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日本於桜の時(第二話

by suu4leaf

迷失日本於桜の時
2008.04.10-2008.04.19
(第二話)


在日本,櫻花四月是相識,也是分離的時節。



LOMO LC-A
Fujichrome Sensia 100
e to c processing




第二話 關於櫻花

關於櫻花的迷思有很多。最早認識櫻花應該是小學時學的那首民歌(相信都知道是哪一首了),那幽怨的曲調,把稚嫩的心靈搔得癢癢的,卻又無法道出的,像咒怨,卻又不能自制的愛上,那便是櫻花。又或者女孩子都喜愛小小的粉紅色的花朵,但我覺得原因應該不止如此。又或者是崇日意識使然,在動漫裡常見的櫻花和少女的和服浴衣看上去總比自己國家的傳統服飾和國花吸引。小孩子看事情不免流於表面,人家的東西賣相的確比較光鮮,也未致於去到愛國不愛國那問題那麼嚴重。

櫻花的花期大概在三月尾至四月初,那是日本的學校卒業和開學的時候,所以對日本人來說,櫻花的季節也是分離和相識的季節。漫天櫻花,學生們穿着整齊校服,在學校含淚話別,再互相結識,只是想像都非常浪漫。在香港,別說櫻花,連樹都沒一棵,災夏之中,大家只想快點下課回家涼冷氣,相對又少了那分感性。

櫻花的美是詭異的。看漫畫,裡面提到為甚麼櫻花的花瓣是紅的。那個男人說,櫻花原本是白的,但是因為櫻花樹下埋了屍體,櫻花吸取了屍體的血,便成了紅的。類似的說法也在岩井俊二的《情書》裡出現過。在文藝片中出現的櫻花,都總是帶有一種奇怪的色彩,越是豔麗的櫻花,就越是跟異常詭奇的東西扯上關係。櫻花在唯美主義的日本人心目中,也有那麼一點的迷思。

不知為何現在想起櫻花會想起三島由紀夫(好像全無關聯又好像很有關聯),大概是基於櫻花的那種近乎暴力的温柔,接近死亡的美態,就像三島由紀夫的那種美學。而我就是為了追尋這種美的暴力而來的。因為我不相信純粹的唯美,更不相信帶有政治考慮的美學。



2008.04.11
第二天:錦市場-和服租賃-嵐山-祗園-八坂神社-圓山公園





LOMO LC-A
Kodak Colorplus 200


錦市場逛菜欄

旅館的不遠處,少於一條街的距離,便是著名的錦市場,因此第二天一早起來,便去逛一下這個京都地道的街市。京都的錦市場是魚貨及雞肉類的專門市場,其開設的時間不明,不過據推算約是400年前便有了,是「京都の台所(廚房)」。 錦巿場是位於京都市內錦小路通寺街至高倉門間的一條長約400米的最具代表性的商店街,街內有140餘家各種店鋪,銷售各種生鮮食品和日常生活用品以及各式小吃。

錦市場特別的是它作為庶民市場的實際功能仍然持續,而不是一個空有其殼的旅遊點。走在裡面能夠讓人清楚感受到每間店舖的歷史、店舖之間的關係、店舖和客人之間的互動、京都人的生活習慣和飲食文化,是一個平實但生動的京都人生活寫照。想起香港的舊街市被逐一拆毁遷移至冰冷無機美感欠奉的大樓,也不禁對我們政府的官僚和短視氣上心頭。不過既然來到異地就是要暫時抽離世俗之事,就無謂想得太多。而我來到錦市場也有任務在身--就是在一間賣襪子的店舖買了三對足袋(穿和服時用的襪子),用途稍後解釋。左揀右揀,其實都不過是1,000日元三對足袋的生意,老闆娘還非常友善,付賬時還送我們糖果,難道這種古色古香的市場裡的人情味也比較濃。


京都街頭角色扮演

說回我的足袋。話說在計劃京都的行程時,得悉一位大學師姐剛從京都遊玩回來,其間她和男友租借了和服,穿着在京都市內走了一天。穿和服無可置疑是所有女生的願望,像婚紗一樣,總希望一生人可以穿一次(反觀之我國的旗袍就沒有那麼受歡迎,原因不外乎旗袍實在太蝦人著,一個不小心穿得不好分分鐘會變了酒樓知客,而且街上可見的旗袍大多手工粗糙,沒有和服的別緻優雅)。因此我立刻便向她詢問了有關詳情,又誠邀到旅伴陪我一起玩(很難得的呀,如果有人叫我陪他一起穿Lolita出街我都要三思啦),於是便預約了一間在旅館附近,叫做夢館的和服租賃,租借一天的和服。而因為女裝的足袋不供租用需要自備,如此這般便有錦市場買襪之行。

夢館在高倉通位近五条通的位置,理論上自錦市場回到四条通,由四条高倉向五条通的方向走便可到達,便自作聰明的走進了小巷,周遭儘是民居,走了良久還不見盡頭,便開始懷疑自己墮進了遊人止步的迷宮,即時找了位在自己店門前跟老街坊閒聊的老先生問路,才搞清楚了自己的位置,再找到我們的目的地。

那基本上是一所民居,只是在內存放了一定數量的出租和服,並劃開了接待室和化妝室,由一班女士經營,很家庭式生意的感覺。鷄同鴨講了一會,終於搞清了各項細節。我被帶到化妝室,負責化妝的小姐問我想要甚麼感覺的髪型,我說不知道,除她喜歡。弄好了頭髪,選了髪飾,便到了和服間。那兒有上二百件和服供選擇,花多眼亂,一時不知所措,只知道跟負責的女生說要可愛和酷之間的,結果看了幾個,已換上了灰調子和服的旅伴也過來幫眼,結果選了藍底綴上白玫瑰圖案的,配鮮黃色おび(腰帶)。

選都不算煩,真正把和服穿上才是戲肉。一個人的和服,要兩個人合力才能穿上(不計被五花大綁的當事人,因為那個狀況根本無法做任何事),可想而知古代日本婦女毎天的日程便是穿衣和卸衣……先有內衣,上面再一層短內衣,有腰封腰帶……層層疊疊,都數不清共有多少層了,只知道不停的被束上腰帶,毎一次都感到呼吸更加困難,毎一次都很親切的被問「是否很辛苦?但要這樣才會好看啊」,結果就是一直束下去,直至終於罩上了和服,還要再加上最外面的腰帶,再加上小物裝飾,才算大功告成。她們很高興的直對着鏡中的我說「可愛い」,可我已不懂反應……

套上帶來的足袋,選了包包,圍巾和鞋子,終於可以出門了。由頭到尾花了差不多個半小時。我望着旅伴說當男生真好,他卻說別看他那樣,他也被縛了很多布的呀。

於是,我們兩個香港人穿着和服,走在京都街頭,開始了一天的角色扮演遊戲。





















LOMO LC-A
Fujichrome Sensia 100
e to c processing




LOMO LC-A
Kodak Professional T-MAX 400


嵐山上演江山美人
 
原本身穿令行動不便的和服實在不該跑郊外,但我們絞盡腦汁都是想不通行程,因此還是硬着頭皮來了嵐山。嵐山原本是專指位於桂川右岸、屬於京都市西京區一部份的嵐山地區,而河對岸、屬於右京區的地區則名為嵯峨野,但近年來許多觀光導覽資料都概括將以橫跨桂川的渡月橋為中心之河左右兩岸周邊地區合稱為嵐山。位於京都市區以西的嵐山自平安時代以來就是許多貴族的別莊所在地,其名稱經常出現在歷史故事與古典文學作品之中。由於桂川河岸在每年春季與秋季都有大面積的野生櫻花與楓林可觀賞,因此長期以來也是觀光旅遊的熱門點之一。

整個嵐山地區是以橫跨桂川的渡月橋作為中心,這條橋的命名起源於龜山上皇的一句「似滿月過橋般」的詩作而得名,雖然外觀上渡月橋有著木橋般的造型,但今日的渡月橋實際上是座鋼筋混凝土構造、能夠讓汽車行走其上的現代化橋樑,只是採用復古的木製護欄以配合周遭的景緻。在渡月橋附近的桂川河段習慣上又被稱為大堰川。

除了自然景觀外,嵐山地區也是很多日本知名古剎神社的所在地與多位古代日本天皇的安葬之處。在諸多神社廟宇之中,地位最重要的應屬名列世界遺產名單的天龍寺,除此之外像是曾經出現在日本文學名著源氏物語中的野宮神社與收藏有日本國寶級佛像的清涼寺,也是非常重要的歷史建築與景點。

橫過渡月橋,來到嵐山公園,果然櫻花處處,我們倆的裝束更是應景至極(我是遙望遠方等待夫君歸來的少婦,他是仕途失意的武士),連一位日本伯伯也要請我拍照。起初我以為他想我替他跟妻子拍合照,伸手欲接相機,卻原來他是想拍我跟他妻子:「娘は綺麗から」真是令我不好意思,也沒說其實我是個A貨日本人(笑)。

回到渡月橋口,被那些做遊客生意的人力車車伕攔了下來,見他盛意拳拳,武士大人說體驗一下嘛,就姑且一試,3,000日元十分鐘,在渡月橋周邊繞一個圈。途中一身江戶時代車伕服飾的車伕先生說自己名叫Samson(都不知是否即時想出來製造話題的);名叫Samson的江戶時代的車伕載着兩個扮日本人的香港人遊嵐山……頓感一種很後現代的錯置……

十分鐘很快過去,我們謝過車伕Samson,便徒步走到另一賞櫻名所天龍寺。走到門口,沒有進寺,便打道回府,因為已經接近黃昏了,租和服花了太多時間,而我們還有想去的地方。回到閘口,遇見四個舞妓(藝妓在見習階段時的稱號)裝扮的女子(不知是真的還是只是角色扮演如我倆),武士大人雙眼發光,逐上前邀請美人跟自己合照。原本不想掃他四美相伴的雅興,誰知人家主動叫我站一起拍,唯有說句不好意思啦,你之後用Photoshop執走我好了(笑)。
 

錯失映畫村
 
武士大人想到東映太秦映畫村跟五色戰隊合照(?!),但不幸地當我們終於找到映畫村入口時卻發現它已經打烊了。看着武士大人失望的表情我也有點難過,唯有說帶他去祗園找妞兒去啦。





LOMO LC-A
Kodak Professional T-MAX 400


祗園花見小路另一種賞花

回到車水馬籠的祗園,開始看到更多和服裝扮的日本婦女。行人路兩旁掛着「都おどり」的燈籠,四周充滿着一股節日氣氛。作爲八阪神社的門前街道發展起來的祗園是日本規格最高的繁華街,講到京都就會聯想到祗園。在道路的兩旁是縱橫方向能通風的用細細的方材建成的格子窗,大街的格調與舞妓的風采十分相稱,街上排列著銷售發簪、香和日式服裝裝飾物品等京都特有的商店,而在日式建築中也有許多可品嘗中式菜和意式菜等的餐館,這也是祗園的另一個魅力。

不過說到祗園,理所當然就會聯想到舞妓。 而想看舞妓,就得到花見小路。花見小路通街道是祗園街正中南北走向的一條保持了京都歷史古老風貌的著名街道。特別是四條通南到建仁寺一帶古香古色、竹籬紅牆的茶屋、高級餐館料亭鱗次櫍比,店頭懸掛的標有「舞妓」的小紅燈籠示意店內的歌舞陪客服務,令整條街充滿了濃郁的花街柳巷情趣。黃昏時分,間或可見外出獻藝的藝妓的挑帘進出、小步急行的窈窕身影,更增添古都風情。但是據聞花見小路的餐館都只做熟客生意,而舞妓也不常在街上出現,所以遊客都只能去踫踫彩數。

好笑的事情發生了。一班四周找尋舞妓的西方遊客找不着真的舞妓,竟抓着只是A貨的我倆要拍!
身為遊客竟然變成了景點,實在有點無奈…… 我甚至懷疑拍我們照的那些西方人其實能否分辦普通和服的裝扮和真正的舞妓/藝妓……

離去的時候,剛好有一名舞妓從一小巷急步走出來,怱忙間拍了一張照,可惜曝光不足,成了一抹魅影。然雖是曇花一現,風韻猶存。






LOMO LC-A
Kodak Professional T-MAX 400


唯美的真相

尋花問柳之後,再走訪了八坂神社,和後方的圓山公園,之後便打道回四条通找吃的。甫一坐下方知不妙,腰肢酸到不行,卻因為那腰帶的關係完全無法放鬆腰部的肌肉。穿着人字施碎步走了一整天的雙腿不消說又是累到不行。最慘絕人環的卻是體力消耗了一天都已經餓到不行了,卻因為上身被束得太緊,根本無法把食物下嚥。就連要上洗手間也非常麻煩(離開夢館前已刻意詢問穿着和服上洗手間的方法)。回到旅館,把一層層布料緞帶甚麼的統統卸下來,摺疊好準備翌日歸還,竟然有一尺多高那麼多。這時我終於明白日本女人的美,就是被壓抑的美。和服的概念根本和我國的紥腳沒大分別,穿上了和服走不了吃不了,行動力被大幅降低。被一團手工細緻的布料包住的一團無法動彈的肉體,被降格為半死物的藝術品……這樣胡言亂語,大概是呼吸困難導致的腦缺氧吧。

起碼照片會好看吧。唯美也有代價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