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zabeth: The Golden Age

by suu4leaf

不過再一次說明歷史的不可信。歷史書,歷史小說,歷史電影,都是一樣,乃作者的喜好和信念的產物。尤其後兩者,為了成就作者的願望滿足某種讀者,刪改事實加油添醋經常發生。時至今日,還會有人看完The Da Vinci Code後完全相信內裡所說的陰謀論嗎?又或者因為Elizabeth: The Golden Age裡的演員太像從油畫中跳出來,便認為電影裡說的真是Elizabeth I的一生,而這個女皇真的曾對Sir Walter Raleigh動情,而Sir Walter Raleigh又真的是一個海盜。

看完這齣電影,在網上查相關資料時,看到有一個blog評這電影,題為:Absurdly anachronistic。何止anachronistic,很多部份都是虛構的,有的就是為了好看而作出的「情節」修改。這樣也算是「纂改史實」嗎?飾演Elizabeth I的Cate Blanchett說:”It’s terrifying that we are growing up with this very illiterate bunchof children, who are somehow being taught that film is fact, when infact it’s invention. Hopefully though an historical film will inspirepeople to go and read about the history. But in the end it is a work ofhistory and selection.” 我想我還未致於illiterate那麼悲慘的狀況,但當我看到電影中的歷史幾乎被完全改寫,己去到不只是換個角度解說,而是重新建構的程度,對於這種”selection”,我還是覺得有點不太舒服。但既然我能接受The Da Vinci Code的虛構,為何又不能接受這個Elizabeth: The Golden Age?對於這double-standard,我自己也未能明白。

對於此電影,有很多想說,一來是我喜愛的「西洋古裝片」,二來這段英國歷史正是當年碩士課程的重點,很多一手二手的歷史遺跡都曾親身接觸(Elizabeth I在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的畫像,Cambridge的Saint John’s College,Tudor England的音樂,etc etc)。但最近實在太多事情需要記下,事情的發生比我的記事還快(之前的The Assassination of Jesse James是看後整整一星期才寫完,這篇Elizabeth: The Golden Age如是;pending的還有The Kite Runner讀後感,The Darjeeling Limited和一輯新的LOMO相…),所以只能大概講一講。





 
Cate Blanchett一站出來就是一個女皇,這點在上一集Elizabeth已經得以證實,毋需再講。她的衣服幕幕新鮮,比得上Kirsten Dunst的Marie Antoinette,印證了她作為Elizabethan England的潮流指標之說,而且歷史電影其中一樣最重要的就是服裝,除了某幾套服飾是參考幾幅Elizabeth I著名的畫像,其餘是建基於當時服飾再加上現今潮流元素,古典的同時亦帶現代美感,可看性極高。




Clive Owen的Sir Walter Raleigh可以不理。站在一眾好戲之人之中,他的缺乏演技和「過份現代」(很討厭他在電影裡的accent,接了這麼一齣歷史大片就下一點苦功學學十六世紀的英國口音吧,拜託!)實在一目了然,大煞風景。而且還有一幕很Pirates of the Caribbean的船戲明顯是想給他機會耍帥的,但是又帥不起……連身旁的友人都看得想打人……




演Elizabeth Throckmorton的Abbie Cornish年輕美豔,有點像Nicole Kidman,後來才發現她就是當年Somersault的那個女孩。那年Leicester Square的Prince Charles Cinema有上映Somersault,原本想看,結果沒去,不知香港能不能找到。(不知為何都找澳洲人來演英國人)





後來看這電影的tag line是:Queen, Woman, Warrior。完全道出導演想說甚麼。堅強慧黠的女皇,為情所困為年老所悲傷的軟弱女子肉體,為國犧牲的勇士。這個角度原本沒有甚麼問題,不過那個期望跟Sir Walter Raleigh出海冒險的被困宮廷的女皇這種Feminism,在2008的現在又未免有點過時。關於The Battle of Armada (1588)的描寫太過馬虎(那些Clive Owen飛來飛去的特寫可以免掉啦),實為整齣電影的最大敗筆。說到底,如果英國不是勝了那場海戰,歷史就會完全改寫,我們今天就不會說英文而是說西班牙文了(倒是很喜歡Elizabeth I站在世界地圖之上,跟眾臣急商對西班牙軍艦的對策,然又彷彿預言了她之後將雄霸English Channel,甚至整個海上世界)。尤其可惜的是Elizabeth I在Tilbury閱軍時有一篇很著名的演說,電影竟然有那一幕而沒有節錄那演說,取而代之的又不夠懾人。那些女皇發花癲的部份就不用講啦,真是令人汗顏(但如果對象是史上有名靚仔的Elizabeth I的寵臣,連Shakespeare也要寫sonnet歌頌他的美貌的Robert Devereux, 2nd Earl of Essex,就另當別話)。




比較欣賞的是關於Mary Queen of Scots的部份。之前演過The Libertine中小歌女的Samantha Morton演落難女皇也很似模似樣。喜歡那個因為表親Mary Stuart的命運,聯想起母親Anne Boleyn和姐姐Mary Tudor各自的命運,再聯想到自已(電影忽然flash back到上集,當Elizabeth還是一個青春少女,未被名為皇位第一繼承人時,那個紅髪少女在草地上起舞,來傳旨召她入宮的使者呼喚她,她的驀然回首,彷彿已過千百年)而感懷身世的Elizabeth I。




Sir Francis Walshingham和Babington Plot的部份增加了戲劇性,也很不錯。Geoffrey Rush由那時在Shakespeare in Love的Philip Henslowe起他的十六世紀英國人形象更是深深植根(雖然Pirates of the Caribbean的Captain Barbossa很卡通)。總是有些演員看上去就像古代人的(笑)。

西班牙的部份就是有點造作,不過還可以啦。那個年代的西班牙又的確有一點魅力的。




 

Cate Blanchett as Elizabeth I



The Armada Portrait
http://tudorhistory.or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