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屋脊放下愛(第十話&#65

by suu4leaf

在世界屋脊放下愛
2007.09.15 – 2007.09.26
(第十話)

西藏自治區位於中國的西南邊疆,青藏高原的西南部,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被稱為「世界屋脊」。


LOMO LC-A/ Agfa Precisa CT 100/ e to c

第十話 離別

我總是對離別不知所措。即使只是普通的約會結束,到了要說再見的時候,總是會導致一種尷尬的感覺。就像小學的時候,跟要好的同學講電話,要掛線時二人總是要說十萬次「Bye-bye」和「妳收線先啦」才放下聽筒,彷彿比對方先掛線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離別也是一門學問。隨着時間過去,漸漸的也會開始掌握到離別的技巧,例如說再見的時機,要說的話要做的小動作等。但當然,到了現在,還是會有一些情況我是處理得很糟的,或是錯過了最適合說再見的時機,或是說多說少了些甚麼,令到本來很舒服的氣氛忽地尷尬起來。所以,我有點怕說再見。如果可以,我總是想可以跳過說再見那部份,就那樣忽然消失。又或者是我想得太多,除了我根本沒有人會對離別感到如此不安。

我一點不瀟灑。雖然喜歡消失多於道別,那只說明我不能接受一件事情的結束,寧願躲在一角自顧自幻想和留戀。每當旅程來到終結,我都會莫明奇妙的憂鬱起來,又或者顯得異常冷漠,沒有一句離別的話一個離別的擁抱,頭也不回的揮袖而去。但其實,我正為那一片帶不走的雲彩憂愁默哀。


2007.09.24
第十天:拉薩-西寧(青藏鐵路)

就這樣,來到旅程的第十天,我們要打道回府了。在公路上走了五天才到達拉薩,現在乘火車沿同一路線回去,二十六小時就到西寧了,令人感到有點難以置信,也有點難以接受,畢竟曾經是那麼的長途拔涉歷盡艱辛才成功入藏的,現在不消一瞬不牽起一絲塵土便回去了,那乾脆令人震驚。總言之我就不是一個豁達瀟灑的人,不能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離去。所以才會這樣自瀆般的不停寫不停把過去來回反芻。還是書寫原本就是一種自瀆。

早上偷了點時間到酒店外的小餐館買了油條,便把收拾得妥當的行李搬到旅遊巴上,拿着火車上用的輕便行李,我們向拉薩市近郊的青藏鐵路拉薩站出發了。


再見拉薩

十時四十五分的火車,原本是時間充裕的,但結果我們還是要追火車,好像沒追過火車就不算乘過火車那樣。領隊的豐富經驗已經得到證實,看他連讓我們在拉薩車站前拍照的時間都給我們預好了便知道,大家都很放心讓他安排時間。讓行李過X-Ray檢查時,團友發現前面的人忙着搬行李,坐在後面看螢幕的車站職員卻在打瞌睡!早知道我便把藏刀就這樣放在行李內偷運出境了,真是氣死人。

我們坐的是最上等的軟卧,候車室裡只有我們,原來每班火車只有兩節軟卧車廂,我們二十四人就已佔了那兩節的大半了。上車前還有點時間,領隊給我們分了牀位,團友們上上洗手間紀念品店甚麼的。後來就是因為買紀念郵票的問題,大伙在店裡爭持了好久(聽說是同一店裡同一貨品竟然賣兩個價錢,大家沒想到在車站這種地方買郵票這種東西竟然還得議價,頓時群情洶湧,忘記了上火車比那十塊八塊重要),結果是一行二十四人拖着行李往月台跑(還要上電梯過天橋再落電梯),同時車站職員已指示開車,跳上車那一刻車門已經關閉四周景物開始後退的那種千鈞一髪,場面壯觀……總之就是要有追火車的刺激才行的。

就這樣,我們一邊忙着把行李箱塞進狹小的車廂,拉薩一邊在車窗外無聲的溜走了。


踏上青藏鐵路之旅

 
 

青藏鐵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青海省西寧市至西藏自治區拉薩市的鐵路,全長1956千米,總投資額為330億元人民幣,2005年10月12日全線貫通;2006年7月1日在格爾木和拉薩同時舉行通車慶典,青藏鐵路正式通車。鐵路沿線設有45個車站,位於西藏境內的車站均充滿了藏族特色,且無一相同。全線橋隧總長約佔線路總長的8%,凍土層行車時速為100km,非凍土層時速120km,全程行車時間約為26小時。

從1952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入藏之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就計劃修建一條到西藏的鐵路,其政治、軍事、經濟的重大意義是不言而喻的。勘察結果表明,青藏線比其他滇藏、川藏、新藏、甘藏等線路為易。然而由於工程技術水準和經費所限,這個計劃一直沒有實現。1973年毛澤東會見尼泊爾國王比蘭德拉時說:「青藏鐵路修不通,我睡不著覺。」

青藏鐵路沿線地質情況十分複雜,海拔4000多米以上路段共佔960千米,年連續凍土的地段有550千米,還有部分地段為島狀凍土及深季節凍土的地段。在這裡修鐵路有幾大難題:高寒缺氧,多年凍土,生態脆弱,而唐古拉山地區更是地震高發地區。青藏鐵路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線路最長的高原鐵路。最高點位在海拔5072公尺的唐古拉山口,號稱是離天堂最近的鐵路。

軟卧四人一房,牀鋪很舒服,四人相對盤腿而坐仍非常寛敞。牀尾有電視,播着《鐵達尼號》《安娜與國王》之類十多齣外地片子。房間走廊亦有窗,高原景緻在面前高速播放,這時是牦牛山羊集結的平原,忽爾一兩條村落一兩條河川,然後又有幾座雪山在遠方出現,再被一大片碧綠的湖泊包圍,旁邊的公路上時而有一兩輛孤獨的貨車或電單車,不消一秒便落在後面。站在窗前,我們靜靜倒數着那些曾經到過的地方看過的風景。又或是坐在車廂內談話;之前九天大家都困在旅遊巴上,很少有交流的機會,在火車上反而開始了真正的聯誼。最常說的話是「請你吃杯麵」或是「我們來輸賭,贏了奬杯麵」,因為大家怕此行會無啖好食都帶了太多乾糧,結果是高山反應一點都沒吃過,現在人人趕着清倉,旅行最受歡迎的杯麵現在成為了人見人怕的東西(笑)。連路過的領隊也不放過,給塞了一個杯麵,後來經過我們房時還作勢抱怨說「無叉用!」,似乎他也當把我們送了上火車就是功德圓滿無官一身輕了,還叫我們沒事不要到X卡X房找他(笑)。跟之前的旅程相比,這個鐵路之旅的確是非常舒適安全。

上車的時候,我們得知在那曲站有四分鐘的停站時間,可以在月台拍照。未到那曲時,各人就已準備就緒,有團友還設了計時,等車門一開便跳下火車。誰知我們腳才一踫到月台地面,都未站穩,車站職員就已吹響哨子嚷着要我們上車。大家都未來得及發怒抱怨還是甚麼便已被推回車上,火車又再開動,前後沒有一分鐘。我們連氣都生不了,只懂捧腹大笑,那算是哪門子的停站嘛!火車的職員小姐說是因為進程比原定遅了兩分鐘,所以不能停那麼久了。結果之後一路上我們都沒有再下過車,直到到達西寧的第二天早上。


玉珠峰上的明月
 
 

友善的職員小姐從她的記事簿裡的記錄裡查到,並告訴我們傍晚時份會到達沱沱河,而接近午夜時便會到達玉珠峰。於是這次我們就在極清醒的情況下看到了沱沱河在日落時的美景,和在這迎月的日子,在海拔4000多米的玉珠峰站,跟在西藏結識的朋友,看到了青藏雪山上的月圓,這也許真的是一生人難得一次的經驗了。

賞完月,是時候睡了。在安穩的火車上格軟卧,我睡了這麼久以來最舒適的一覺。也許沒有經過之前的地獄,就沒有現在的天堂吧。




青藏鐵路路線圖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