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Sacred Heartist, I am Artist

by suu4leaf

大約兩個月前在時代Page One買了師姐黎堅惠的新書《時裝.時刻》(那時站在旁邊打書釘的是少爺占),隔天看一點,今天終於看到關於《Amoeba》(即是97前後)的部份,把書合起來,後面仍是厚厚一疊,似乎要到我看到最後一頁(如果堅持看完的話),可能已經年尾。

把書合上的一刻,忽然間有一種感覺:聖心人其實都真係幾型架喎。

都不是講那些一早被我們quote到爛的陳方安生楊紫芝之類的上一世紀傳奇人物了;即使是被放上本地時裝界神枱的Winifred,都已經跟我們這一代聖心人有一段距離。我想說的是我們這一代的聖心人,也許總是被冠上一蟹不如一蟹,不再淑女不再氣質,無望傳承殖民時期精英教育的優良傳統的罪名,但在我的眼中,我們還是有一點甚麼,讓我們仍能以聖心人這個曾經風光的名字自居的東西。以非常老套行貨的講法,就是「有型」。

這個型當然不只是說外表上的有型(雖然對我來說那也很重要,懂得欣賞並經營自己的身體是一種型)。有學識,有修養,有生活品味,有自己一套人生態度,關心世事並有自己一套看法,有理想而堅持實踐的,才算得上有型。或者我們不再大家閨秀,但我們還是有一點型的。起碼我現在就想得到幾個我們這一代的,除了我自己之外的(笑),我覺得有型的聖心人。

師姐徐岱靈在中學時已經是那種鋒芒畢露的明星,所以即使聽說她中大傳理畢業後做了一年記者,前途一片光明之際忽然放下所有出走印度當義工,回港後撰寫並出版了該行遊記,名為《喝一口恆河水》,大獲好評,也不會讓人覺得驚訝。只希望我也有這一種拋下一切出走追隨理想的勇氣,而回來後又有能寫出甚有見地的文章的才氣。http://doraralala.wordpress.com/

PixelToy的Candy,沒錯是比我大一屆的Arts & Design師姐。明哥的人山人海不就已經代表了有型了嗎。既然師姐郭藹明也可以選美演戲,誰又說名校生不能唱歌不能染紅髪。http://www.peoplemountainpeoplesea.com/profile_pixeltoy004.htm

由F.3開始同班的麻利亞,我們倆的英文名字只差一個音節,在美術科中被認為是不相上下的二人,非但沒有惡性競爭,還會真心覺得對方比自己更有才華。到現在我仍是覺得麻利亞轉數比我快EQ比我高性格比我討好原則比我堅定運氣比我好,她畫的寫的比我的更有創意更有魅力。我總是覺得在我們文科班會成名的,她應是第一個。現在在903的工作,令她認識更多型人,也令更多人認識她的型,不止一次在電台節目上聽到她的名字,她的blog她的其他發表亦經常被人提起。我想距離她成名的日子也該不遠了吧。至少由F.3開始,她已經有我這一個小粉絲。http://maria.blog.my903.com/ 

跟中學同學Perpet真正認識是2005年的倫敦,很有點相逢恨晚的感覺,因為明明就同級了7年,只不過因為不同班,就從來沒有接觸過,直到我去倫敦唸碩士,透過另一前往唸碩士的中學同學,才跟當時在倫敦的美術大學唸Final Year的她聯繫上。驚訝的發現彼此的喜好很相近,藝術電影時裝,一開口就講不完,彷彿要追回那沒有講過話的7年。現任Esquire的Fashion Editor,我一直也覺得時裝行業很適合她,之前談過或許不能成為第二個黎堅惠,現今再想,又未嘗不可,尤其當我看過她寫的東西,絕不只是外表有型。這幾天內地刮着大風雪,她卻拿着自己的CV上了北京,打算在當地的藝術區找尋發展機會。她說時裝始終不如藝術,藝術才是她這一生希望追尋的東西。希望她能找到她的理想的同時,我也該發奮尋求自己的方向呢。http://www.nonplaces.blogspot.com/

前陣子參與了facebook的一個group,名為「我撐ART!*I am Sacred Heartist; I am Artist!<3」。我自問對母校沒太多歸屬感,但當收到這個group的invitation時仍是不能自制的立刻參加了。我曾對父親說不覺得中學給了我甚麼,而他說有的潛移默化深深植根了的影響,只是這時候的我未能察覺。最近看到那標題,才驀地明白過來:如果聖心沒有「狂風直射,山泥傾瀉,毅社毅社,鍥而不捨」的Ms Kwok堅持對一眾聖心人進行洗腦式藝術教育,聖心人又如何會這麼藝術家式的浪漫有型。也許,從一開始,我們便都踏上藝術家的路,即使可能我們在F.3之後再沒踫過畫筆,藝術的自由放任的思想種子早已在我們內裡萌芽。

那天野生半打趣的問我:幾時出下一本書呀?我也半打趣的回道:仲出?但其實,撫心自問,又怎麼會如此就甘心。只不過現在還未是時候吧。

Because I am Sacred Heartist, I am Artist.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