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陽不登高做甚麼

by suu4leaf

當然是畫畫:

   
  

昨天穿着三吋高跟鞋抬回家的畫架(真的不知我在想甚麼……就是忽然想要一個畫架)在獨自一人的重陽假期剛好派上用場。發現了自己不但Attention span特短,畫畫和寫作的Inspiration span同樣只有二至三小時左右,所以當畫家和作家是無望的了。有一隻顏色怎調也調不到,明天繼續。


另外當然是看VCD:

 

其實真的很喜歡李安對細節的那種執着。那種很女性化的細膩。李導演連說話也像個温柔的女生,我很受落這一種的(笑)。
而不諳英國歷史的人大概不能投入於講述Charles II時期英國的《The Libertine》……即使是當年唸MA時最遠都是Charles I,Republic或Restoration時期很少提到,所以看時也覺有點茫然。再者,說到英國的風流才子,首選一定是Oscar Wilde啦。


還有怎少得的是看書:

當伊羅發覺某天廸強一個電話也沒打來,致電給他又言辭閃爍,她就知道是另一個她回來了。那天悶焗得很,她沒聽收音機,原來天氣報告說那天晚上颱風將要來臨。她想像廸強身邊的她,他正和她談話,吃飯,但她不知道有她。伊羅一直知道她,也試過在言語試探間拼湊她的性格地位,但始終沒把這橫在他們面前的障礙和廸強當面說明。大廈吃力地支撐着積壓的雲層,她連吸一口氣都覺得滯礙。這城市真討厭啊,她想。她在窗前站了一會,咬一咬牙,翌日就到了澳門去,任由手提電話在她家中響個不停。

-王貽興,《無城有愛》

感覺似曾相識。每次看他的東西,總會讓我覺得跟他是有某種感通的(笑)。有說這短篇小說或多或少受了張愛玲的《傾城之戀》的影響,而我卻覺得《無城有愛》因為跟這個世代的香港年輕一輩更relevant所以更有共鳴。香港淪陷,紐約911襲擊。白流蘇和范柳原,伊羅和廸強。誰相信城就為誰倒下。但我知道,即使這個城倒下了,也不會成就到我跟誰的戀愛。


我發覺我真的很喜歡畫畫,慢慢把油彩層層鋪上的油畫;很喜歡看電影,改篇自文學小說或者是歷史人物傳記的所謂文藝片;很喜歡看書,王貽興的小說。最重要的是,我原來真的頗喜歡像這樣一個人住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