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FOOL

by suu4leaf

收音機裡傳來熟悉的歌聲。一把嬌媚的女子歌聲,聽到彷彿眼前就浮現出一個身型嬌小的金髪女子,穿着性感的天鵝絨派對裙子,站在老牌歌舞廳的水晶燈下獻媚。她認得這首歌。那是很多年前,一齣她很喜歡的電影的插曲。那時年少的她不喜歡這首歌,覺得太俗。那也許只是還未發育完全的她對那種女人的嫵媚的恐懼。已發育成一個娥娜少女的她在牀上慵懶的蜷縮着,漫不經心的聽。Bittersweet。她吐出了這個詞。那就是那首歌的味道。苦的甜的。很甜,像人工草莓味的糖果,甜得過了火。然而很苦,很苦。像被海水嗆到了那樣苦,苦得令人窒息。她窒息了。

so i cry, i pray and i beg

她哭,她期望,她苦苦哀求。她的心頭一緊,淚水浸濕了被單。到底要如何收拾這殘局。她哭,她期望,她苦苦哀求。但是他仍不作一聲。她窒息了。於是她決定離開。

love me love me pretend that you love me

她哭,她期望,她苦苦哀求。她說她很累了,不能再繼續下去。她怎麼能一直等他愛她。如果他叫她留下來,留在他身邊,她就會留下的。但是他沒有。他衷心的說再見。如果他叫她留下來,她就不會走的。她哭,她期望,她不再苦苦哀求。如果他叫她留下來,她就不會走的。到底要如何收拾這殘局。

leave me leave me just say that you need me

他失眠,他想她,他後悔讓她傷心。他請她回到他身邊,讓他愛她。這一次,他只會愛她一個。她的眼淚早已流乾。一年前你可以的,為甚麼不。她說。已造成的傷害無法補救,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愛你。那樣你也要跟我在一起嗎。他哭,他期望,他苦苦哀求。他渴望她,像她曾經渴望他。到底要如何收拾這殘局。

fool me fool me go on and fool me

但事實是她一個人在哭,一個人在期望着,一個人在苦苦哀求。他沒有挽留她,他衷心的說再見。如此輕易的便被放棄了。她只能一直幻想着那些畫面,他哭,他期望,他苦苦哀求。她當然知道他說了再見便是真的放棄她,他會很快忘記,然後更愛身邊那一個,又或者是另一些新遇上的人。但她只能躲在那畫面中。他哭,他期望,他苦苦哀求。否則如果她只能這麼輕易的被放棄這麼不被渴望,她怎麼能夠再次接受自己,怎麼相信自己的存在是有重大價值,怎麼能夠再次愛自己。在那幾近瘋狂的幻想中,她在收拾這殘局。

苦的甜的。還是苦的。很苦很苦。她窒息了。那個嬌媚的女人。




inspired by The Cardigans’ LOVEFOO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