!可惜我們那位置看不到大電視!不過憑觀眾反應已經想像得到hyde那些殺人表情……

Encore部份了,hyde再一次MC,他又是一副思索表情,以為會是甚麼感性話,誰知這次竟是說:尋日食左皮蛋(台下笑)再三思索:以後都唔食(台下大笑)可能被台下叫聲遮蓋了,又重覆一次了這句。笑完了,氣氛卻又忽然轉換,台上忽然變得很光很光,台上的人變得專注得近乎嚴肅,華麗的交響樂前奏響起,是最後一首的,他們的encore名曲:《 あなた》。

這次用不着他們示意,全場的人自動替hyde唱chorus部份,一直唱一直唱,直到餘音消失:

胸にいつの日にも輝く
あなたがいるから
涙枯れ果てても大切な
あなたがいるから

因為有你在。

漫天羽毛在飛舞,像白色的雪,落在他們身上。以這種方式,跟台下道謝。很感動很感動,幾乎哭出來。hyde說了一聲:Thank you!送出幾個飛吻,揮一揮手,一個微笑,然後別過頭。先是ken,hyde,yukihiro,tetsu把幾只Bass pick飛出台下後,也跟着回到後台。完結了,二十首曲目,不過一瞬間。很滿足,也很不足夠。

雖然Arena這個場館作為演唱會用途真是很差,但舞台上簡單而不馬虎的都放了一個中世紀帆船的布帆形狀的backdrop,上方有水晶球,用來做那些他們常用的光影雪花effect(《winter fall》)。演出開始了才發現更多的效果,除了燈光做得很美,開場爆出來時台前會噴火,之後還有例牌的噴紙條,最後encore時的《 あなた》還噴出漫天羽毛,就跟他們以往在日本的演唱會一樣,一點不會因場地改變而馬虎了這些細節。加上樂隊本身的魅力,就克服了場地的限制。

散場時看着台上的布帆Backdrop,上面寫着大大的”L’Arc-en-Ciel”。這艘天空上的船,就是L’Arc-en-Ciel。有多少人可以享有如此光輝的一生。不是他們變了,而是善變的我們變了。九年前被他們的光芒所吸引,即使現在長大了不再以前的柴娃娃了,那種光芒卻原來從未被遺忘。誰說剎那光輝不代表永恆。彩虹就是我生命中那段不可復再的青春的顏色。

(最慘的是之後還要擠很久才買得到Tour Goods,最想要的場刊和T-shirt還要沽清)

L’Arc-en-Ciel Tour 2008 L’7 ~Trans ASIA via PARIS~
May 24 Asia World-Expo The Arena: Hong Kong, China

Set list:

1. get out from the shell -asian version-
2. Driver’s High
3. Killing Me

MC: hyde

4. DRINK IT DOWN
5. DAYBREAK’S BELL
6. winter fall
7. 永遠
8. 花葬
9. forbidden lover
10. MY HEART DRAWS A DREAM
11. Caress of Venus
12. REVELATION

MC: ken

13. SEVENTH HEAVEN
14. Pretty girl

MC: tetsu

15. STAY AWAY -formation A-
16. READY STEADY GO

MC: yukihiro

17. 敍情詩
18. HONEY
19. Link

MC: hyde

20. (encore) あなた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