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XX的一年

by suu4leaf

今天有幾個發現:

1. 今天是萬聖節(對於沒有情人的人來說節日是零意義的)
2. 今天是某同事的生日
3. 今天我在這公司工作剛好滿一年

想到這一年,百感交集,只能說這真是XX的一年(至於那XX是甚麼,任君隨意填上最適當的形容詞)。

去年的十一月一日,我終於在公司發現了跟我同月同日生的M(英文名字也同一個字母開頭)。一直想印證同月同日出生的人會否真的性格一樣,留意了一年,不特別覺得有甚麼感通的時刻,但前兩天她忽然在MSN問我對「在對的時候遇上錯的人,在錯的時候遇上對的人」有甚麼看法。我還以為是說公事的,那時才九時多,不要說電腦未start up完成,就是自己的腦袋都還未完全進入狀態。於是我問為甚麼。她說覺得有時大家的想法很像。她想以「愛沒有誰對誰錯,只有誰珍不珍惜誰」為題寫點甚麼,問我如何開始好。她說像我之前那篇《愛VS承諾》,好像很悲哀。那是因為看了Sense and Sensibility的一點聯想,而且現在的我看愛情的確是悲哀的。我不像Jane Austen,我不會因為自己的悲哀而執意令自己的人物代替自己得到幸福。

那時我答不了她怎麼寫,因為通常我都是因為一些事情引發我去想,所以才寫得到。那個論題在腦中,加上一點閱讀中的Sense and Sensibility一點Becoming Jane一點自我理論,得出那一幕Elinor和Marianna的對話:He has broken no vow.

He has broken no vow.

他愛她,她愛他。她知道他愛她,他知道她愛他。沒有親口親耳證實,只有那個叫做感應的東西確認愛的存在。他沒承諾過愛她,也沒有要求她愛他,因為他認為他已經愛着她,也知道他已經擁有她的愛。即使他從來不跟她表明愛意,即使他從來不打算讓她跟自己名定言順的戀愛,即使他選擇了別人,她都無從抗議或者表示不滿,她甚至連失戀的資格也沒有。因為他沒有破壞過任何承諾。他從沒說過愛她,他從不要求她的愛,他從沒承諾過要愛她。他沒有破壞任何承諾,這難道也有錯嗎?

但是他知道她愛他,即使當中沒有任何確認任何承諾,他也知道他掌控了她的幸福。如果這樣他也可以選擇傷害她的話,也許他真的沒有破壞任何承諾,也沒有人能說他錯,他仍可以一名君子自居。他甚至可以反過來說她自作多情、發姣發花癲。如果他會因而感到心安理得的話,也沒有人有資格說他不是,因為他從沒向她承認過愛,他沒有一個情人對他的情人的情義,最多就只能說是他不珍惜她,愛她不夠多了。

(這是一個十二月九日出生的人想到的一點一點。剩下的就由另一位十二月九日生的人完成了。)

想到這些,百感交集,只能說這真是XX的一年(至於那XX是甚麼,任君隨意填上最適當的形容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