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屋脊放下愛(第九話&#65

by suu4leaf

 在世界屋脊放下愛
2007.09.15 – 2007.09.26
(第九話)

西藏自治區位於中國的西南邊疆,青藏高原的西南部,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被稱為「世界屋脊」。


LOMO LC-A/ Fujichrome Sensia 100/ e to c

第九話 接觸

想來,安達充的《TOUCH‧接觸》真是一個好名字(雖然那之後的《Rough》很不濟)。接觸,連接時的觸動。捧球遊戲中,有一個情況叫「觸殺」,簡單來說是守方球員接到打出的球後以手套觸踫不在壘上的跑者,將其觸殺出局(在我們來說,被觸殺死-Tag out是很難看的死法,如此死去會遭隊員恥笑謾罵一個球季……)。但是在《TOUCH》裡的主題,是人與人之間連接時的觸動。達也跟和也的連接斷了,成就達也跟南南的觸動。

我從小就不懂跟人接觸,對人有一種莫明的恐懼。也因為害怕被人知道自己怕人,也就更加收藏自己,惡性循環。通常的發展是先有人對我表示興趣,我順其自然的就會跟他們成為了朋友。我不用主動去接觸別人,也不用刻意做些甚麼推銷自己,那令我感到安全,因為那些東西我都不懂做。但這樣不能算是相向的關係,而且遇到自己喜歡的人的時候,也無法建立任何關係。所以慢慢的我也就得克服那恐懼,學習跟人接觸。

大學的時候,因為上Hall莊,要逼自己學習跟400多個堂友相處。即使是不同背境不同性格不同興趣,都讓自己接觸,然後發現,原來跟人接觸比想像中容易。那時最常聽到的是:「第一次見妳時覺得妳好寸!」其實我只是不知怎麼開始接觸,看上去就很拒人千里了。很多人看上去很難相處,第一次接觸過後,就會發現完全是另一回事,結果在何東的三年跟很多不同性格的堂友成為了朋友,真的很幸運。而在遊學的時候,也盡可能接觸當地的人,透過跟人的接觸,得到更深的感動和體會。所以去旅行時,我總是記得自己曾經接觸過的陌生人,不論是替我引路的,跟我搭訕讚我漂亮的,給我一個眼神一個微笑的……我都會記得那一秒的觸動。

當我回過頭來,跟你的眼睛相連接時的觸動。那便是接觸。


2007.09.23
第九天:拉薩-布達拉宮-大昭寺-八角街

拉薩!這個傳說中的地方。今天早上是自由時間,跟團友相約到新華書店逛逛,首次看清這個神的城市。

拉薩,為中國西藏自治區首府。拉薩海拔3650米,拉薩河流經此,在南郊注入雅魯藏布江。拉薩歷來是西藏全區政治、經濟及文化的中心,也是藏傳佛教聖地。在公元641年,已經征服整個西藏地區的松贊干布,迎娶了唐朝的文成公主。文成公主參與松贊干布的豪華寺院建設,傳說中文成公主選定一個湖為寺院的地點,並用山羊背土填湖。此寺為現在的大昭寺,它成為王國的象徵並且初命名拉薩,意為藏語「神聖的土地」。另說藏語中稱「山羊」為「惹」,稱「土」為「薩」,拉薩因為山羊背土填湖而得名。第五世達賴喇嘛羅桑嘉措(1617-1682)征服全西藏並把他的行政中心移動到拉薩,拉薩成了西藏的宗教和政治中心。隨著中國開始統治西藏,很多藏人離開拉薩,包括在1959年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從其居住的布達拉宮出逃至印度達蘭薩拉,也就是我在Seven Years in Tibet裡讀到的。總是覺得沒有達賴喇嘛的拉薩就不是拉薩了,但相反的,如果第十四世達賴當年沒有逃出來,世界也就不會那麼關注這個高山上的民族了。

新華書店就在布達拉宮廣場旁。團友和我想找第六世達賴的詩集,可是店員說賣完了。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藏文意為「梵音之海」),出生於1683年,是門巴族的法王和西藏詩人,又稱「風流達賴」,過世時年僅24歲,留下詩篇66首。其傳奇和悲劇性的一生,是西藏歷史上爭議最多的活佛。其樸實無華、處處流露真性情的情詩,在西藏民間廣為傳誦,後經翻譯為漢語、英語等語文,流傳於世。自問最喜歡這種禁忌的情詩之類的東西,奈何買不到,只好在網上找了幾篇一解詩興:

我與姑娘相會,
山南門隅村里,
鸚鵡知曉千情,
千萬不要洩密。

若隨美麗姑娘心,
今生便無學佛份;
若到深山去修行,
又負姑娘一片情。

我修習的喇嘛的臉面,
不能在心中顯現;
我沒修的情人的容顏,
卻在心中明朗地映見。

懂情的活佛,不被教派所承認,卻能打動眾人心。忽然記起若干年前的無線《西遊記》劇集,黎耀祥演的豬八戒常說的「多情自古空餘恨,此恨綿綿無絕期」……純粹無聊想起,打擾了雅興,不好意思。不過,《西遊記》倒好像真有些故事是發生在西藏境內的。

買不到詩集,取而代之買了一本印刷很精美的關於藏傳佛教的照片集(超內地水準,所以要158大元,但也比其他地方同類書籍平宜幾倍)。另外雖然看到一本現代西藏美術書,都是一些很捧的畫作,帶很濃厚的西藏傳統工藝的味道,相信在外面很少人知道,更不用想會買得到。奈何拿不了那麼多重型書回港,只有做了很缺德的,就是用數碼相機把喜歡的內頁拍下了。團友們買書還會得到一個拉薩新華書店的蓋印,只是我的書是用膠袋包住的,蓋不了印,否則留個念也好,畢竟是西藏拉薩的新華書店啊。自這趟旅程開始以來都沒給自己買過任何東西,高高興興的回到酒店,抬頭看到酒店門口掛着一個提着「熱烈歡迎香港中華假期貴賓團」的大紅底白字橫額,不禁汗顏。


布達拉宮3600秒

  
   
  
  
  

早上難得的自由時間都是因為布達拉宮的參觀安排。素有聽聞布達拉宮的門票如何難弄,有說在旅遊旺季,自遊行的旅人可能等三天都未買得到票。因為是分時段開放,所以在昨晚領隊往買票後才知道甚麼時間可以進去。前往布達拉宮的途中,領隊透露布達拉宮即將會關閉一部份的宮邸作維修,不排除不會再度開放,甚至有全面關閉的可能。如果是這樣,那就真的要好好的看了。才在盤算着,領隊就再補充,說我們有十五分鐘時間爬上布達拉宮的階梯(不知有幾百級,而且別忘了這兒海拔3600多米),四十五分鐘走畢全程,合共只有一小時的參觀時間,一小時後即使未走完都得離開,請大家努力跑。所有人啼笑皆非。

布達拉宮坐落在西藏首府拉薩市區西北的瑪布日山(红山)上,是一座規模宏大的宮堡式建築群。它最初是松贊干布為迎娶文成公主而興建的,17世纪重建後,成為歷代達賴喇嘛的冬宮居所,也是西藏政教合一的统治中心。1994年,布達拉宮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布達拉」,或譯「普陀珞珈」,都是梵語”Potalaka”的音譯,意為「佛教聖地」。因為松贊干布把觀世音菩薩(世間自在佛)作為自己的本尊佛,所以就用佛經中菩薩的住地「布達拉」來给宮殿命名。此後隨着西藏的政治中心移至薩迦,布達拉宮也一直處於破敗之中。1642年,五世達賴喇嘛洛桑嘉措建立了噶丹頗章政權,拉薩再度成為青藏高原的政治中心。1645年,他開始重建布達拉宮,三年後竣工,是為白宫。1653年,五世達賴入住宮中。從這時起,歷代達賴喇嘛都居住在這裡,重大的宗教和政治儀式也都在這裡舉行。五世達賴去世後,為安放靈塔,宮廷總管第巴桑结嘉措繼續擴建宮殿,形成红宮。布達拉宮在建成後又進行過多次擴建,方形成今日之規模。1959年,毛澤東的紅軍入主西藏,十四世達賴丹增嘉措漏夜攀山越嶺逃亡到印度。此後,布達拉宮就不再是政治活動的場所,而只保留了宗教的功能。

走得太快了(導遊竟然真的可以在一小時內帶我們由左邊入口橫跨整個山頭走到右邊出口,一分不差,而我們跑完階梯聞完酥油也竟然未死……),對布達拉宮的印象就是只錯縱複雜的結構暗黑狹窄酥油味彌漫的走廊木梯殿堂,滿牆壁畫經書佛器,大小不一的金佛像(佛祖宗喀巴大師五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世達賴不知名護法神……全部一個樣子)酥油燈,滿堂善信的奉獻多得可以像史高治先生那樣在裡面游水。導遊竟也可以一路疾走一路不停講,其中最經典的是某個宮裡歷史最悠久的山洞,可以追溯到松贊干布年代,要排隊逐一看,每人只能停留1秒,都未站穩視線都未對焦,便已被身穿套裝的工作人員攆走,結果是甚麼都沒看到。對布達拉宫印象比較深刻的,反而是山腳的樓房,一班工人坐在屋簷上,一邊唱歌一邊作業,敲敲鎚鎚,像歌舞片裡會出現的情節,好不高興。領隊說藏民都喜歡這樣唱着歌工作,真是單純快樂的民族!


天珠不比飛機好看

 

糊裡糊塗的下了山,移師到布達拉宮廣場拍布達拉宮的遠景照。日光城這個名字果然是名不虛傳,中午時份太陽猛烈得連眼睛都睜不開,相機都要過度曝光了,我感到自己的臉也要像藏民那樣紅了。廣場上有很多花圃,種滿各種顏色形狀的不知名花朵,也成了團友們的沙龍照背景。也許是為了在這個嚴酷的環境生存,高原的花顏色非常鮮艷,其中最常見一種叫格桑花,有粉紅和白色,每次出現都成了女士們的目標。

隨後往一所藏式建築風格的餐館吃飯。一些女團友們興高采烈的跑上樓上拍那種倚欄伸出玉手輕觸燈籠的美女照片,我稱之為「相體相」的東西。對於這種明顯是做外國遊客生意的假地道,實在有點抗拒(我的位子背後還有西式酒吧,有西式包裝的青稞酒賣)。不過午飯還可。

再獨特的旅行團也會有購物點。這次是賣天珠的地方。沒有太多人知道天珠是甚麼,也對那些關於天珠的種種神怪傳說存疑。不記得是甚麼喜瑪拉雅山上地殼移動時形成的甚麼東東,幾多隻眼幾多個角又等於甚麼,甚麼生肖的人該要幾多眼天珠,如何分辨天珠的真偽老幼……我只覺得如果天珠真的是那麼罕有神奇的東西,怎麼會有那麼多(一盤盤的!)在賣。領隊打一開始便已經說不用買,進去走一個圈便可以了,不喜歡可以看飛機。還在想他那是甚麼意思,便發現停車場裡有一架小戰機,這大家才留意到這原來是一所博物館,只是不知道從何時開始變了紀念品店。有團友最後還真的買了所謂老珠,砍價由萬塊砍到三千因而沾沾自喜,我想怎麼每一個旅行團裡總有幾個這種愛現的團員。

在環視一周的途中,看到有銀造的藏刀賣。雖然早已聽說過藏刀不能隨行李帶出西藏境外,但也想問問托運。那位小姐問我們從哪來,說是香港,她就說香港送不了,只能送到廣州。那就只好徹底死了那條心了。


大昭寺的小喇嘛
  
  
  

晚饍前還有大昭寺和八角街,是難得節目豐富的一天。大昭寺始建於七世紀吐蕃王朝的鼎盛時期,建造的目的據傳說是為了供奉一尊明久多吉佛像,即釋迦牟尼八歲等身像,該佛像是當時的吐蕃王松贊干布迎娶的尼泊爾公主從家鄉帶去的。之後寺院經歷代擴建,目前占地25100余平方米。現在大昭寺內供奉的是文成公主帶去的釋迦牟尼十二歲等身像,而八歲等身像於八世紀被轉供奉在小昭寺,後毀於文化大革命。由於默朗欽莫及其政教合一的傳統,大昭寺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成為「破四舊」的目標。

大昭寺建造時曾以山羊馱土,因而最初的佛殿曾被命名為「羊土神變寺」。1409年,格魯派(黃教)創始人宗喀巴大師為歌頌釋迦牟尼的功德,召集藏傳佛教各派僧眾,在寺院舉行了傳昭大法會,後寺院改名為大昭寺。大昭寺融合了藏、唐、尼泊爾、印度的建築風格,成為藏式宗教建築的千古典範。西藏的寺院多數歸屬於某一藏傳佛教教派,而大昭寺則是各教派共尊的神聖寺院。活佛轉世的「金瓶掣籤」儀式歷來在大昭寺進行。

藏族人民有「先有大昭寺,後有拉薩城」之說,大昭寺在拉薩市具有中心地位,不僅是地理位置上的,也是社會生活層面的。環大昭寺內中心的釋迦牟尼佛殿一圈稱為「囊廓」,環大昭寺外牆一圈稱為「八廓」,大昭寺外輻射出的街道叫「八廓街」即八角街。以大昭寺為中心,將布達拉宮、藥王山、小昭寺包括進來的一大圈稱為「林廓」。這從內到外的三個環型,便是藏民們行轉經儀式的路線。

我們先要穿過一條兩旁擠滿小檔的大街,再到達大昭寺前的廣場,從正面看,大昭寺前人頭湧湧,都是前來轉經朝聖的藏民,終於感受到那種聞名中外的虔誠。鑽進狹小的入口,是一個小庭院,剛巧兩個年輕喇嘛從一扇門裡拖出一張藏氈準備要洗,他們拿着水喉玩水的樣子,構成了其中一張我最喜歡的大昭寺照片。另外一張是在參觀完了,在同一個庭院拍的一個小喇嘛。一個年紀稍長的喇嘛在埋頭工作,小喇嘛就蹲坐在不遠的門檻上發呆,都不留意我已經把他的偷懶相拍下了。其他團友發現了這個有趣的景觀,也開始拍他,結果也讓他發現了,還要竊笑。

大昭寺不大,裡面都是那些千篇一律的金佛像,比較有看頭的反而是寺頂,可以一眼盡覽拉薩古城,右邊不遠的山上布達拉宮清晰可見。寺頂上有賣紀念品的地方,有喇嘛開光的佛具之類,我們買了一只音樂CD,打算把西藏梵音也帶回香港,檔子的喇嘛服務周到的替我們逐隻CD試過,還打趣說不能讓我們回去發現CD是壞的然後跟人說大昭寺的喇嘛是騙子。團友順便問他可有第六世達賴的詩集賣,喇嘛做出一個吃驚的樣子,做了一個砍頭的動作,然後壓低嗓門說那種東西不能賣,會殺頭的,還真是有趣的喇嘛。


八角街上幸得喇嘛指點

 
 

還有一點時間才要集合,團友想起八角街有一間叫「瑪吉阿米」的著名酒吧,大伙便起行去找。離開大昭寺,因為在八角街規定只能以順時針方向走,我們也不敢逆流而上(那兒的藏民每人都拿着幾尺長的流星鎚般的轉經筒,不是好惹的),乖乖跟從着轉經的藏民走。在大昭寺的門外擠滿磕長頭的藏民,有的還把頭都磕腫了,仍向我們展露笑容。

八角街是八廓街(Barkhor Street)的音誤,意思是圍繞大昭寺的街道。八角街位於拉薩古城的中心,是拉薩本來面目保留得最完整的街道。八角街是藏傳佛教信徒轉經的最主要的線路,每天都有磕長頭的人來轉經。八角街呈圓形,長约1公里,共有居民2000多户,约6000多人。街道兩旁商店林立,攤販聚集,熙來攘往,熱鬧非凡。

一路上盡是磕長頭或是拿着轉經筒轉經的藏民,我們一邊看兩旁的攤檔一邊要留神不要阻礙到他們的儀式。我在一個藏族女人的檔子看上了一個轉經筒,說是七十五塊。之前領隊教路說砍價由一半開始,甚至可以砍到三折,團友便替我說四十吧!可能我體內的女性因子不夠不懂砍價,結果以五十塊買下來了。反正我是真的想要,十塊八塊又算甚麼。老闆娘教我要順時針轉那個轉經筒,我請她把轉經筒打開讓我看那張經文,看完後她指着轉經筒上的刻文說不要打開。

之後再買了幾條綠松石和紅珊瑚的手鍊作手信,團友買了牛骨造的梳,逐發現那間黃色外牆的「瑪吉阿米」就在不遠的街角。傳說當年第六世達賴就是在那兒的酒館跟一個美麗少女相遇,成就了如此一首詩:

在那東方高高的山尖
每當升起那明月皎顏
瑪吉阿米醉人的笑臉
就冉冉浮現在我心田

可惜時間不夠,不能在上面坐一會。我們只好繼續往前走,直到回到大昭寺門口。忽然我想難得身處著名的轉經路,便拿出了轉經筒一邊走一邊轉,誰知這樣惹起了藏民們的興趣,一班喇嘛笑着走過來指點我六字真言,另一些本身在轉經的藏民也走上前指手劃腳,糾正我拿轉經筒的方法,又跟我說六字真言,弄得我也很不好意思,一直呢喃着走到八角街出口。我想見到外地人對自己的信仰文化有興趣對藏民來說也許是一件很快樂的事吧。


慘不忍睹的歌舞表演

又是呃遊客的自助餐加歌舞表演。見到全場都是西方遊客就知道又被騙了。吃的都算了,歌舞表演竟然也播帶咪嘴就有點說不過去。到最後還要是那種拉觀眾上去一同跳的大團圓。受不了。這也可以算是反高潮嗎。

明天一早便要乘青藏鐵路離開拉薩回西寧了。不知不覺,旅程已接近尾聲。想起在沱沱河時還在想怎麼才第四天,之後要怎麼熬下去,而轉眼間,明天已經要走了。果然在天堂的時間是過得快很多的。然輕輕的接觸,已換來深深的觸動。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