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寫一則

by suu4leaf

我的notebook三度昏迷,這回只等電腦哥哥正式certify其已死亡事實,在公司也沒以前那麼多餘暇寫,很多東西想寫但只能放在人腦中等待自然熱情冷卻不了了之的感覺,着實不太好受。在家中沒有電腦用反而沒有中想像中那麼難熬,沒能每天追看淫照也未有造成很大失落(對於是次事件,我只可以說再一次反映了普遍香港人的道德標準太過落後,而且批判能力極低--大佬呀問題不在於應不應該拍那種照片又或者哪個藝人虛偽扮天真吧!是不是搞錯問題重點了?),卻再一次讓我架起丟在一旁的畫架,在無人的客廳中央正襟危坐的繼續畫那幅未畫完的油畫,對比色和層層疊疊的油彩讓我在十度以下的寒冷天氣下仍感到興奮,重新找回畫油畫的樂趣。李師奶常說我做事沒有恆心,我一向否認,除了是因為某程度上不喜歡被人這麼說,我基本上認為自己可以熱誠可以鍥而不捨,只不過是我的興趣比較多樣,很少會有一件事情能夠長期獨佔我的注意力和熱情而已,然當真有那麼一件大事重要得甚麼都比不上的時候,任誰要阻撓或分散我的注意力都是不可能的,就像之前寫《91a》時那樣。不過最近又被人說我不夠堅持,又或者我是時候找回那曾經無法冷卻的熱誠了吧。

又下班了--起碼要到下星期上班時才能再寫,因此先在此記下遲些要補寫的:

Sweeney Todd: The Demon Barber of Fleet Street (Novel vs Musical vs Film)
Kite Runner (Novel vs Film)
Annie Hall (Film & Fashion)
其他雜項

PS 明天去看藝術節的Swan Lake,希望不會睡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