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日本於桜の時(第三話

by suu4leaf

迷失日本於桜の時
2008.04.10-2008.04.19
(第三話)


在日本,櫻花四月是相識,也是分離的時節。



LOMO LC-A
Kodak Professional Elite Chrome 100
e to c processing



第三話 情熱

情熱(じょうねつ),即熱情,對某人某事的熱切和執着。有時我會想,或者自己是一個冷血的人,別人會為之激動的東西,大都對我產生不了效用。我不常笑,不易哭,很少對身邊的人事動容。但有些時候,我又的確感受到那一種被情感沖昏的亢奮,例如看了一本好書,一齣好電影,一幅好的畫作,遇到一個有趣的人(不論在生與否)……那一年,一個人坐在佛羅倫斯的但丁教堂裡,那一刻,彷彿跟古代偉大詩人連接上了,竟然落下淚來。在何東壘球隊的三年,一個愛自閉的人初次如此投入一個團體,情緒又上又落,處於長期不穩的狀態,也在隊友面前崩潰過。還有出書……那大概是人生中最非理性的一個執念,只知道要不顧一切,即使要犧牲各樣東西也義無反顧,要把青春燃燒至盡頭……現在往回看那個自己也覺得可怕。一個平時冷冰冰唧都唔笑的人,要如何才會爆發出這麼強大的能量?又或者骨子裡我其實是一個熱血青年,只要找對了鎖匙解開被抑壓了的情感,再瘋狂的事都做得出來……我想我比較相信這個說法,只有弗洛伊德才解釋得了人這種生物的各種矛盾。

昨天去了見一份工,回家的時候感到自己沒有表露出自己熱情的一面,整個過程實在過於冷靜,而事實是在我漸漸投入於一件事情中時,我的性格表現可以出現180度的轉變。但是又覺得沒必要再去解釋,如果真是命中注定的,要用我的人始終會見到更全面的我。我就是這樣,在事情的開端總是渾渾沌沌的,我媽也說我從小就是這樣,常讓人感覺好像很鈍。我說Bill Gates小時也是這樣呀。這種性格是得自父親的真傳,即使想否認是父母所親生也不太可能,因為實在太過相像。父親的性格四個字可以概括:與世無爭。甚麼也沒所謂,沒有非要不可的東西,沒有事情值得為之動氣,不需要虛榮,不需要朋友(說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實在不可能存在於這城市的出世態度。或者他已經過了年少輕狂的階段(聽聞以前在港大算是革命份子),但我還不過二十來歲,血氣方剛,對世界依然懷有夢想,怎麼可能像個等死的老人般於願已足無欲無求。我相信夢想,相信熱情和執着,相信團隊精神能令我們互相扶持並引發各人最好的潛能,相信世上一切美好的東西,相信人要為保衛這許多美好的信念而付出,相信我們的人生只得一次,因此要過得閃閃亮亮。所以我想我還是有擁有一種情熱的。



2008.04.12
第三天:伏見稻荷大社-一澤帆布-哲學之道-大阪


Mission Impossible之疾走京都
 
事實證明我也是可以很快的。不止我媽,連我的旅伴都不時說我很慢。反應慢,做事慢條斯理,也可以說是反映了一種缺乏行動力的散漫性格。但我自己知道,在「有需要」的時候,我也是可以很快的。

話說昨天租和服的時候,可以選擇即日或是翌日早上歸還。基於時間的考慮,我們決定翌日早上才歸還。但當中一個頗大的問題是我們留在那兒的衣物。我的牛仔褲和Converse留在那兒也不打緊,還有別的裙/褲和鞋子可穿,可我那輕便得不行的旅伴整副行裝就只有那麼一條牛記和Vans布鞋,都留在和服租賃那兒了,因此翌日早上除了再穿上那和服(已確實是不可能的事了)便沒有衣服鞋子可以穿出外了。另一個問題是我們要於早上十時check out。想了很多方案都不可能,唯一可行的就是我一早起來,一個人將那一大袋二人份的和服(相信有十多磅重)抬回去歸還,再將二人份的衣褲鞋襪抬回旅館,讓沒衣服穿的人穿衣,收拾行裝,再下樓check out,而所有事得在早上十時前完成。因此時間控制必須要很準確。

於是結果我一大早起來裝身化妝(旅伴仍在睡死中,哼),揹起那體積看上去比我還大的布袋,在旅館接待處的人可以對我那裝得下屍體的布袋起疑心前,二話不說的便衝了出旅館,沿着高倉通一直向五条通走。自問都可以構成一個奇觀,但沿路上都沒人看我一眼。之前都見過穿戴光鮮的日本年輕女子拿着重物走動卻維持從容不迫的姿態,我想這就是日本--無論如何不可能,表面都要好看。於是我便收起了狀甚痛苦的模樣,作狀從容,而奇怪的,那個袋又好像不那麼重了。

終於到達目的地,而因為是星期六的關係,夢館一早已擠滿了人客,亦無人有餘暇招呼我,於是我把所有東西塞進那布袋中,便又衝了出去,急步回旅館。幸而今天天朗氣清,否則不可能這般順利。回到旅館時,比原定時間還早了一點。來開房門迎接的旅伴蓬頭垢面,表情一臉驚訝,看着真的有點想揍人……

 



 
LOMO LC-A
Kodak Professional T-MAX 400


走訪腐皮寿司之鄉
 
今天這個地方我想了七年。如果說沒有甚麼地方是非去不可的話,伏見稻荷大社就是一個例外。除了櫻花,我最想看鳥居。記得以前看金田一漫畫,有一個案件就是跟鳥居有關的。朱紅色的鳥居,跟淡紅色的櫻花一樣,有一種懾人的力量。七年前遊京都錯過了,今次帶着LOMO,不拍到伏見稻荷大社的千本鳥居誓不回去。

鳥居為日本神社建築物,頗似中國之牌坊建築。主要用以區分神域與人類所居住的世俗界,算是一種結界,代表神域的入口,可以將它視為一種「門」。另外日本天皇的御陵以及日本的佛教寺院也有鳥居的建築。鳥居一般有兩根支柱,上面有兩個橫梁,也有上面有題字的匾。一般用木材製造,刷上生漆。據神道教的傳說,一次天照大神因為討厭她的兄弟,找了一個山洞躲起來,用石頭將洞口堵上,人間因此沒有了太陽。大家想了一個辦法,建立了一個高高的支架,將所有的公雞放到上面,讓所有的公雞一起啼叫,天照大神感到奇怪,推開石頭看看,那些躲在一旁的相撲力士們立刻抓住機會合力將石頭推開,這個世界就重新大放光明了。這個支架就是第一個鳥居。由於在日語中,「鳥」(とり)這個漢字單用時,通常是專指雞這種鳥類之意,因此譯為中文鳥居其實是「雞架」的意思。除了伏見稻荷大社的「千本鳥居」之外,位於廣島縣的嚴島神社之海上大鳥居,也是常被用來象徵日本傳統信仰文化的知名鳥居之一。

伏見稻荷大社在京都駅以南,遠離市內其他主要景點,自成一角,市巴士到不了,要乘鐵路前往。在伏見稻荷駅下車,在附近找了家名叫「祢ざめ家」的小餐館吃午飯,東張西望,看到一張剪報推介這兒的「いなり(漢字即稻荷)寿司」,原來就是所謂的腐皮寿司。據那文章上說,古時這個地區常鬧飢荒,當地居民就用腐皮造寿司用來供奉狐狸(被認為是稻荷神的使者),從此亦成為當地的代表美食。剛好我本身就喜歡吃腐皮寿司,對於這意外的相遇我絕對認為是腐皮寿司在呼喚我,所以也就請老闆娘給上一客啦。

 
 
 
 
 
 
 
 
 
LOMO LC-A
Kodak Professional Elite Chrome 100
e to c processing


迷失千本鳥居的一片朱紅中

伏見稻荷大社是一位於日本京都市伏見區內的神社,是遍及日本全國各地約四萬多所的稻荷神社之總本山,以境內所擁有的「千本鳥居」聞名。伏見稻荷大社位於稻荷山的山麓,在傳統上整個稻荷山的範圍都被視為是神域的範圍。伏見稻荷大社主要是祀奉以宇迦之御魂大神為首的諸位稻荷神,自古以來就是農業與商業的神明,除此之外也配祀包括佐田彥大神、大宮能賣大神、田中大神與四大神等其他的神明。由於每年都有大量的香客前來神社祭拜求取農作豐收、生意興隆、交通安全,使得該神社成為京都地區香火最盛的神社之一。另外,起源於江戶時代的習俗,前來此地許願的人們往往會捐款在神社境內豎立一座鳥居來表達對神明的敬意,使得伏見稻荷大社的範圍內豎有數量驚人的大小鳥居,而以「千本鳥居」之名聞名日本全國乃至於海外。捐款豎立鳥居的單位包含個人、公司行號乃至於各地的商會組織,目前現存的鳥居,最早可以追溯到大正年間。

相傳伏見稻荷大社是在奈良時代的711年2月19日時,由伊侶具秦公奉命在稻荷山三峰設置,用以祭祀秦氏世代以來的氏神也是農耕之神的稻荷神。伏見稻荷大社最初的本殿已於應仁之亂時燒毀,今日所見到的本殿為1499年時重建的版本,目前被日本政府指定為國家重要文化財。除了主殿建築之外,伏見稻荷大社境內最受注目的建物莫過於滿佈整座山頭的各式大小鳥居。除此之外,神社的範圍之內也可以見到許多狐狸(稻荷神的使者)的雕像,與非常特殊的狐狸造型繪馬。章子怡主演的《藝妓回憶錄》中,曾出現過以伏見稻荷大社的千本鳥居作為背景的場景。

在進入伏見稻荷大社的時候,絲毫不知道其地域之大(基本上全座山都是神社範圍),就是最期望的千本鳥居,都認為應該只是一條排滿鳥居的小徑。記得七年前去看金閣寺,心想會看到一個非常宏偉的世界奇觀的東西,結果大失所望,因此即使說是「千本鳥居」,都覺得不會真是千本的意思吧……然而我真的低估了這兒的壯觀了。

走進神社,拾級而上,沒多久便見到千本鳥居的入口。橙紅色的高大穩固的木鳥居,一個緊貼一個,形成了一條無法看到盡頭的長廊。走進裡面,可以看到鳥居兩條大柱的頂部分別刻有「奉納」二字,下方則刻有奉獻者的名號和奉獻的日期。這時才開始感受到稻荷神社在日本本土的地位。一路走下去,心想應該差不多到盡到啦,誰知一段完了,面前卻是另外兩條較矮小的鳥居長廊。走着,不禁對同樣嘩然的旅伴吐出這麼一句:「好似北角地鐵站」沒辦法啦,人家在北角住了二十多年了嘛……

不知又走了多久,終於通往了一個參拜的地方,那兒的狐狸絵馬(即是供人在上面寫上祈願的小木板,通常是五角形狀)吸引了旅伴的興趣,看他把人家稻荷神的使者畫成像是《稻中兵團》的人物的樣子,不知人家還會否應允他的祈願的說……

在旅伴自得其樂的同時,有一位日本婦人帶了很多奉獻品,很誠心的向着各個神明拜了又拜。我們也許會聽說過日本的神社,但神道對非日本人來說也許還是一個很難理解的概念。我也只大概聽說過日本的神道是一種介乎於宗教和風俗之間的東西,可以說是一種自然崇拜,卻沒有一般宗教所具有的特定教義。而來到二十一世紀,這種「原始的」自然崇拜在日本社會依然穩固,如祝願好運的各種護身符、阻止下雨的晴天娃娃等,其實都是神道的伸延,在日本人的日常生活裡繼續發揮作用,歷久常新,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旅伴玩完了,我們又再踏上千本鳥居之旅,進入另一條鳥居群。開始感到我們正往山上進發,而鳥居群仍未有停止的跡像,直到我們懷疑是不是已經有過千本鳥居了,才來到一個分岔口,查看參拜地圖,發現我們只不過走了整個神社地域的一半,另外一條沿山而上的鳥居群正在不遠處等着我們……可是由於時間關係,我們最終別過了頭,選擇了下山的路。反正,我已經看到我最想看的了。

 
日版溏心風暴之一凙帆布
 
我一償了心願,這次輪到旅伴的了。揹着一個一澤帆布的帆布袋,他要回到其老家朝聖。

帆布這玩意本來就不是甚麼奢侈品,但日本人就是連這種賤貨都不放過,不斷改良,令到普通的帆布袋也可以像LV那麼賣。換了是香港人,就不會花這種心思在一個紅白藍膠袋上了吧。

於1905年正式創立的一澤帆布可算是國寶級的帆布家族,直至80年代,家族三弟信三郎接任第四代傳人。可惜到父親一澤信夫辭世,本屬於三弟的一澤帆布,被從未參與家族業務的大哥信太郎以第二份遺囑奪取了62%股份。信三郎被辭去職務,但幸得極大迴響和支持,重新成立「一澤信三郎帆布」,並在舊舖的正對面開設門店,並得到舊舖員工過過檔支持,實行跟大哥打對台。失去員工和原料來源的一澤帆布得宣告暫時停業,近年才得以重開。兩店重開後都依舊每天出現人龍及搶購情況,但觀乎外間的反應,就似乎是信三郎比較吃香了 。

而基於一澤信三郎帆布門外人龍實在太長,又實施了人數限制(根本跟在廣東道排LV沒分別),我們就放棄了,只去了相對較少人的一澤帆布。旅伴也當然沒有空手而回,而我也親身接觸到那傳說中的質感。只能說那種精益求精,著重手工的態度,非常日本,也非常吸引。可惜我的戀物情意結還未去到崇拜的地步,否則如果真要為一個手袋排上半天隊,那我也會揀一澤帆布而不會揀LV。懂得欣賞一澤帆布而去排隊的人,他們的病只不過是戀物,而不是虛榮。



 
LOMO LC-A
Kodak Professional Elite Chrome 100
e to c processing

 
 
 
 
 
 
LOMO LC-A
Fujichrome Provia 100F
e to c processing


漫天飛花的哲學之道

在離開京都之前,起碼還有一個地方要去。

旅伴不太好古文物,而雖然我巴不得走勻全京都所有大少寺廟重要文化財,但京都可看的除了那些還多着,主要的如金閣寺銀閣寺七年前都已去過,而且逐個旅遊點當check point那樣走其實也沒甚麼意思,也曾試過看完一堆文物回到家卻全無印象,反而在街上漫無目的地隨處走走倒還可以得到旅遊書中沒有的獨特體驗,所以也沒甚麼所謂,只要可以再看多點櫻花就好了。如此這般便決定了走一趟哲學之道。

哲學之道從若王子神社到銀閣寺,全長約2公里,與琵琶湖疏水分流渠並行,是京都的以條著名的旅遊散步小路,頗有小橋流水之趣。由於日本的哲學家西田幾太郎經常在此散步,因而得名。哲學之路也是「日本之路百選」選定的散步道路。

從銀閣寺那一頭開始,已經看到小徑兩旁的櫻花盛放,形成了一大片粉紅色的天幕,延綿不斷。間中微風吹咈,花瓣散落,情景美得叫人發瘋。沿途遊人不斷,大部份是專程來賞花的日本人,也有不少身穿和服者,都拿着攜帶電話拍照(不知為何都沒人用相機),非常熱鬧。小徑之間有小橋流水,水中有體型龐大的鯉魚,而小徑兩旁小店林立,手信地道小吃西式咖啡店畫廊櫻花味雪糕,洋溢着一種雅緻悠閒。

就這樣沉浸在漫天飛花中(幸好沒有花粉症)走了大約一小時,終於來到哲學之道的另一端。只是我們始料不及的是有大批遊客都趕着要乘巴士回京都駅,巴士站排了好長一條人龍,幾經辛苦才擠上了一架巴士,回到旅館拿行李。


下一站大阪

要跟京都說再見了。總是覺得好像甚麼都沒做,又好像做了很多。不管如何,我們要離開古代,回到未來了。

不知是否毎次移動都要這樣舟車勞頓。趕回旅館拿行李,找巴士站,等巴士,買火車票,找月台,抬行李上月台,跟下班人潮擠火車,轉車,抬行李下月台,找出口,找旅館,check in……

訂了在大阪難波的名叫Floral Inn難波的商務旅館,貪其就在難波駅和日本橋駅之間,交通便利,而且位近道頓堀和心齋橋,加上房租相宜,便預先訂了房。誰知我們打一開始便因為不懂轉車而滯止在某車站月台上了。雖然遠不及東京複雜,那幾十種線路(電車地下鐵國營的私營的)和班次(時間目的地方向普通急行特急)已經看得我們眼花瞭亂。問一位小姐,她即時用她的擕帶上網替我們查班次時間表,看着她的手指在電話鍵盤上無影的遊走,我們都呆了。總之原來我們要去的JR難波駅並不在環狀線之內,出入均需要轉車,而當我們終於去到難波駅,卻又發現我們已墮進了大阪眾多地下街的其中一條,不見天日的盲摸摸的總算摸到了出口,上回地面,旅館亦終於在我們的眼前出現。

道頓堀黑夜

Check in,稍為整頓了一下後,便立刻往道頓堀找吃的。道頓堀其實是一條位於日本大阪府大阪市的運河,以鄰近的戲院、商業及娛樂場所聞名。道頓堀與木津川及東横堀川連接,全長約2.5公里,其名字亦成為大阪市中央區一個町的名稱。今日的道頓堀是大阪的一個主要商業區域,沿運河兩岸設有商店街及不少飲食店。而河畔的大型霓虹廣告牌亦成為大阪的一個標誌。「かに道楽」總店及其門外長30呎的大型蟹模型,是道頓堀另一著名地標。

沒想到由京都到大阪,前後竟然還花了好幾小時,不讓自己吃個飽,怎麼對得起自己。立刻就買了一盒大阪名物燒墨魚丸,然後又吃了燒蟹鉗,再到了一家叫「希望軒」的吃拉麵。幾間著名拉麵店門前擠滿了人,當中也有不少香港人(很易認的,拿着同一本閃粉紅封面的遊日天書的便是),地標的かに道楽佔據了全條街的頭尾和中央,另外當然還有Glico先生的霓虹燈招牌和四周的大電視,還播着L’Arc-en-Ciel的PV呢。橋的另一頭便跟心齋橋商店街連接上,人流駱驛不絕。對道頓堀的感覺是喧鬧,也有一點髒,跟井井有條的京都又成了一個強烈對比。人的樣子也不一樣,京都人比較時髦,而大阪人看上去品流比較複雜,像中環和旺角的分別。如失足墮進旺角黑夜,一時間調校不了,先回到旅館休息,明日再戰。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