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屋脊放下愛(第八話&#65

by suu4leaf

在世界屋脊放下愛
2007.09.15 – 2007.09.26
(第八話)

西藏自治區位於中國的西南邊疆,青藏高原的西南部,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被稱為「世界屋脊」。



第八話 不要美化遺憾

中學時為岩井俊二的《情書》所驚豔。遺憾是兩生花的少女,兩個藤井樹,被冰雪封住的花樣男子的思念,寄往天國的情書,和岩井俊二的光影美學。如果說岩井做過甚麼壞事,就是美化了遺憾,衍生出之後一大推吹捧遺憾美的所謂純愛電影。遺憾美不能說太多,多了,就變俗套,無病的呻吟。

我不懂遺憾美。在生活上,種種的遺憾只會讓我飲恨終日茶飯不思。或者我骨子裡其實是個完美主義者或者是一個Control Freak,不能忍受生活上任何一個細節失去預算失去控制。可以想像我當年上Hall莊時的苦況,終日有意外打亂原有的計劃,計劃好了的又會中途變卦,精神緊張了一年,結果卻是學會了甚麼叫見步行步(曾認為不為事情作準備的不負責任的人才會見步行步),和不要為結果不如理所而惆悵,因為人根本不可能控制得了天時地利人和所有狀況。落莊時,台下有人問我們可有後悔上莊,我說可能有遺憾,但沒有後悔。因為可以做的都已經做了,結果即使不如理想,有一點遺憾,但也不用後悔怪責自己。雖然這麼說,但不時也會為憾事心痛落淚。當一些事情重要得即使明白自己已盡了全力,都不能原諒自己未能令夢想成真,遺憾也可以很痛。

遺憾和後悔是不同的。遺憾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或者盡過努力了,依然錯失。後悔是明明就知道是想要的卻沒有盡力去爭取,到真正失去了,但又無法挽回或作出補救的罪疚感。很多人有的時候不珍惜,或者給自己很多藉口不去爭取,到失去了,不能接受後悔的事實,便砌詞安慰自己說那是甚麼遺憾美,甚麼得不到的是最好的,甚麼最好的留在心中就好。那不是自欺欺人是甚麼。沒有珍惜所有機會的人怎能說遺憾美。即使在《情書》裡,岩井其實都透過成年的渡邊博子和藤井樹各自的故事,帶出不要迷信遺憾,而要珍惜身邊現有的這個訊息。

對我而言,遺憾都會痛,就更加不會讓自己掉進後悔的深淵。所以人家看我總是不怎麼考慮便作出各種決定:上莊打波畫畫留學出書自己一人去西藏(雖然只是join團),其實都不過是因為害怕後悔。寧願做了結果是遺憾,也不要因為錯過了而後悔。


2007.09.22
第八天:日喀則-扎什倫布寺-拉薩

我以為自己行得走得吃得了,就是沒有高山反應了,誰知還有高山反應後遺症這回事,否則我怎麼會連上底片都上不好,結果這一整天用LOMO拍的東西都沒了。如果是幾年前的我,可能要為此失眠好久了,然而現在的我卻很平靜。或者是在藏傳佛教中領悟到些甚麼了(笑)。又或者是除了拍照,我在這個旅程裡實在有太多精采的經歷,相比起來,失去照片甚麼的,都不算甚麼了。這是一個遺憾,但還未至於會痛。之前高山反應影響力不從心,把數碼相機的鏡頭弄花了,同房竟比我還心痛,結果還是我安慰她說那傷痕剛好能作為這個旅程的紀念。小孩子會為掉了糖果而哭,人大了,經歷的傷痛也按比例放大增多了,也就不會再為芝麻綠豆的小事苦惱抱怨。


在扎什倫布寺班禪是大佬

  
  
    
    


今天的行程也很簡單,只參觀一個扎什倫布寺,之後便啓程回拉薩了。因為這個團的重點是公路,所以反而沒有甚麼停下來參觀的時間。我其實不介意每個城市多留一兩天,多看幾個寺多逛幾條街多見一些人。但我想我的團友們已受不了再多的酥油味和統統一個樣子的金佛像(而且寺內又不能拍照)。加上人在高原體力有限,我想我也不能太貪心。既然經過沱沱河一役也死不去,那要再訪西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吧。

扎什倫布寺,也稱「吉祥須彌寺」,全名為「扎什倫布白吉德欽曲唐結勒南巴傑瓦林」,意為「吉祥須彌聚福殊勝諸方州」,是西藏日喀則地區最大的寺廟,為四世之後歷代班禪喇嘛駐錫之地。位於日喀則市城西的尼色日山坡上。它與拉薩的「三大寺」甘丹寺、色拉寺、哲蚌寺合稱格魯派的「四大寺」。四大寺以及青海的塔爾寺和甘肅的拉卜楞寺並列為格魯派的「六大寺」。

就是在那個寺的門前出的事。趕着換底片,手忙腳亂,結果那巻Provia報銷了,沒機會看它拍藍色以外的東西的效果。幸好還有一部數碼相機,自從開始玩LOMO都幾乎要忘記她了,但作為一部輕型數碼相機她其實是不錯的。遺憾,但換來的是重新發現用數碼相機拍的snap,其實也不錯。

似乎我們的導遊快要被我們逼瘋。之前已經因為不讓我們在雅魯藏布江上的橋上拍照而無辜受了團友們的氣,然後還要在班禪駐錫的扎什倫布寺裡被一些團友當眾問他達賴大還是班禪大,後來在旅遊巴上請我們不要再問他那種政治敏感的問題了。其實之前在日月山,我也已經領教過某團友的學識(他頭頭是道的說文成公主是韓國人……)。都不要說充學識了,就算只是為了不讓自己出醜,每去一個景點之前是不是都該先了解一下將會看的是些甚麼東西呢……之後又聽到一個好笑的,我那枱的一個團友問導遊說班禪現在在哪兒,何時會回西藏?導遊說他在北京學習中。團友口直心快,說有那麼多東西學嗎!導遊就很緊張的說有很多很多!團友心想說實話還不是被軟禁了的意思!香港人習慣了言論自由,希望導遊沒有被我們的言行嚇得折壽才好呢。

離開的時候,團友們說想去假布達拉宮留影,師傅竟然說不懂路!氣得所有人七孔生煙,導遊又是一個無奈。其實他是一個很盡心的導遊,只是師傅不合作,讓他很難做。結果還是去了假布達拉宮附近一個當地人的市集。比起那個簡陋到不行的假布達拉宮,我倒是被市集裡的藏民吸引了。給一個檔子的女人拍了照,發現藏民們都不太喜歡被拍,只有孩子會對着相機笑。

回拉薩的一路上又是很安穩。除了因為路的兩旁綠樹成蔭,也因為有限速的指示和檢查站,旅遊巴被逼以很慢的速度前行。同房和我發現這兩天看到的限速標語都一樣是「決戰七十天」,不禁納罕那七十天是怎麼算的。


被繁嚣包圍的布達拉宮

  

傍晚回到拉薩的酒店。晚飯後一行八人叫了兩輛計程車,到布達拉宮廣場看燈。計程車公價十元正一程。

世界海拔最高的城市廣場布達拉宮廣場,是西藏重大活動舉行頻率最高的地方之一。布達拉宮廣場東西長六百米,南北寬四百米,道路廣場總面積一點八萬平方米,可容納四萬人舉行大型集會活動。從整體佈局看,廣場平坦而開闊,南面是西藏勞動人民文化宮,北側是布達拉宮。

失望。來西藏之前,想像中的布達拉宮是神秘而莊嚴,坐立山上冷看塵世。現實中的布達拉宮距離地面很近,山下大道車水馬籠,對面的布達拉宮廣場更是精采,遠處打正對面是一個形狀極大陸的石碑,碑上有江澤民提的「熱烈祝賀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大家看到「解放」二字,沒有作聲,只發出會心的微笑,還要看看有沒有公安就站在後面),石碑下是激光音樂噴泉,不少內地人在內嬉水,廣場中央有藏民出租不知名民族服裝,幾個內地少女穿上那些肯定沒有洗過的東西讓同行的男伴拍照,不斷要提腿但又不斷站不穩,巡鑼的警察車裡播放着流行曲,廣場上古典交響樂在擴音器中無限放大,竟然是賽馬進行曲!好一個後現代光景,頓時夢想幻滅啞口無言,只能為山上城堡裡的喇嘛們默哀一句鐘。

本來想等布達拉宮的射燈熄滅,但過了十點仍不見動靜,一位團友便去問當值的公安。公安說:「一會兒!」忙問:「一會兒即是幾點鐘?」「十一時吧!」大家啞然。原來在內地一會兒是一小時的意思,還好先問了……

這一會兒當然不等了,跳上計程車吃重慶火鍋去。剛好這晚店裡的服務生坐一圍預祝中秋,看上去才十來廿歲,一瓶瓶啤酒就那樣乾下去,看得我們都不好意思,說再來七罐可樂。女服務生疑惑的去拿,回來給我們七支吸管。原來她把「七罐」聽成了「吸管」。我們笑到倒地不起,我們再寒酸也不可能八個人分一罐可樂吧!吃了差不多兩小時,十二時才起行回酒店。這餐宵夜每人盛惠三十五塊。原本以為經歷了艱苦的青藏公路之旅後會瘦下來的,看來會不瘦反肥呢……

Advertisements